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异夜异情异夜痛, 异身异域异性来

  凌泽看着身影的消失,想到了师傅,那个死里逃生千百回,教授自己武艺,护短的师傅。

  ”他老人家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低低的暗问。

  “不过这老人真有点师傅的忧郁,”他又自言自语。

  却忘记了忧郁的自己是多么伤心。

  老人的离开,确实让记忆空白的他松了一口气。

  凌泽开始查看这具陌生的躯体。

  慢慢的,心中打起十二分喜色。

  感受着来自筋脉舒畅的气息流转,可谓顺畅无阻。“嗯,骨骼清奇,是具不错的躯壳。”他很是享受的感叹道。

  但是奇经八脉为什么怪怪的?为什么会有一丝丝的疼痛?缕缕传来,令凌泽甚是不安!具体愿由他不得而知,因为他连这具躯体的主人姓什么,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更别说自己莫名其妙附身的这具外壳有什么秘密了!

  但他感受得到这具躯体的韧性,质量,都属上乘之品。

  比起自己以前那不算千疮,也有百孔的躯体,在任何方面可真有点小巫见大巫!

  “不可同日而语!

  好千万倍何止?

  简直就是无法比较!”

  但是,

  令他真正惊讶的却是这骨骼的灵活度,如海绵般透着间隙,却又如弹簧一般韧性十足!

  将身体任意摆弄,更是如鱼得水,灵活自如!

  下一刻,他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随手拿过床边的铜镜,举到面前,开始打量这身体的重要部位——脸!

  树靠皮活,人以脸生嘛。虽然凌泽来到了这个未知的世界,却还是改不了追求那个异世看脸时代的秉性!

  江山易改,那啥?啥啥的嘛………

  凌泽心中嘀咕:“有一脸好的容貌,别人看着舒服,自己看着舒心。不是古人也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何况是我?”

  下一刻,就是一声如洪钟敲响般的惊呼。

  镜子里,乃是一个陌生的少年面孔。最多不过十六岁,脸色白皙,剑眉星目,很是英俊,小嘴红红的,就像裂开的红梅,长得就像个姑娘一般的“漂亮”!

  真有点如花似玉的感觉!

  但眼里却带着点点的忧伤,如丝絮般缥缈,似烟雾般缭绕在一对黑白忧郁的眼光之中。

  “漂亮……”,凌泽想到这个词身子不由得哆嗦一下。

  “不要啊,我那啥,,我还要,,,那啥,,”神经一紧,急忙向下直挖而去,还好,它还在。

  凌泽终于安心的出了一口气。

  如果没有,我以后做个女人?

  “额,那……泰国妖人?……”

  凌泽记得一个很是滑稽的故事:从前,有一个热血杀手在TAIGUO边境执行命令后,心中燥火难安,饥渴难耐,难以自拔。

  于是,屁颠屁颠的跑去找那啥?好像似---专业xing工作者。经过一番云翻雨复。

  杀手舒服的躺下了,就在朦朦胧胧欲要睡着之时,那位工作者声音很是怀念的说道:“哎,想当年的我,夜挑三女都不是问题,现在的年轻人,虚啊!想当年,我多强壮。。。。。。”

  那位杀手猛然起身,抱着头,大喊着,哭着就跑出门去了。。。。。。

  凌泽不由得苦笑,这哥们也太那啥了么,居然长的如此娘娘腔。。。。。。。。

  保养得好?

  还是这家伙从小到大就只和奶妈呆在一起?

  ………

  我天!

  他不敢再想下去,只怕一想,那啥,没了………

  咂咂嘴,一瞪眼,眼中锐利的光芒一闪而过。“嗯,精气神还不错,但貌似“漂亮”这个词,不适合我吧?”

  “很帅,只是稚气未脱,净率是百分之百……”凌泽长吁一口气,安慰自己道。

  再度定睛打量自己的凌泽点点头:“比我本来面荣是好看多了,但,就是好像不太爷们……这却……额……以后怎么找媳妇?”

  凌泽没有接收到所有穿越者奇迹式的信息涌入。

  这让他失望,让他在这个烛光并不明亮的屋子中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奈。

  扫了一眼墙上泛黄的万年历,豆大的九月九日字样让他稍感温馨。

  “还好,这字体我还认得,”他打个哈哈,虽是古老的繁体中国汉字,他还是似懂非懂的瞅了瞅这仅有的温暖,好长时间,好长时间。。。。。。

  看样子他的一切都得从头开始,认识,了解这个未知的大陆。

  他心情很糟!

  他不知道是看惯了旧日的灯红酒绿,还是酒吧夜店,陌生热闹,他的心情很糟。

  他不习惯这一无所知的世界,更对这个世界的一切感到危险。

  因为他缺乏安全感,尤其缺少爱的供养!使得他心里总含忧伤,始有悲伤。而他那淡淡忧伤的眼光,丝丝缕缕,却是他最为真实的一面。

  他含着淡淡的忧伤,放下铜镜,走向窗户。

  通着弱弱的月光,他就那样无助,孤独的注视着这异世漆黑的夜晚。看着牛乳般柔白的月色,朦朦胧胧的笼罩着庭前庭后,倾洒着灰白的光色,映照在颗颗斑驳的树影上,打落着零乱的树枝。

  是那么模糊,那么清冷。

  听着这个世界九月天窸窸窣窣,吱吱呀呀的未知动物的声音,他觉的这个世界也是孤独的。

  尤其现在,他感到前所未有过的孤独,伤心,与无助正悄悄地袭上心头,忧化思绪……

  夜空,静的让人心冷。

  感觉,冷的让人哆嗦。

  屋外传来的声音,诉说着外面的世界。里面孤独的身影,展现着忧伤的缩影。

  不知过了几时几息,他抬着沉沉浮浮的脚步向床走去。

  他想睡一觉,可能明日便是新的开始,是认识这个异域世界,了解这个异域风情的开端。

  明天,将是不一样的感觉。

  明天,将是全新的自己。

  他耷拉了下眼皮,静静的坐在床上,静静的想着,感受着重生的不同。。。。。。。

  烛光一闪一闪的发出黝黑暗亮的光,反衬着他那白皙的脸,就好像他生了病,血色不畅一般的白。

  习惯性的一只手撑起下巴,他开始沉思,为明天理性,却又感性的自己找一条活下去的路。

  找一条异世生存的原则。

  他又觉得手指妨碍了自己的思考,因为中枢神经敏感的收到了博劲的脉博。

  他想取下手。

  当手背擂在半空中时,他愣住了。

  他的脑袋突然剧烈的疼痛了起来,如烈火之炎在灼烧,又似冰霜之冷在禁锢,冰火双重侵蚀着他的躯体。

  他的脸疼的开始扭曲,身子猛烈的收缩着,他想哭出来,他想大声叫出来。

  却发不出声来!却提不起点滴的力气来!

  额头的汗水似豌豆般一串串的连起了线,他的手也不知该放向何方的乱绕。

  不知什么时候他才停止挣扎,也不知他是何时晕睡了过去。

  睁开眼睛时,他看到了来自窗户外透进来的阳光,丝丝缕缕,却带着温和,带着活力。

  ”第二天就这么来了?“他还是习惯性说道。

  用手砸砸额头,顺便深呼吸几口,懒散的侧过身子,睡眼惺忪的他看到了屋子里面的一切。

  陌生,古朴,却又沉重。

  屋内布置极为简洁,简洁中却也不乏大方,屋体大多由木料,土石搭成,一根中心柱子直挺挺的耸立,上面空无一物,空的有点灰,有点踏实。深深地呼吸,就可以闻到上好松木的淡淡香气,淡雅安适,惹人沉醉。

  墙上,挂着一张脸盆大的万年历,蜡黄的显示出“天泽元年九月初九,秋收大庆”十个大字,下面密密麻麻的接着写有:

  “雷泽大陆天泽元年,泽武真人与大陆第一强者天雷一少决战于冰封万里的西山冰域。经过三十三年冰域论道,二人终分胜负,天雷一少情愿被泽武真人封印。而泽武真人于回东洲神土途中,偶得无上真言,领会绝世法诀,破碎虚空,飞仙而去。后人为真人凯旋而定----九九秋收,普天同庆。真人无上恩德,凯歌天泽。”

  短短话语,凌泽心中便是惊天骇浪,久久难以平复。

  “这个大陆居然有人可以破碎虚空,真正成为仙人,我天,怎么可能?”

  “居然真有封印活人之说,我的妈呀,这是电视剧嘛?”

  “偶得无上真言,这么二?领了奖金还白娶个媳妇?这运气也真他妹贼二啊!”

  “他怎么可以这么DIAO?怎么可以这么无情,不给后人一点点装逼的可能?”

  ……

  一连串的疑问,凌泽嫉妒的想着,问着,自言自语着。

  最后,凌泽不满的爆出一句:“竖子也!实竖子也!”

  又转念一想“七月流火,九月授衣”,看来要过冬了,就是不知道这雷泽大陆的冬天是嘛个样子么!唉……

  这里的人们会不会有“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足岁”的尴尬?

  那个西山冰域会不会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惟余莽莽,顿失滔滔”的壮丽?

  ………

  不过他还是得到了异世为人的还算有价值的那么一丁点信息——原来我现在所在大陆叫雷泽大陆,以天泽为年号,这个雷泽大陆拥有异能强者,最强者中就有泽武真人,天雷一少二人,还有两个地域叫西山冰域,东洲神土。但是,东西既有,何无南北?

  难道还有其他地域划分?

  那又是什么了?

  这个世界又有什么潮流了?

  “喔………”凌泽撸足了小嘴巴,面带惊讶的发出声音来。

  就好像夜里那啥的舒服的不要不要的……

  更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满足的不要,不要的……

  原来,凌泽突生灵感,发现:玄泽倩境,雷泽大陆,天泽元年,泽武真人,居然说巧不巧的都遇到了一个“泽”字!难道自己,“凌泽”,也可以同”名“于这异域大陆?

  那自己将是“凌泽大圣”,“凌泽一爷”,“异域凌泽”,还是“千古一泽”?

  “噢……那样的话……噢……我太伟大了………”

  “噢……那样的话……噢……真他小妹妹的不可思议!”

  “喔………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噢…………那真的就,爽的不要不要的了啊……”

  “哇哈哈哈哈………”

  他就傻傻的幸福了起来,噢噢噢………噢的叫了起来……孩子般的沉浸了起来………

  笑的那样WS………笑的那样那啥……

  不料房门突然“砰砰”,“啪啪”的敲动了几下。

  显然有人敲门!

  凌泽顿时捂住了醉吧,睁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门口,我的艾玛呀,怎么可以这样?

  这来的也太那啥?太巧了吧?

  看那架势,凌泽就像遇到了什么神奇物事的惊讶小媳妇,一只手重着一只手,两只手共同轻轻捂住了噢噢的,红红的小醉吧……

  真真是够了………真真是日了狗了……

  凌泽心中大骂。

  “你大爷的,来这么巧?”

  “亨,这笔帐,哥哥我记住了!”

  为了消除误会,对,就是误会!声音的误会!

  凌泽不及多想,拖着鞋,十分生气地!三步并做两步,“偏激偏激的”发出声响,快速的,十分神勇的,对,很是神勇,也很是豪迈的放开了步伐,冲到了门口……

  慢慢打开了关闭的两扇门!

  看到了!

  看到了人!

  看到了他要记住的人!令他不高兴的人!

  他已经准备好了,不管三七二十一,都要报仇!偷听之仇,虽然不经意,但也非报不可!

  下一刻,他被怔住了,深深的怔住了。

  他的口没有像先前般保留的,小小的张开,而是大大的张开了,“噢………”的声音也响彻云霄……眼睛,那双单眼皮的眼,也快要睁得凸出来了……

  他!

  看到了!

异夜异情异夜痛, 异身异域异性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