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千里竹封林中意,意中故人截竹史

  二人又羞又涩的告别了老爷子,相互离得既不近也不远的穿过屋前鹅卵石道,悠悠的走过花圃,消失在屋后花丛之中……

  后来一位大能透露了天机,此事传入世俗,有云:

  隐私有意缘自寝,态上眉头于一心。

  幸得域内四万秒,终成异世一家亲。

  而这位大能,却成了凌泽(幻影公子)的一大超级损友。(后话)

  穿过花丛,是一望无际的竹林,虽说是异域九月的天气,却是一排:花开竞争,芬芳馥郁,青山绿水,风清云淡之色。在风中,竹叶清脆,沙沙鸣歌,翩翩起舞;而那竹竿,却也是纤细柔美,直上云霄。风急时,竹尖左右摇摆不定,竹身却也亭亭玉立,安定如山。

  傍着临近午时的阳光,竹林更是一片绿意盎然,朝气蓬勃之态。踏着竹中小道,傍着竹叶歌舞,凌公子和芬姑娘没有太多言语,脸上却偷含笑容,思绪万千,脚下步伐也是不稳不昀的顺小道缓缓入了竹海……

  二人视野中渐渐出现一竹亭,那竹亭全由竹子搭建而成,敞开式结构,亭身双层,造型古朴,棱角分明,美观自然,融于这竹海更有种说不出的人文之美。

  加之这亭子坐落要地,真是:

  竹海无限景,都聚一亭中。

  “世人见竹不解爱,知君种竹府城内。此君托根幸得地,种来几时闻已大。盛暑翛翛丛色寒,闲宵槭槭叶声干。

  能清案牍帘下见,宜对琴书窗外看。为君成阴将蔽日,迸笋穿阶踏还出。守节偏凌御史霜,虚心愿比郎官笔。

  寒天草木黄落尽,后山林头犹自青。”凌泽稍加改动,满意的吟诵出唐代岑参的《竹歌》。

  又很是温和的道:“这真是个好地方,清静淡雅,绿色沁人。我们去亭中坐坐吧?”

  芬姑娘嗯了一声,表示赞同。便尾随其后,进了亭子。

  芬姑娘知道凌家历来都視竹如食,不可一日不见,却没料到,凌泽随口吟诵之词竞符合了老爷子的故事。暗暗吃惊中,却又被他的文采吸引,不禁起了词意,于是吟道:

  “千里竹封林中意,百丈烟过边不及。

  数得风水第一宝,雷泽劲竹找碧奕。

  ”

  凌泽一惊,暗暗吃惊:“好个词句!原来这竹为雷泽大陆第一大名竹,名叫碧奕啊,看样子,这芬姑娘倒是饱读诗书,文采实属非凡啊,以后,以后难道非要借用古人词句才能对抗,才能与之一战嘛?。”

  心亏了一许,便转移话题,说道:“王姑娘本叫王芬涵,为什么别人不叫你王姑娘,却以芬姑娘相称?”

  芬姑娘微微抬头,道:“你忘了吗?”

  凌泽望了望,很是尴尬的道:“对不起,是我的错,可是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心中鬼道:“我知道什么?要不是那小丫鬟顺口说句‘芬姑娘来看你‘,我,我知道个辣椒茄子我……我,我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人家孙子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你为嘛叫‘芬姑娘’,真是的,搞的很重要一样,搞的我不知道就不行一般,真是的……”

  芬姑娘脸一红,头抵得更低了,羞涩涩道:“当年……当年…当年在朝试大赛中你以我名字中的‘芬’字做文章,胜了我一筹,于是大家就叫我芬姑娘了……”

  凌泽懵了,“什么?什么?这小白脸哥们胜了她一筹?难道,难道就是那时,芬姑娘不服气之下又去找那位凌公子切磋切磋琢磨琢磨?然后,然后在频繁的交流,接触下,这小姑娘情窦初开,真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爱上了他?还爱的一沓糊涂?这小白脸?唉!不,不,应该是那小白脸?”

  心中偷想,口是心非的道:“喔,原来如此……”

  芬姑娘接着说道:“天泽元年125载,号应飞鹰帝王孤独君王计划,进行首届文武殿试。告天下书云:“********,乃于武,国之磨石,非文识。国之根本,在于君之慧,将之忠,众之策,士之谨,民之勤也。安定繁荣,人心聚敛,乃统天!天下大同,吾等欲也。特号天下有志之士,于天泽元年125载金秋八月首殿试之。”

  于是,位列战氏家族的三大老爷子和智家姚氏再也坐不住了。只要家中上得了台面,有一文半武的家族子弟,都被逼着参加了持续三个月的空前绝后的壮举——殿试。

  而君王孤独氏的举动,对内来说实属雄才伟略,对外却是威压挑战。就在各国政局议论纷纷之余,飞鹰计划却早已抓住了民心,顺了民意。于是,各国民众投向纷纷,有志之士也是奔走相告,相呼相应,只为伯乐之举,施展抱负。”

  停了停,接着道:“

  也就在那次盛世之举中,凌公子你文对我王芬涵,开玩笑的说,你要借我的“芬”字作文,颂扬君之奇思,便现场赋曰:

  硕果累累金秋月,伟才滔滔泽知跃。

  遗芬剩郁奈若何?还看今朝大芬玥。

  吟诵完毕,众人莫不吃惊。就连号称“文字游戏一姚哥”的姚玥都忍不住赞道:“凌公子能文善武众人皆知,但耳闻的终是妄言,今日一见,姚某人在文字方面真是惭愧之至啊!”孤独君主听后,爽朗的大笑起来,然后满意的连连鼓掌,而人群中也是碎声不绝,尽数夸赞。你家老爷子更是笑的合不了醉吧,只是一个劲的说,好,好,好句子!……”

  然后假装愤怒的说:“就这样了,都怪你,哼,欺负我……”

  凌泽一惊,我的个呱呱,还真是这样……

  天泽金秋月,便数八月为万物藏主月,可以说年度丰收日,便在金秋月。

  而皇帝陛下正是以收为意,希望广招天下有志之士为己所用,特点秋为试,以吉利之时佐之,能够实现自己的霸业之计!

  而那首诗,明确的说出了皇帝陛下自己的心声,怎能不令他高兴了?

  是的,金秋岁月,硕果累累,皇帝陛下洪如大泽的智慧雀跃狂涌,一反古人常态,伟才一出,招的天下精英为己用,古者几人也?就算前人遗留旷世奇书,怎能比得了今朝之法?真可以说皇帝陛下的飞鹰计划尤如那传说中的神珠玥之芬芳,馥郁无比……

  这诗虽说直抒胸臆,意欲称颂,但是,最巧妙的却是这首诗又含硕,泽,芬,若,玥五字。而说巧不巧,怪诞已极的却是:康硕为飞鹰第一战王康宏的长孙,凌泽为飞鹰第二战王凌晨云的孙子,王芬涵,***,则为飞鹰第三战王王一平的孙女,长孙,姚玥则是智星之家的钦点传人。

  这首诗以君为主,四大家族为辅,主次分明,一气呵成,称颂王之伟才,实属一品之作,谁人可敌?

  这是绝句,绝杀辩论的绝诗!

  无人可以对抗!

  你竞诗就是和皇帝陛下较劲,就是向四大家族叫板,就是挑战整个飞鹰帝国,你有几斤几两竞之?

  所以,无人争辩,无人是非!

  年仅一十五岁的王姑娘则又气又喜的说:“皇帝爷爷,凌小子借您们老一辈的无上成就欺负我,我不服凌小子,但我服了这诗。”

  于是,王姑娘认了输。

  皇帝龙颜大悦,便赐字王姑娘——“芬”,取国之芬,实人才之芬,尤花之芳馥郁之意!至此之后,王姑娘便有了芬姑娘的称谓。而凌泽,得了“飞鹰第一风流主”的称号,表,洒脱放逸,风雅潇洒,风采特异,独树一帜之意。

  此后,二人都生了怜惜之情,便屡屡相邀,探讨文学,却情丝渐生,暗许了终身……

  芬姑娘想着以前美好的一切,不禁想的呆了。

  而这位杀手凌公子则是怨恨的想着:“唉,这就是差距啊!有后台的孩子真是幸福啊!资源广么,不过,不过,哥哥现在也是富三代哈。待我长发及腰,我定要勒死那凌小子!真是的,我在那边世界拼死拼活的为生而挣钱,真是颠沛流离,丧犬之属;你却在这边享受着荣华富贵,爹疼娘亲,这也就算了,你还泡了个知书达礼,倾国倾城的战王妹子。

  真是的,真是的,叔可忍,婶不可忍!

  我要崛起,为异域凌泽而崛起!”

  片刻之余,凌泽满是忧伤的说道:”哎,真想听芬姑娘说以前的我,要不,乘离午时尚早,姑娘你给我说说可以吗?”

  芬姑娘暗叹:“听传言,凌公子遭人暗害,将失忆。哎,果真不假!”

  叹了叹,含着悲伤,便说起了异世那位凌公子的一生传奇。

  。。。。。。。

  凌泽听着入了神,暗暗佩服起这位生前叱咤风云,才智超群的贵公子,却又为这位公子的死而惋惜。

  心中道:“哎,就让我,异域凌泽,继续你传奇的续章吧。

  哥们,好样的!

  身为男人,就是要脚踏四国,力抵江山。”

  凌泽也对这位娇羞的芬姑娘起了敬意。

  转眼午时已到,芬姑娘在前面轻轻地踏着步子,凌泽后面若有所思的跟随其后。二人便向家中走去。

  正午的骄阳烤着大陆的每一寸土地,凌家小院的竹子花草散发着清凉芬芳,空中飞翔的鸟儿停下了脚步,歇息在树枝上眯起了眼角。

  午饭过后,芬姑娘和小蝶告别了凌府,去了王府。

  而一无所知的凌泽,则准备在午休后去藏经阁看看,好好了解一下这个异域的物事。

千里竹封林中意,意中故人截竹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