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啼笑皆非凌公子,瞠目结舌芬姑娘

    凌泽不及多想,十分生气,百分怨恨地拖着鞋,三步并做两步,“偏激偏激的”发出声响,快速的,十分神勇,对,很是神勇,也很是豪迈的放开了步伐,冲到了门口……

  慢慢打开了关闭的两扇大门!

  看到了!

  看到了人!

  看到了他要记住的人!令他不高兴的人!

  他已经准备好了,不管三七二十一,都要报仇!

  偷听之仇!

  虽然不经意,但也非报不可!

  下一刻,他被怔住了,深深的怔住了。

  他的口没有像先前般保留的,小小的张开,而是大大的张开了,噜的又长又圆。

  “噢………”的声音也响彻云霄……眼睛,那双单皮眼也快要睁得凸出来了……

  他!

  看到了!

  看到了瀑布般的长发,黝黑发亮。精美的瓜子微圆脸上镶嵌着一对温柔而善良的杏仁眼,青涩的鼻梁骨清奇的凸出,自然,标致。加上小小的嘴唇润滑乏红,更添加了几分可爱,几多芬芳。

  淡雅的红色西装式风衣,妙不可言的温柔气息。而她,正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神情深深的盯着前面,盯着门开的方向。

  可能,再调皮的人见了都会小心翼翼,不再言语,深怕打破了这俗世难得的静美之景,惊扰这“清水出芙蓉,浓淡皆相宜”的绝世美人。

  只一眼,便足矣!

  只一眼,便愿今生再无情缘……

  她就像一片轻柔的云在凌泽眼前飘来飘去,飘的心已陶醉,欲生欲仙。清丽秀雅的脸上荡漾着春天般美丽的笑容。那双又大又亮的杏仁眼睛里,潜藏着梦幻,潜藏着天真。

  只一瞬,凌泽捕捉到了眼里的宁静,热烈,善良,和单纯。

  只一瞬,凌泽醉心在这如痴如画的气氛中……

  好像再灿烂的锦缎在她面前也已显得黯然无色;再美的花朵,在她秀美的脸庞前,也会失去灿烂……

  可能,就算是瞎子,也可以闻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那一缕缕甜香吧;也可以感受得到她那春风化雨的柔美吧……

  然后他就自我陶醉的想了很多,真的是“想多了”………

  凌泽只想说!

  仅对她说:

  青翠柳丝,怎能比及你的秀发;

  春风涟漪,怎能比及你的眸子;

  闭月羞花,怎能比及你的柔美?

  ………

  是的,她的美超出了凌泽的眼历,两世为人的他,可以说前世经略无数所谓之“美女”。见到了她,这个异世第一天清晨来敲门的美女,他的身体自发的颤了一下,脸面也偷偷的染上了红色,淡淡的,轻轻的……

  “我怎么可以这么花痴?”他咧着嘴,笑道。

  “鸿运当头?凌公子今日怎么了?怎么这般‘形状’?这么早的,芬小姐来看你,我真替她不值……”

  右下侧一位姑娘----面目满是惊愕的又是怀疑又是吃惊又是嬉笑又是抱怨的道。

  凌泽一惊,缓缓回过头来,侧颜稍视:

  柳叶浓眉,丹凤大眼,润红薄唇,镶嵌在一张标准的驴脸之上。

  凌泽暗思:“嗯,还算是美女,放在俺 俺们那个年代,也算是个男同胞捧花献媚的对象,就似,那啥,这丹凤之眼,刻薄红唇,好像,似乎,不是太过友善唉!”

  听到丫鬟一如既往的调侃,站在前排的芬小姐“嘿嘿,嘿嘿”的捂口也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丫鬟更是有点肆无忌惮,“哈哈哈哈………”的捧腹大笑起来……

  原来,她们看到了她们最敬佩的凌公子,那个往日衣冠楚楚,温文尔雅,上可三军纵横,下可与孩子嬉戏的谦谦君子,温润将军,今日,却,却是:

  污头垢面!

  衣衫不整!

  还眯着眼睛,眼中充满那啥的从门缝中伸出一颗头来?

  一颗脏兮兮的头颅!

  芬姑娘接着调侃的道:“凌大公子就这么对着我们说话嘛?”

  凌泽一愣:“嗯?原来这小白脸姓凌,原来是本家啊,真有缘唉!看来这主仆二人和”凌公子“关系不错,我也姓凌,咱们真的好有缘哎,恩,真的好有缘哎!”

  嘴角三十度微微上扬,很是和善的说道:“怎么可能?进来吧,进来吧,怎么会了……”

  说着,两手猛地推开房门,“框镗框镗”的门扇不情愿的侧在了两边,诺大的室内空间暴露在了两位又惊又气的姑娘眼中。

  而重点,却落在了凌公子身上……

  芬姑娘也“噢……”了长长的一声,放下的手再次捂上了乏红的醉吧。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睁大了媚目,仰足了眉毛的望着凌泽,望着这个她曾见过无数次的凌公子。

  只见:

  头发中间不多也不少的一簇长发,以椭圆形高高的“卷了”起来,左边头发好像是蓬松的太过了,高高的顶了起来,而右边的则又看似太过油腻,太过沉重,居然就那么神奇,对,就是很神奇的塌陷了下去。零落,棱角分明,风一吹,好像正准备要“曼舞”起来的样子……

  而,而衣服!

  长长的布衫却是右多左少,左侧的扣子转到了正中,正中的扣子,缺不知去了哪儿…

  而最最令芬姑娘和丫鬟瞠目结舌的却是凌泽上衣的脖劲口——裸露着!

  居然露出了那……那……大大的一片雪白色肌肤!

  就像青楼里诱人的那啥?

  斜侧着身子,两只手还保持着推门的姿势,不过手型却早已变换了样式,居然成了“龙爪手”,成了那啥——“偷桃手”!

  要是再侧着脸,抽根烟……

  那?那?

  。。。。。。。。。

  芬姑娘不可思议的用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

  “我天!怎么可能?凌公子怎么这样容貌?怎么回事?这是他嘛?……”芬姑娘想着,吃惊的思考着,又想不出来凌公子为何这样。

  转身看着惊得张大眼睛的丫鬟,怀疑,很是怀疑的问道:“小蝶,他,他,他是凌公子嘛?”

  叫小蝶的丫鬟猛烈的眨了眨眼皮,又用她那白皙却暗含粉红的双拳狠狠的砸了砸自己的眼窝,然后说:“对啊,他是凌公子啊!”

  分秒未过,她却又说:“不,他不是凌公子! 不是。。。。。。。是。。。。。。。”

  小蝶感觉这天要变了,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他是凌公子啊,可怎么又不一样了?感觉怪怪的,很是奇怪,很是模糊……

  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是不是凌公子,她也不知道。

  二人很是狐疑的看着,惊讶的望着这个曾经叱咤风云榜的传说!

  不解!疑问!

  为何?

  到底为何?

  两人眼睛还是一睁一闭,看起来很是默契,痴痴地望着她们的公子。有尴尬,有震惊,更多的却是疑问!身体也很是奇怪的定在原地,呆呆的站着……

  “Goodmorning,everyone!”

  一声标准的洋文从门口那边传来,声音很是嘹亮,很是亲和的入了两位姑娘耳中,主仆二人的心“嘭”的又是猛烈一抽。

  “怎么回事?他在说什么?我去!这是什么?”小蝶震在原地,思绪飞快地跟着变化的节拍,难解难安的想说。

  “他疯了嘛?他在说什么?”芬姑娘双眼死死的盯着犯二的凌公子说。

  凌泽听到这句话,心头好似被针尖一刺,忙收敛心神,一拍后脑。

  “我这是要干嘛啊?这是异界大陆啊,她们怎么知道英文?我泱泱华夏一族,怎么可以在这异界失了分寸,说洋文?尤其这几经美化的洋文?我得改!改了这死板的套路!”

  心中暗想。

  突然,凌公子感觉到了一阵风儿凛骨般的袭来,刺透了自己的每一个细胞,每一寸肌肤……

  他感觉自己有点哆嗦,于是猛烈的将这小白脸的“虎躯”一震。

  “刷!”

  他的上衣滑落在了地上,脖劲处大片的肌肤暴露了出来。他的眼睛“咕噜”猛的一转。

  “我的爱妈呀,嘛回事?”

  “what's the fuck!”

  他爆出一句粗口!

  他看到自己的裤子走了形,隶属前面的,跑到了右侧,隶属右侧的,移到了后侧。

  未及完全明白,他感受到了来自脸部的不适。

  “fuck!fuck!sj hi t!”

  他大声的喊到。

  原来,他的眼屎搁置在眼窝心中,搁的眼睛一阵一阵的痛;这也就算了,鼻子里,那啥,突然一串就那么轻轻地溜进了嘴巴……

  他还 很是礼貌的 和人家问好——“good morning………”

  真是“狗得猫令,狗得猫令”!

  眼角深深的抽动了一下。

  他以十二万万的速度,关上了门!悠悠的传出一句话:“二位到前厅稍等一下,凌某人这就到!”

  惊呆的二人还未反应过来,只听见房中一声狮子吼怨恨非常的传来——我 屮 腻 嘛!

  声音洪亮,跌宕起伏!

  一张古红色八仙桌在屋子的中央,桌上有一本《雷泽诗词录》静静的躺着。还有几把竹椅,一一乖巧地绕在桌子旁。

  整理好衣服,洗漱完毕。

  信步走出屋外,阳光暖暖的滋润着每一个细胞,每一寸肌肤。在左侧,翠绿的花草缠着楼,爬到了楼顶,屋后是一池清澈的水,鱼儿不时冒出头来呼吸,不多几只螃蟹也在横行霸道。旁边的一块光滑而平坦的石头,平淡无奇的躺着。

  绕过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几株花香依旧摇曳着身姿,一座飘着袅袅炊烟的房屋旁,威严的正房挺拔而立。

  沿着一条窄窄的鹅卵石道,经过一张放着棋盘的亭子,缓步进入清凉的屋内。

啼笑皆非凌公子,瞠目结舌芬姑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