下拉阅读上一章

棋生棋死虚幻中,囊尽繁华于一宫

  再向下看去,门上除双狮金环外,如果把两扇门分为东西南北四块,则除北之外的其他三部份刻有飞龙,海鱼,飞鹰,狮虎,龙等动物,但最离奇的是北部却刻有多种形似人状,但四肢古怪,头型夸张的物事,凌泽看到其一——头似虎,一肢似驴蹄,一肢似狮足,一肢却生蛇头,一肢更是为一肉头,大少瞪大了眼,看粗了脖子,竟是没有看出个所以然。真是天下无奇不有!不过这绘画可以说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只叫凌泽膛目砸舌,赞叹不已。真是:

  幽宫迷道坠生死,地宅物事竞怪异。

  晦暗的景光,威严庄重的石物布局,令人不觉汗流浃背,胡思乱想起来。

  凌泽向前用力一推石门,石门未开,却听到石门左侧四丈之余内传来轰轰炸动的刺耳声音,犹如潮水般滚滚而来,不可阻挡,好似有什么东西要冲出地面,坡地而生。

  一把约寸飞刀悄然划入凌泽手中,大少双眼直视,静观其变。在这样的墓室之内,危险与财富并存,而往往最大的财富就是生,凌泽不敢大意,他也清楚的知道有勾魂之路,夺命之箭,锁骨之石,必有其他神秘手段让人丧生。

  果然,地面塌陷许寸,突出暗格,从里面慢慢的升高对立二椅,石板一桌。呈南北安置,。

  凌泽小心翼翼的移步看去,只见石桌长宽足过六尺,外围半寸凸边,里侧静躺棋盘,盘上规则摆设黄金32子,待子开启,赫然是一副中国象棋。内侧外围刚劲飘逸,龙飞凤舞的写有一副对联,凌泽缓缓读出上联:“有命破棋入此门”;一看下联写着:“无缘舍生夺命桌”,不禁蹙起眉头,心生困意。移目上视横批“一子生死”。

  显而易见,无胆之人难入此门,无智之人休进此门。墓主人很看中文武之道,但是,这是墓室,为什么安排这种东西?有何用意?但设计者看中文武不言而喻,否则岂会暗设如此之多机关,尽为夺命之术?

  凌泽思考若许时刻,说道:“男儿一生多是非,偷生岂是我辈人?既然我为客,那我就反客为主。”说完,竟一屁股坐在了北面的椅子之上,坐北朝南。未及大少坐定,这石椅突出变故,链条横出,只见凌泽双足被铁链死死锁住,腰部也被铜链反锁。接着,以凌泽为中心,东西南北地面吐露石柱,柱头四孔缓缓伸出四柄长矛,直指凌泽心胸要部。看到这些,大少却是一动不动,刚刚历经夺命之地的他,又怎会害怕?镇定依旧,稳重如故。

  收起飞刀,大少不禁哈哈一笑。这一笑,是那麽自然;这一笑,是那麽平静……后有云:

  敲子思味一生事,

  中外古今谁人敢?

  随心勾勒几回来,

  穿心不悔人自狂。

  策车走马,进卒架炮,一攻一守,如临战场。每一步凌泽都走的是那麽吃力,每一子都蕴涵着生命的重量。被攻击时,长矛刺胸而来,反攻时,长矛离心而去。可谓:一子生死,自找死路!经过一柱香的角逐,凌泽终于拭汗微笑,说道:“如斯疑局,平生仅见,今日有缘,三生有幸。”说罢,提马卧槽,中车开将,直捣黄龙而去。

  看着棋盘上自己的一车一马两卒一将,敌方两车一卒一帅,凌泽一语:“承让了!“”哈哈哈哈哈。。。。。”大笑间许,要将而去。

  不料棋盘又生变化,中心再出暗格,格内有一精致纯金小盒,大放光芒,耀眼无限。凌泽心中大喜,起身弯腰直视,那铁链铜链似未曾连接一般自动脱落。拿起小盒未及细看,便听到石门轰轰而开。

  本就一个人来,也就留下一个人,继续追寻着贪欲的芬芳。经历了,才明白一切只是顺心而为,并非贪欲作祟,明知前方很迷茫,还要努力往前走,尽管让生命消逝也是无怨无悔,虽然一路走去可能会很艰辛,但也不会抹去那一点记忆的足迹,让你兴慰。因为你已踏过,正所谓:天空未留下痕迹,鸟儿却早已飞过。

  承载满满的孤单,走向门的那侧,因为回头就似屈服,舍了灵魂,得了一躯毫无意义的躯壳,过的也只不过是生不如死的自责之路,与其后悔,何不如破釜沉舟,置于死地而后生,或一死百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门槛,半掩的门扇,凌泽平静的面容下不禁心中感慨:人于一世,就是一种缘分;心于天地,就是一种交流。生死不过只是世人划分生命状态的一种方式,既然是命运的选择,塑造了不同寻常的你,何不用心去探索前方的命运,为生命的尊重而去寻找命运的本质,随心而始,随心而逝?

  自然而然的哈哈一声,凌泽踏过门槛。

  首先透入眼帘的是道道柔和的光芒,这金黄色的光芒是那麽温馨,使人不觉沉迷,诱人安适此间。淡淡的香儿更是惹的人儿醉。未及太多的享受,凌泽首先看到这间冥殿中,有各种家具摆设,可能是按墓主人生前家中堂屋的布置,茶几屏风,酒樽金壶,尽显富贵荣华,镶嵌的美玉宝石更是诱人发疯。

  令人奇怪的是,茶几还整齐的安放着饮茶饮酒之物,盘中规则的安放着各种各样的食物,却是各色玉,各种玛瑙的材质。色彩艳丽,映的整间殿堂色彩斑斓,红橙黄绿各色颜色相间分布。

  这些冥器随便拿出去一件,都是不菲的一笔钱财。

  大少捧起一件,看看,两眼发直,哇哈哈哈的一声兴奋,又跑到另一处,啊哈哈哈的自足一番,便又转换位置,噢噢噢噢噢噢的一阵自娱。。。。。。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看到了自己喜欢的糖果,一脸的馋像,一脸的欲望,一脸的满足。。。。。更如一个疯子,自言自语:这个拿出去应该可以卖好多钱吧?这个不好看,但是好像,似乎真的好值钱哎,怎么办?拿不拿?要不要?

  。。。。。

  一阵自我式折腾,出了几口欲望的废气,还好他没有兴奋的忘记再往里走走,看看。

  通过一道闸门进去,到达里殿。中央正位放着一口棺椁。一看就是贵族棺椁。庞大!高贵!庄严!凌泽穿过里殿来到配殿,看着不计其数的,似乎是价值难测的陪葬品,凌泽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大少平生为钱财而奔波,真是吃尽苦头,看完白眼,甚至时时是九死一生。今日虽然和平常一样历经生死,本想定是十死无生,却是九死一生,身负伤痕。大难后看到这突如其来的钱财,最可恨的是还不能带走,真******操蛋!就算操碎蛋也******不能带走!

  大少不禁黯然伤心起来,揪着以唐宋年间居多的壁画,踩着黄金美玉铺设的小道,他想呐喊,他想杀人。。。。。。

  失落的回到了寝殿。看着这来源于伏羲六十四卦繁衍出来的五行风水布局,可真是占尽天下之势,囊括四海财富。

  凌泽休息片刻,便准备开馆一探究竟。

  最外层是石椁,看着金灿灿的石椁,好似金子,又好像不是,凌泽拿出小刀,用力在椁上刮了刮,一丁点金粉出现在小刀之上。“你大爷的,CNMDE。。。。。。别这么浪费么,就算你家有钱,你老爷的,何必这么浪费,接济一下我们是好的嘛,你大爷,你真大爷的。。。。。。“

  一边愤慨,一边跺脚。。。。。。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凌泽才卸掉这重如千金的石椁。木头棺材安静的躺在这石匣子里边。露出一口纯黑底色的木棺,这口棺仍然比普通的棺材要大出将近一倍,而且高度也异乎寻常,就算不去计算呈圆弧的盖子,也足足有半人多高。棺木工艺精湛,绝非俗物,两端、四周、棺盖上都有镏金漆的五彩描,绘的是一些吉祥的神兽,皆是仙鹤、麒麟、龟蛇之类的,可能用以保佑棺中的主人死后尸解成仙,永等极乐吧?

  凌泽暗思。

  棺盖上更有天上二十八星宿的星图,棺底四周环绕一圈云卷图案的金色纹饰,不知用了什么秘密法门,这千百年后的纹条清晰可循,色彩依旧艳丽如新,真叫人叹为观止。

  细视棺材,大少热血沸腾,激动难诉。

  原来这棺木乃是棺木中的极品木料——阴沉木的树窨,即阴沉木树心,大少知道这一棵阴沉木从生长到成材再到埋入地下成形,至少需要几千年的时间,可以说这种极品木料可遇而不可求,就算鸿运极佳,也可能只有皇室才能找到,也只有皇室有这个能力找到。财力,人力除了皇室,其他人望尘莫及啊。。。。。。。

  传闻尸体装在阴沉木的树窨里面,放入地下,肉身永远不会腐***水晶造的防腐棺材都值钱,比冰箱的保鲜功能还管用。

  这墓室的神秘,富贵,庄严,已经让大少麻木,让大少哭笑不得,更让大少有点见怪不怪的感觉了。

  好像这墓室中出来一件平常物事就是奇迹!就是传奇!

  要知道树心越厚越有价值。第一是防止尸体腐烂,第二是不生虫子,能有效地防止蛆虫蚂蚁咬噬。但是这口棺看起来足有二寸,真他妈可憎,可恨,可恶,简直是罪大恶极,罪贯满盈,千刀万剐墓主都难消大少之气!!!妈的,阴沉木的树窨不像普通的木料,你也不能这样浪费,你大爷。。。。。。

  大少拳砸脚踢,卸了气,皮球似的躺下休息了。

  过了半响,大少去掉棺盖。想着,终于可以看到这王八蛋了,我一定要弄死这丫的,死后这么贰,生前必定超贰,极贰!不料映入眼帘的又是一层棺木。

  大少瞬间想哭,想像疯狗一样乱咬,可惜他只能咬棺木了。大少怒瞪着双眼,用残伤的身体恶狠狠的狂卸着这人神共愤的不要脸棺木。

棋生棋死虚幻中,囊尽繁华于一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