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奇异域典奇异功,奇葩异友奇葩爱

  正午的骄阳烤着大陆的每一寸土地,凌家小院的竹子花草散发着清凉芬芳,空中飞翔的鸟儿停下了脚步,歇息在树枝上眯起了眼角。

  午饭过后,芬姑娘和小蝶告别了凌府,去了王府。

  而一无所知的凌泽,则准备在午休后去藏经阁看看,好好了解一下这个异域的物事。

  经过一上午的折腾,凌泽见过了这个异世的爷爷,还有那见所未见,听所未听的神奇爹爹,那如花似玉的芬姑娘,以及家中陈管家……

  藏经阁,凌泽翻着一本《雷泽风云话》,叹了叹这个异世的前辈高手;又翻开一册《雷泽花草纲》,惊奇的看着各类奇花异草,读了读功效解读,又去看其他书籍;当他翻开一本很薄,但是装饰很精致的书时,他感到太不可思议了,居然世界上还有这么特别的书,这本书名曰《雷泽级分》,他一狂喜,大声说道:啊,终于要知道这个异域的专属潮流了!

  翻开一看,第一感觉就是:

  这本书字数很少!

  不止是少!

  简直是少的可怜!

  只有一叶,还特别成书!

  真是够够的了……

  书上简短,十分简短的,有七句四十九字!

  云:

  兵家练气神物佐,不过一级三分定。

  独我修身天下剑,却了天地抛玄黄。

  黄铜镜中花影舞,白银水月映颠峰。

  黄金一甲入了门,玄级人人尤烛光。

  且算地级一侯霸,笑语天雷一钱命。

  至尊飞雪绝红尘,龙兽异禽域飞影。

  青橙红绿蓝靛紫,不过尔尔嬉戏声!

  瞅了半饷,思绪全无的凌泽只好放下这本书,再去看其他书籍。

  《雷泽名人居》,《论雷泽十大奇葩》,《浅淡雷泽功法诀》,凌泽看的真是头如斗大,在佩服之余,不乏敬意与好奇。

  比如,看到一本叫《雷泽兵器谱》时,他就懵了。书中详细的记载了一件事,一件让人毛骨悚然的事——雷泽天雷一年,X某用人皮为器,兽血为引,饮天地戾气,经特殊功法,历时三载,铸一魔环,名曰噬魂环,此环嗜人心血,摄万物心魄,极致妖异。祸害一时,后离奇失踪,不知去向。

  就在凌泽看的很是起劲,很激动,很惊讶的看着一个个故事时,阁楼外传来管家的声音,声音洪亮清晰,尤如管家正面对凌泽言语一般。

  应了声,便走出阁外。

  原来,前世凌泽的好友冠希得知凌泽康复后,便从飞鹰帝国沙漠之海匆匆敢来,特意携礼来看望这位好友,乘机出来游玩游玩……

  友人相交,礼轻情意重嘛!

  话说这位少爷,姓冠名希,字少如,是北疆郡侯冠仲之子。人虽高傲,但却性格怪癖,好友寥寥无几,令侯爷深深不爽,也令冠公子很是郁闷。

  凭啥?我的事要你们说三道四?

  肯定是有病!冠公子得出结论。

  传闻,有几日,这冠少爷在冠府突然失踪了。有意思的却是,冠少爷留了一张书信曰:望爹爹海涵海涵,小儿子突临瓶颈,决定挑战一下下自我,也经历下磨难么。儿在后山小牙洞闭关。几日就好。闭关结束,便立即来府中处理事物。向爹爹娘亲们请安,儿冠希谢过爹爹哈……

  过了三四天,老爷子算计日子也差不多了,叫来冠家管家,便询问管家这几天日有没有见到冠公子出入?管家回答道:“我已经半旬没有见到小少爷了,小人还以为老爷让小少爷出外了了。”

  老爷子甚觉不妙,便召集了些府中人手,去后山小牙洞找小儿子。

  过了林子,来到小牙洞,老爷子一干人便看到洞口被岩石封的密密实实,就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更别说是人了?

  老爷子暗叫不好。便快快的命令下人远离了洞口。老爷子一施功,便将洞口岩石移去,着急的进了洞口。下人们虽不解其意,但也是尾随其后,深怕迟了一步。

  进了四五丈,老爷子看到他的小少爷乖乖躺在地上不省人事,老爷子又急跃二丈,来到小儿子面前。只见他四脚朝天,满脸烂菜,衣衫褴褛,甚是狼狈!

  老爷子知道,玄级高手突破瓶颈后,如果没有成功领悟玄级真言,则会气破太阳太阴,爆出体外,让体内元气与外界平衡,以不至于爆体而亡。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极特殊的阶段,小儿子竟会如此狼狈不堪?老爷子很是头疼的唉了声……

  之后,老爷子也不说话,脱了上衣给小儿子披好,发功给儿子护了筋脉,便叫人抬了回去。静养了些时日,经过老爷子指点迷津,这冠希便也成功晋了玄级二品。

  知道这事的人都会在暗地里偷笑,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小儿子的不成功是有这个原因滴——酸浆水……

  原来,冠希往日里就喜欢酸浆水,尤其在泥罐中发酵而成的酸浆水!

  那日,他感觉自己瓶颈松动,便兴冲冲的跑到厨房,很是享受的喝了三大碗酸浆水,尤感不过瘾,便又舀了一大罐酸浆水,带在身边。路过正房,给老爷子写好书信,便去了后山。

  就当他突破瓶颈,狂喜之际,想到了自己带的至宝——酸浆水!

  于是,一代玄级高手,情不自禁的伸手抓过来了那个罐子,那个装着最爱的罐子。

  呼呼呼的灌了几大口,真是令冠希爽了个够!

  瓶颈已过,但未巩固,尤其真言未化。冠希体内元气便开始逆流起来,来不及放下脸盆大的罐子,他便放手发功,缓压气流,纠正错误。

  还好,经过半刻调节,元气顺利的改了道。就是,捧在头顶的那个罐子,那个放手后依靠玄气悬浮在冠希头顶的罐子,在冠希运功完毕,收纳外围玄气之后,竞“嘭”的一声,砸在了冠希的头部。在发功后最虚弱时刻,就那么砸了下来!

  正中头颅,一点都不偏,居然一点都不偏的砸中了!

  “呃”的一声,冠希便被砸晕了过去,一罐的酸菜泼上了他的脸……

  不料体内元气受到酸菜湿气侵蚀,居然又翻起了波浪,而冠希脑袋迷迷糊糊,便无能为力,只得昏昏欲睡过去。

  还好他已经体调整了体内元气流动通道,否则元气暴动,后果不堪设想!

  传言,元气逆流,轻者终生瘫痪,重者当场毙命。而这冠公子却也太过奇葩,运气好的贼二。

  居然不在轻与重间!

  既没有瘫痪,也没有毙命,而是最为特殊的情况,元气顺太阳太**位爆发了出来,体内能量不足,这才导致昏厥了多日。

  传闻,有一次冠公子与几位好友去喝酒,喝到尽兴处,才发现酒没了,怎么可以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没了?

  冠公子一拍桌子,跳了起来,很是愤恨的说太过扫兴了!随即,便将挂在腰间的罐罐解下放在桌上,愤愤不平的出去了。好友们以为这厮又跑去拿酒了,也就不去在意。

  结果,结果这厮挑进来两大桶井水,还怔怔有词的说,今天我来好好招呼大家。

  我们怎么可以没有喝的东西了?

  于是乎,井水对了酸浆水,喝的众人呕吐不止……

  听说,冠公子嗜酸浆水如命,就算吃面条,啃馍馍,也要喝几口酸浆水,尤其更爱喝油炸过的带有菜籽花的酸浆水!

  闻言,冠公子还创了一套酸菜鲤鱼汤,倍受人们欢喜!

  ……

  值此,冠公子便有了一个大名,一个很是合理的大名,冠罐浆!

  “也不知道这罐罐浆来府里有啥事?”

  “唉,近猪者吃,近冠者酸,不知道这家伙想什么了,”管家一边走,一边不友好的对凌泽说。

  “莫事,莫事,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嘛?”凌泽很是兴奋的说,心中充满了罪恶。

  前世的凌泽也喜欢酸浆水,尤其喜欢陇西特产酸浆水,那用油炝过的酸浆水面更是凌泽行走江湖来念念不忘的美食!

  心中偷笑,终于算是有个知己了哈……

  二人急急的向前堂内走去,管家一心只想把人带到,凌泽则想看看这个异域的酸浆水粉条,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独有“特点”。

  不知不觉中两人同时加快了步伐……

奇异域典奇异功,奇葩异友奇葩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