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异世贪欲多宝结,多宝反馈异世始

  走到墓室门口,望了一眼那熟悉的四字,凌泽停住了脚步,满含柔情的盯着那闪闪发亮,散着金黄光茫的“泽”字。

  还是那种亲密,还是那种舒心!温暖的柔光罩着他的全身,凌泽不愿再走出来,不愿被打扰。

  但是他又必须把麻烦处理掉,把危机度过!

  但他,却又情自禁的将多宝盒拿到眼前细细观赏,顺手拈出那薄如蝉翼,轻似毛发的紫色短剑。隐隐约约,虚虚幻幻。

  没有理由,没有因为,他只是想看,想去做那些自己都认为不可思议的动作。那是一种来自内心的呼唤,呼唤着他的灵魂,呼叫着心中的欲望。

  忘乎所以,他面对这柔和的光芒,赏着这奇怪的物事,如痴如醉,竞不觉完全放松了身心,享受着未曾拥有过的温柔,荡漾着未曾有过的安宁之中,他感觉自己已经和世界隔绝了,这儿只有自己,只有这舒心的光芒……

  突然,紫光缭缭的小剑迸发出一股洪荒苍茫的神秘气息,扑面而来,直摄心魂,让凌泽有种置身于无尽苍穹中的感觉,更有种如坠无穷大泽的畏惧,但温柔却悄无声气的窜来,又让他安稳了下来。

  他,好似被摄了心魂。更好像这柔和的光在诱导着自己犯罪一般。

  很是玄妙!

  很是离奇!

  不及凌泽多想。

  这小剑“铮”的一声,脱离凌泽食指与拇指之间的微小约束之力,飞了出去,在空中抛出一条绝美的彩带。盘旋而上,又像一圈又一圈的七彩烟丝,华美非凡,下一秒,这华丽的烟丝将凌泽开始重重围住,慢慢裹挟。

  所有武装人员瞪大了眼睛,掉足了下巴,不可思议的看着这离奇的发生。六龙更是一副副面瘫之相。

  不可思议,难以想象。他们看着这时的凌泽,就好像是一团紫色的蝉茧,自缚于一体。

  他们虽行走江湖数十载,漂泊世间,万物皆观。也从未经历过如此怪异之事,不禁失了方寸,乱了本意。

  “嘭”,不知是谁按动了扳机,打出了子弹,一缕轻烟优雅的缓缓上升,透露着冷漠。寂静中惊醒了沉浸在惊奇与幻想中的每个人。

  被缚于茧的凌泽身子突然一折,一口血喷在了手中宝盒之上。未所料及的一枪,凌泽来不及回头,来不及思考,却看到一件更为灵异的事接踵而至。

  他傻了眼!忘记了疼!

  “众人皆痴我独醉,

  人世茫茫几沧桑。

  待到红叶碾作尘,

  我为狂龙奈若何?”

  不待众人完全清醒,四句不知何意的词句又入眼帘。

  一看紫色蝉茧外层突显的这金黄大字,惊讶的心重蹈惊讶,复被这气势诡异的大字震了心神,被金黄遮了视线。

  又不禁思索起这几句的深意,未及明白,他们发现,凌泽居然突然从他们的视野中消失了。但,茧还在!

  心生怒气,牙齿咯嘣作响的指挥员漂亮的做了个示范,一枪直击文字而去,射向了茧层,接着,微型手雷飞了过去,各类枪支相继喷出了火舌。火光肆意的乱舞,他们心头的怒气随着枪声的节奏达到了高潮,噼里啪啦的摧毁着一切,石门也渐渐满目疮痍……

  而凌泽,自从热血溅到宝盒,却感到了一阵麻痹,手指动都一点动不了,就连眼皮,也是眨都不能眨,却发现,自己的鲜血正从伤口处一股股的流出,涌入那座神秘却又让他温馨的宝盒。

  只一眼,凌泽汗流浃背;只一眼,凌泽感觉自己深深地倒吸了一洞冷气。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千疮百孔,自己却又意识清醒,好像那已不是自己的躯壳。

  他惊呼,他现在以为真TM自己像个傻子,平白无故的被人打了这么多窟窿眼儿,自己完全不知!

  更别提什么时候!

  抬头,凌泽被眼前的几句倒立的话深深的吸引了:

  九月的天,说不清的脾气

  艳阳高照却突添雨水

  晕黄的雾,理不清的情绪

  笑看雾锁身头却皱了眉头

  悄悄的贪,踏不出约束

  傻傻的命,天机偷泄露

  往日的故事,砌为流连的过往

  今日的困局,再现最后的温馨

  忧伤的我,消失在了另一个世界

  沉重的你,为何在另一个乾坤打拼

  成最玄的回忆,便是零点的开始

  凌泽双眼射出了浓烈的感情,不由驻足站定,只觉得心中的感情如潮水般奔涌了起来。

  一时竟然不可遏制!

  是啊,人生如梦,谁能预测未知?正如九月的天气,阴晴本无情,却引人注目,时而伤情,倏忽惊梦,谁知道它的脾气了,又有谁了解一个陌生人的故事了?

  伦理长存,人心难测,竞也不过是天机不可露,人低俗罢了。如若偷的浮生半日闲,却了天理规程,岂不是人生之快?消失,难道不是另一种生活的开始?

  紫色小剑仍旧环绕飞行,“玄泽倩境”四字突然光芒大涨,喷射出四股颜色鲜明,耀眼夺日的光柱。就在小剑飞越光芒柱的这一刻,宝盒不受控制的飞跃而起,突入光柱。同时,小剑像有了灵魂,有了意念,竞自发的向宝盒直刺而来,盒上门缝突生磁力,就在这一刺一吸的相互影响之下,门缝之上的“缘”字也是突然流出血红之色的液体将二者慢慢围绕。看那颜色,和凌泽身体流出血液一般无二,凌泽不觉心生冷汗,惘然所是……

  接着,小剑和宝盒体积变大,以肉眼可见之势持续增大,好似具有了生命之力。随即,一股如靠近黑洞般的吸引之力大涨,凌泽被强大的吸引力慢慢拉扯,逐步靠近了这诡异的宝盒。

  墓室开始摇晃,强烈的抖动,一层层灰尘席卷而来,淹没了所有人的视线,虽无伸手不见五指的夸张,却有只见灰黑的事实!

  武装人员开始慌张,慌张自然力量的强大,慌张生命末路的等待……有人红了脸,有人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更有人扔下武器向洞口连滚带爬的逃去……

  又是一阵阵逐渐增强的引力波,排山倒海般从四字中奔涌而来,汹涌澎湃,浩如星海,庞大无垠的纵横捭阖之波就如进穴时看到的那充斥着波澜起伏,跌宕不定之姿的晚霞,一波三叠千层浪,后浪推前浪,势如破竹。时而慢慢涌入小盒,时而狂灌盒门。

  波,点点挪动凌泽渐渐虚弱的神经,点点崩毁凌泽杀手的铮铮铁骨。

  凌泽只觉眼已出血,识海欲裂,一颗冷汗的心也完全没有了杀手的冷,杀手的决绝。作为杀手,他手刃大恶之人不在万数之下。可以说杀人如麻,心冷如蛇蝎,心肠冷的他,才在天南地北的奔波中,走过了一次又一次的绝杀,秒杀所有罪恶滔天的欲杀对象。

  当年,多么潇洒的绝杀,无一幸免……

  当年,多么巧妙的逃术,百试千灵……

  当年,多么骄傲的传奇,谁人不晓……

  今日,凌泽自己万分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这么一天?

  自己竟有这么一次生不如死的经历。

  四道崩毁世界的光柱朝向凌泽狂奔而来,似猛虎猎物,摧毁了洞府的棋局,摄取了那逃向外界的生命,无一幸免,无人可逃!

  凌泽眦眼望着身体横倒满穴的通道,看着自己慢慢消失的身体。从脚到头,一点一点,一寸一寸,只到最后一缕秀发的消失。

  他,后悔了!

  后悔生命的脆弱!后悔人性的贪婪!

  更后悔未曾给大恶之人一点点悔改的机会便命丧他手,坠入黄泉,成了孤魂野鬼!

  他清晰的知道自己还活着,因为他还有意识!

  他又理智的清楚自己死了,因为他的身体已被摧毁!

  他苦笑,自己到头来却也做了孤魂野鬼!

  他不甘心,孤单的来到人世间却又孤独的离开人世!

  他不甘心这恍如一梦的一生!

  不甘!不屈!

  若有来生,他情愿给别人一次选择的机会,一次生的机会!也给自己一次又一次的人生多彩之路!

  但是又有谁和师傅般给自己一次次感人泪下的温暖了?

  还有谁能像师傅般,在漂泊的岁月中把自己饿着,唯一的半个馒头给自己了?

  有谁能给自己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了?

  凌泽没有过恋爱,就像疯子知道自己不招人喜欢一般清楚地知道。

  他对自己喜欢的女孩表白过,却总是落在缘分的时间之后,错过了一段段梦魇的恋爱。

  他对着喜欢的女孩偷偷使过坏,因为他想让她记得自己,虽然飘无定所,但是他还是记得他那可爱的女孩:

  眉目暗含情

  丹唇润枣红

  容颜绝天下

  风雅贯古今

  善良成佳话

  文字相思尽。

  他多希望和他共赴黄泉,笑看彼岸花开啊!

  可惜,一切成了梦,留下的唯有遗憾,只剩可能,还有那默默地关注。。。。。。。

  眼中的血丝变成了流线,朦胧的意识阻碍了理性的思考,无尽锥心之痛再一次次席卷而来,压的凌泽喘不过气来,他痛的满地翻滚,双手也是不止的锤打着头颅,忘记了天地,忘记了所有!

  只剩无穷无尽的痛,只剩撕心裂肺的伤!

  他,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动作。

  他,不知何时洞府塌陷才停。

  只记得,一声巨响,

  四字完全崩裂,成为粉末。

  四道崩天裂地之光向自己击射而来,然后光柱突然失踪!

  洞府坠石多如雨落,封死了通道。

  失落,无助,最后的一秒,他含着泪,后悔却又感觉轻松,可能,这就是命运,一个孤儿的命运,一个孤独之人的贪欲与生存之道。

  人类在未知世界的无知,成了凌泽渺小的缩影。

  他想哭泣,想用力的哭一场,因为他活的太累,没有安全落脚避风之地,只有早年的流浪,和师傅一路相依为命的南征北战。

  为了货币,为了一个活下去的必需品——钱。

  哭,只想大声哭,为那师傅给予他的,仅有的温暖!

  哭,大声的哭,为他身世不明流浪如犬的生活,为自己狭隘的头脑!

  哭,为那渴望的爱情和自己一生的忧伤!

  ………

  他记得自己哭了好久,哭的歇斯底里,死去活来,不知哭了多久,不知哭了几千年。

  他只是在哭,在发泄心中的委屈。。。。。。

  “呜呜,啊啊啊啊啊…”,想着凄凉的一生,他不由得惊呼,大哭出来。

  “嗯?孩子,你怎么了?”一位白发苍苍,脸面修长,目含精光的老者焦急的问道。接着,老者用功引力,将一股又一股的金黄色气体推送入凌泽体内。

  凌泽只觉得神清气爽,经脉畅通无阻,感觉真是棒的不要不要的。真想喊一句,TMD真爽!

  “嗯?”有人叫我?凌泽一个激灵,然后猛的睁开眼,看见一群长衣古服人就站在自己身边。

  不知是顾不得思考,来不及反应,还是对生命的渴望,对生的期望值趋尽于无穷大。凌泽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便爆出这样一句:“哇哈哈哈哈,我TMD居然还活着。我居然还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瞬间,又想到,此乃不明之地,不可久留!

  立即,杀手的第一意识催促警觉性涌上心头,催促他做出反应,驱动内心深处的最妙处理器进行反应。

  一拍床单,眼看凌泽就要跃身飞起。

  突然,“啪”,一声闷响。

  凌泽才发现自己四肢松软无力,于是,便重重的摔回了床上。

  这?一时间,凌泽如醍醐灌顶,不知所以,却又惊愕欲绝。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也不知道再能说什么。凌泽一脸惊愕的看着身旁陌生的人群。

  等待盯着自己的众人发出哪怕一丁点的动作来消除自己的注意力,自己的尴尬立场。

  为什么我还活着?

  一时成了他唯一自我安慰与思考,竟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忘记了。

  真是:

  尴尬!脱裤子放屁,白起手续的尴尬!

  不解!掉足下巴,不可思议的不解!

  可能,是被生的兴奋冲了头脑吧。

  等待,直直的看着众人,却又时不时嘿嘿一笑,就像傻子一样放松了警觉,就如傻子得到糖果一样呆呆的嘿嘿,嘿嘿……回天乏术的他只能祈求自己多福,只能祈求这群人对自己没有恶意……

  古朴却又不失庄重,豪华而又威严的房中,除了凌泽的嘿嘿声,别无他声!无人言语,无人做出哪怕点点窸窣的声音!

  寂静,令人头皮发麻的寂静!

  一群人,最大的也有古稀高龄,最小的,不过弱冠之年。这群人就呆呆的站着,像蜡像一般定立,没有言语,更似没有气息的流动!

  不知过了多久,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终于叹出一句话:“大家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心酸!

  一种来自凌泽心中的心酸油然而生,他听的出这位看上去已有甲子之龄老者的无奈,他也听的出老者的不甘。

  这音调,他已在前世的奔波中听过无数次,听过这不甘却又无奈的音色发出的声音。一时间,他停止了嘿嘿,共鸣出了心灵相通的痛苦。

  当他回过神来,也不知众人何时打了招呼,退了出去。

  室内除了老人,那个发色已苍白,目含精光却又满含惘然劳累的老人,再也没有其他人,只剩茶几桌櫈死死的泛黄,空空的气息流动,渺若无几,寂静无声……

  蜡黄的烛光,寂静的夜,笼罩着这个空虚的房子,反衬着屋子外面未知的夜空。本来的他,是习惯却又不习惯黑暗的,因为寂寞,因为冷清,因为安全……

  看着老人脸部的肃然,凌泽却又莫名的心虚,莫名的心慌,他不知道自己的手应该放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老人微微一笑,风轻云淡的说道:“你的身体已经没有多大的问题,修养几天便又会恢复往日的生龙活虎,早点休息吧。”

  凌泽听得糊涂,却又不敢多问,只得乖乖的回答:“嗯,您也早点休息。”

  没有过多的言语,没有多于的话语。望着饱经风霜的背影,老人出去了。

  心,却还在这儿,看着自己今生的,剩下的,唯一的一个孙子。

  他知道他以前是多麽的出众,而现在的他只是废人一个,只是被重伤的废人。

  但是,凌家的根怎么能断?我又如何使他平稳的过完这风雨飘摇的乱世?

  想着,想着。。。。。。老爷子憔悴的脸上开始慢慢挂上忧郁,挂上沉重。。。。。。。

  凌泽看着身影的消失,想到了师傅,那个死里逃生千百回,教授自己武艺,护短的师傅。

  ”他老人家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低低的暗问。

  “不过这老人真有点师傅的忧郁,”他又自言自语。

  却忘记了忧郁的自己是多么伤心。

  老人的离开,确实让记忆空白的他松了一口气。

异世贪欲多宝结,多宝反馈异世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