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装逼不成反被糙,奇葩之友实难忍

  前世的凌泽也喜欢酸浆水,尤其喜欢陇西特产酸浆水,那用油炝过的酸浆水面更是凌泽行走江湖来念念不忘的美食!

  心中偷笑,终于算是有个知己了哈……

  二人急急的向前堂内走去,管家一心只想把人带到,凌泽则想看看这个异域的酸浆水粉条,不知不觉中两人便同时加快了步伐……

  “嗨,罐罐浆,近日来可好?日子还过得幸福嘛?”凌泽一踏进门槛便笑嘻嘻的问道。

  “哥,苦啊,老爷子每天都派人来监督我,难得有时间溜出来,咱哥们俩可得好好乐乐,嗯,嗯……”

  未见其人,先得其声,这声音有点沙哑,却又夹杂着母鸡”苟沟“的尖细,尤其,那啥,居然还有点****气息!

  居然,就在这家伙的言语之中!我的个天!

  凌泽一踏进去,看到的是一副正规国字脸,眉毛斜飞,斗鸡眼呼噜噜的左右转动个不停,十八九岁滴,堂堂正正滴七尺男儿。外表看着很精神,就是有那么一小点儿的虚!

  是的,看起来很是一点贰滴虚!不过,清秀的面目还是掩盖了所有的不是!

  虽说这罐罐浆家庭教养到位,从小同将家凌泽一般深受文武陶冶。但是,他那罐罐浆的传奇故事却是家喻户晓,无人不晓,可谓:千里之故事,便为罐罐浆!

  “好好乐乐?嗯?去哪乐乐?怎么个乐法?”凌泽有点茫然。

  在这,有什么好乐的?难道我们去以小吃文明天下的桃海一条街?难道我们去酒吧?畅饮三千杯?还是我们去KTV,唱翻全厅?

  “你啊你,受了伤,怎么脑子不好使了?就是我们偷偷去的哪儿啊!多起劲?多爽?”罐罐浆眼睛放电般眨了眨,很诱惑的暧昧般的说道。

  凌泽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的妈啊,这是人妖么,难道,难道这身体的主人也喜欢男人?于是,于是就找了一个这样的人妖做朋友?然后,然后就是隔三差五的二人偷偷地去“哪儿”,然后,然后……

  我的个妈,别啊,这躯体,这躯体我还得用好长时间啊!说不定就是再一辈子啊,可别给我有点污啊……凌泽很是悲催的想着。

  “呃……”凌泽顿时语塞。

  罐罐浆一惊,道:“你“呃”个屁啊,哪次不是你带我去的,自己还那么起劲,搞的我都成习惯反射了!哪次不是你催着我干?”又看着凌泽一副不知道的天真模样,便很是生气的说:

  “就是城外我们偷偷的租下的那个酸菜研发小房子啊,你不会连这都忘了吧?看你那傻样,一副惘然无知的傻样,唉,这么聪明英俊潇洒的我怎么就和你这样的傻帽一起研究我那天下无双,冠绝海外,独具特色的酸浆水了?”

  一边说,罐罐浆一边坐在太师椅子上摇摆着,扭曲着身体,还,还很是不屑的瞅瞅凌泽。

  凌泽一阵语塞,我去,我还以为是翠花楼,销魂店了,搞的哥哥我也好生紧张!你,你他么的就不能说的好听一点嘛?什么叫搞的?什么叫我催着你干?还搞的起劲?真是够了!够够的了!

  “呃,那个……那个……我知道了……”知道自己想偏了,凌泽结巴的道。

  罐罐浆跳起来,大手一轮,一只很是有力的手拍上凌泽胳膊,很是义气,很是大哥范的说道:

  “说走咱就走啊,风风火火泡酸菜去……你别说,我又研制了一种酸菜面,全新的酸菜面噢!我给你说啊,世人都知,浆水的制作过程简单易学,其实是错了,真是大错特错,错的愚蠢!他们都知道将蔬菜洗净后,芹菜切为段,莲花菜连着根茎切成块。然后浇入煮沸的清汤中。待其凉后,加入酸菜浆水引子。放置四、五天即可食用。其实,他们错了,真的错了,怎么可以这样干了?真是愚蠢,蠢不可及……”

  搭着肩膀,口沫横飞,滔滔不绝,还口气那啥,贰大的边说边走,尤其最令凌公子可憎的是他居然硬生生的把自己托着走!

  你谁啊你?你以为你是谁啊?他么的,世人就这么不堪嘛?雷泽大陆万万年的乡土气息就那么不堪入目么?你还不是改良了,还是稍加加工了么,有什么了不起的?真是的,罐罐浆,你也他么太贰了吧?这牛逼吹的,你以为我还真相信了啊我?我信我就傻!还说走咱就走啊,风风火火泡酸菜去,你以为你拍水浒传啊你。。。。。。。让哥哥教你怎么泡酸菜,哥哥看的泡沫剧多的是,更是身体力行,泡过自产酸菜了,就差那啥,申请专利了么,你以为你是谁啊,哥哥一定让你知道什么叫酸菜,什么叫酸浆水……

  凌泽傍着罐罐浆一快一慢的步伐,猛快猛慢的跳跃着,心里很不是滋味的,鄙视加怨骂的在心中打着撸撸!被人家提着走,他么的,还口出狂言,一个你是这雷泽大陆第一酸菜王的样子!

  人家有谁和你抢这名头啊?人家怕避都避不开吧?真是够了,你以为这是我们那个世界啊,申请个专利,泡几罐罐浆水,一碗一块钱,还卖的不亦乐乎?

  真是的!他么的真是够了……

  要不是哥哥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我还怕你个毛线我……

  又气又恨又怨的凌泽傍着罐罐浆的步伐,快速的跳跃着,谁让人家个头高了?真是的,假装我们关系很好的样子,你还他么的搭肩勾背!

  这不是纯粹欺负人么!

  就这样,两人很是配合,很是“友好的”,一高一低的,勾肩搭背的,跨出凌府,跨过两条小街。来到了所谓的研发小房子。

  一看这房子,破破烂烂的,脏兮兮的,真看不出有什么好的!

  还偷偷摸摸的来,真是够了!

  起个名字也不会起,什么研发小房子,你就不会搞个研发中心么?真是的,就算你凌泽饱读经书,才绝雷泽天下,你罐罐浆自持孤傲,学富五车,还他么的不是想不出来这么有档次的名字?研发中心,多高达上啊,这咋就好这高大上,不是吗?

  凌泽鄙视的偷骂!

  进了里间,罐罐盆盆,勺子菜刀,厨房要有的要用到的器具居然全部都有。我的亲娘啊,这两个大男人一天偷偷摸摸的来这干嘛?

  亲自操刀,做饭,做那酸浆水?

  呃,无语!彻底无语!

  不待凌泽反应,罐罐浆不知从哪取来围巾和帽子给自己整了起来!

  居然还很是厨师范儿!

  还一边很是催促的说道:“磨蹭什么啊?快干活啊,天下第一,举世无双,天上绝无,地下仅有的冠氏独创棒棒的酸菜浆水面今天就要出炉了,你小子跟着我,可有口福了……哈哈哈哈………”

  凌泽一阵头大,妈呀,您在哪?抱走我吧!这家伙我受不了了……

  上天啊,降一道雷,劈死我吧,这家伙就是一酸菜鱼,不酸死不甘心,不自恋就会死!如果不劈死我,劈死他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说时迟,那时快,罐罐浆一把拿起菜刀,三下五除二,就将小葱和干辣椒切成细丝,几瓣大蒜和少许生姜切成细末盛入碗中,再放入了少许盐和花椒粉。

  不愧是练家子啊……

  接着将油倒入炒锅中,催动玄气,居然就很简单的烧开了!油烧开后淋在调料碗中,用筷子搅拌均匀,让食材充分炝油。

  再将炝好的葱蒜料一并倒入事先舀出来的浆水中,放入少许调料,并搅拌均匀。

  就这样,很快,很简单,罐罐浆的浆水汤料就做好了。

  凌泽看的目瞪口呆,我去,这个世界的功法还可以这么用?武功居然可以这么来?

  更加展现出一副小孩子才有的惊讶,一副我的天啊的表情……

  罐罐浆一边利用功法给浆水汤保温,一边另起了锅灶催动玄气烧起开水了。

  就在水雾缓缓开始上升时,罐罐浆双手和面,娴熟,非常娴熟的便制作出了很细,居然可以和机器面相媲美的面条!又长又细,看那样子,韧性应该十足吧?是的,应该是,绝对是!

  烧开了水,入面进锅,在蓝色色玄气闪亮的几秒內,面条煮熟了,居然如此之快的就熟了……

  接下来,罐罐浆盛入事先准备好的凉开水盆中,让面充分冷却起来。

  最后,捞一碗面,舀一勺浆水!

  浆水面成了!很快的,就这么成了!

  凌泽不可思议,吃惊,太过吃惊了的擦擦眼睛,道:“这就好了啊………”

  罐罐浆一脸的陶醉,一脸的兴奋:“唉,还是有点时间长……”

  ………

  凌泽破口大骂:“你妈!………”

  罐罐浆也不生气,将碗递了过去,二人便呼呼的吃了起来……

  这里面蕴含着一丝丝故乡的味道!

  凌泽吃着吃着,不禁眼角有点湿润……

  这道经典面食在这异域虽名不见经传,却别具风味,可确真应了那句“清汤红绿浆水面”。

  罐罐浆抓住了细节,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我说领工资,你也就这么点出息,哈哈哈哈,看看,哥哥的一碗浆水面就让你激动的哭了,哈哈哈哈,你真的是应该哭啊,除了哥哥我,谁还会给你做这天下无双的酸菜浆水面?哈哈哈哈……”

  凌泽一脸黑线,你嘛,凌公子居然在你口中变成了领工资!我缺钱嘛?哥哥我现在缺钱嘛?我怎么就成了领工资?搞的你不喜欢领工资一样!

  知道这厮和上一世的凌泽关系不错,但是,你,他么的,哥哥刚刚过来,第一天,就他么的第一天,就见到了你这样的奇葩!还给我来一个外号,领工资,你他么知道工资是啥玩意嘛你?

  无语,令凌泽真心无语!

  他也就不做言语,狠狠的压下了这口恶气!

  吃完面,碗一扔,凌泽望了一眼还伸着长长的嘴巴,呲呲呲呲的吮吸着酸浆水的罐罐浆,道:

  “消暑凭浆水,炎消胃自和。面长咀嚼耐,芹美品评多。溅赤酸含透,沁心冻不呵。加餐终日饱,味比秀才何?”

  又道:“过几日,哥哥给你见见什么叫正真的酸浆水面!哼,这,太简单,太没档次了……”

  这首本是清朝末年甘肃省兰州进士王煊作诗咏颂浆水面的诗词,言浆水面入口酸、辣、清、香!还可作预防中暑!清凉爽口,清暑解热,可谓夏之宝也!

  凌泽借用,一来显示自己的文采堪比前世凌泽;二来,也不能让这哥们发现自己如假包换吧?

  凌泽正得意忘形之际,罐罐浆猛地起来,很激动的的喷出一句——好诗!真是好诗!由于太过激动,一口的酸浆水未来的及咽下去,竞全喷了出来,喷了凌泽一脸!

  罐罐浆一望,瞬觉不妙,踏前疾走数步,向后倒抛出了剩下的半大盆浆水面!

  “嗖”的一声!

  人不见了!

  夺窗而出!

  远远的传来了一句话:“哥,我不是故意的……原谅我这一次吧……”

  恰巧,酸浆水盆子“夸”的一声,扣在了凌泽头上,一条条又细又长的苗条挂在了凌泽的头上,肩上!酸浆水也哗哗哗哗的流下来了……

  真像落水狗……

  “这他么的叫什么事?罐罐浆,我槽你嘛!………”凌泽大吼……

  “就吃个面么,你,你他么的这么狠干嘛?我他么装什么逼?吟什么诗嘛我?罪过啊……”

  “老子和你没完!”

  怒气冲天!

  想我一代杀手,难有受过这等气!!!你还接二连三给我制造亲近感!他么的,给我惊喜嘛?

  忍无可忍,是不可忍,孰更不可忍,叔不可忍,婶更不可忍的他!忿忿的关了门!跺着脚丫子,像乞丐一样的回家了……

  凌泽心中愤怒,郁闷,真他么的只有一句,装逼不成反被糙,奇葩之友实难忍的气!

装逼不成反被糙,奇葩之友实难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