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一造化一一缘,初窥幻影非凡功

  忍无可忍,是不可忍,孰更不可忍,叔不可忍,婶更不可忍的他!忿忿的关了门!跺着脚丫子,像乞丐一样的回家了……

  凌泽心中愤怒,郁闷,真他么的只有一句,装逼不成反****,奇葩之友实难忍!

  一晃,时间却也过了大半。大街小巷叫卖的,叫买的,赶路的,抖玩的人群也渐渐在夜幕低垂的黄昏慢慢散去,尽都归了自己的温馨小港,或,去了该去的,或不该去的地方……

  街上秋风扫动,落叶飘飘,在这土气十足的异国古镇,对凌泽而言真有点冷!一种来自心底的凉!一个异国人的孤独!

  飘零叶,荡荡落落!雾霭尘,飞飞扬扬!

  一切慢慢的在夕阳的消隐中沉没于一丝又一丝丝的黑暗中!

  凌家院子中,静静的,老爷子在书房料理府国大小事物。那位异域凌泽的亲爹,现在凌泽的名义爹爹,则远在疆场,就连儿子最病危的时刻,还是忠君卫国,含泪护疆,坚守战场而不离不弃!

  只为国之平安,人民幸福!

  实让人叹息……

  见到的老三爹,现在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由下人照顾起居,神智模糊!早早的就睡了。

  黑暗的夜空,好似悄无声息!好像时间静止了一般,就连风声也窥不得半许;室内一呼一吸的气息显得有点儿粗重,尤其在只有一人的房中,更有点儿冷清。凌泽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咚咚咚的充满活力,稍微转转身体,都好像起了风浪,真有点儿蝉鸣林更幽的意味……

  整理整理白天对这个异域世界第一天的了解,凌泽想睡觉,想安心的睡一觉。

  道口上舔血的日子谁都不愿去过,但,有些人,却一生注定要与之为伴,这就是命。而凌泽,恰恰也是这千万舔血人当中的一个。他微闭着眼角,听着自己轻微的呼吸声,不觉有点儿想念,他想到了师傅,想到了故国,想到了宝盒和那把幻影一般的神剑……

  慢慢的追寻着记忆的浪潮,追溯着过去的点滴。

  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各色各样的面孔,但他却分不清楚他在何时何地与他们相遇,与他们邂逅……

  有了困意,欲要谁去,可他却在最后的时刻,朦胧的想到了芬姑娘,那个一大早就看到自己尴尬境面的芬姑娘,他感到有点儿莫名奇妙,他有点儿不悦。

  可,为什么想到的偏偏却是她了?凌泽有点儿恼火,暗自心中鬼道:“她只是异域凌泽的未婚妻,不是我忧伤凌泽的媳妇,还是早点儿舍了匪想,平常待之为好……”

  睡意渐盛,脑海中却猛然光泽一闪,一个激灵,我天,我的脑袋怎么可以发光?放电?凌泽吓了一跳!

  没了睡意,又睁着咕噜乱转的眼睛,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他的脑袋剧烈的疼痛起来,如前夜,再次袭来,如烈火之炎在灼烧,又似冰霜之冷在禁锢,冰火双重侵蚀着他的躯体。

  毫无征兆!

  他的脸部再次扭曲,身子也猛烈的收缩,但又奇怪的是,这一次,他感受不到任何的意识障碍,他只是感受到了疼,感受到了冰与火的交错,神识却好像不属于这具躯体一般,自发的在独自思考!对,就是很另类的独自思考,十分玄妙,十分离奇!

  凌泽大骇,肿么了?

  他看着自己额头上的汗水似豌豆般一串串的连起了线,他的手也不知该放向何方,胡乱的在空中开始乱绕乱抓。

  又一次,紫色光泽一闪,凌泽感觉自己的躯体“刷”的一下,不受控制的行动了,竞有点儿自发盘腿打坐之意!接着,手指自发成诀!样子很是奇怪的在胸前绕了起来!

  凌泽大叫一声——我的妈啊,这是要干嘛?来到异域,就已经很玄幻了好不好?别这么搞啊哥,让我也迷信了怎么办?

  骤然,他想到了那个盒子,还有那把剑!

  “啊!”

  “怎么可能?”

  凌泽感觉自己快要被吓死了!

  不,他感觉自己死了!

  不,他感觉自己还离奇的活着!

  一把隐隐约约,虚虚幻幻的紫色短剑戳在凌泽的心头,还朦朦胧胧的散发着紫色的光芒,包围着心脏,不知所措,惘然无措!

  凌泽生出的第一反应,就是:“

  亲,您这是要干嘛?

  您,您不会是饮血剑吧?

  不会从那次相遇后,便开始了,您的爱好?一直都在饮我心头血,食我心头肉?

  别啊,我活一世,我容易嘛我?您老高抬贵手,让我就在这异域平平安安的过完后半世吧?”

  凌泽有点汗颜……

  “我人也不坏,但就是有点儿不乖嘛,您大发慈悲,饶了我吧?您就大发慈悲吧……

  您老看我多可怜,前半生孤苦伶仃,漂泊天涯,后半生,你就发发慈悲,让我平平安安,无风无浪的享受完后半生吧……

  我知道,是您,大哥您带我来这儿的,我应该感谢您;但是,但是不是您,我,我能来这儿嘛我?”

  抱怨,赤果果的抱怨!

  求饶,很是无辜的求饶!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家伙的牢骚被紫色小剑恶心到了,还是小剑灵性自发,小剑居然剑身很是扭曲的“叮铃铃”的一震,剑尖居然弯了下去,好像要呕吐!

  如果仙剑可以说话,肯定说:“

  他么的,老子带你来着异域观赏异域风情,问世间哪个人还有这份殊荣?给你一个还算完整,但是,就有点那么一丁点瑕疵的家。你个小兔崽子,不感谢我,居然还抱怨!你抱怨个垃圾啊,再看看你,看到那个芬姑娘时的表情,一副没见过女生的傻样,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人家,口水还那啥……真是的,剑哥我看你有缘,是带你来成就无上霸业,统御九天的,不是恶心我来的……真是的……真是的……”

  “嗯!”

  惊叹之息,凌泽感受到了神识内旋转的宝盒,散发着柔和的气息,点点滴滴,似春雨绵绵,润泽舒服……

  “这,这……”

  凌泽吃惊的说不出话来!激动的竞有点口吃!

  “怎么回事?虽然我曾猜测这是天下第一宝,但,但是,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这盒子,就这么放在我的脑中?这剑,就这么刺着我的心嘛?我去!不带这么玩的啊!”

  “不是这盒子将我吸进去的嘛?怎么又到了我的识海中?”

  凌泽感到无解可求!

  匪夷所思!

  奇怪至极!

  接着,凌泽的眼睛快睁得快爆出眼眶了,心脏蹦蹦蹦的快要跳出体外了!

  他看到,那把剑刺透了心脏,却没有流血!刺穿了喉咙,还是没有流血!最后,刺向了头顶宝盒,大脑没有任何不适之感!

  真的太奇葩了!

  一路直刺,势不可挡,那剑摆出一副天下我最大的样子,摆动着剑身,灰溜溜的滑翔着身子……

  “曾”的一声,宝盒的门开了,剑破门而入。接着,盒子好像也不示弱,很是华丽的旋转了起来,紫色烟丝舞动起来了,围绕着盒子,像小天鹅一般,炫舞了起来,像小孩子,淘气的转起了圈圈……

  看那样子,好像很是享受,很是兴奋……

  真的就如吃了******,吃了毒品,疯狂,但又有节奏的摆动躯体的少男少女们,在兴奋的摇摆,手舞足蹈!

  像欢乐的孩童们,肆意的玩耍,无拘无束……

  “我的下巴……”凌泽向上按了按快吊掉的下巴,有些颤抖的道!

  下巴,居然僵硬了!

  勉强的眨眨眼,不知所以!拉拉脸,神情呆滞!

  宝盒散发出白雾,以凌泽识海为中心,逐渐向奇经八脉涌去,所过之处,细胞瞬时精神焕发,神采奕奕!

  之后,盒子突然爆发出一阵强大的引力,凌泽惊讶的看着自已的躯体居然被吸进了宝盒,但是,自己的神识居然俯瞰着这个盒子!

  我的个乖乖,这是要干嘛?我又要死了嘛?别啊……

  催动意念,凌泽只想将神识和躯体合二为一,百般努力,终于,他成功的可以指挥这副躯体了!

  但自己,却在盒子里!

  “唉,太离奇了!”凌泽很是识趣的苦笑。

  经历的一切,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新世纪的他,听过修仙,知道道家修真,但他从不认为真有这回事,因为他从不迷信,更不会拜佛求神!

  他认为这些都是智者愚弄普通人的手段而已,所以他更坚信自己的能力!什么命数相术,阴阳邪功,在他面前,都是障眼法而已,所以他从不相信!

  但是,他自己却正在经历,经历一切自己认为是不可能的奇异怪诞之事。

  让他有点儿茫然:“我错了嘛?难道我以前真的错了?所有的灵异事件,难道是真的?”

  他打个哆嗦,感觉自己好冷!

  他向前迈出几步,看到了封锁的大门!

  “怎么又是这门?”他疑问道。

  门顶写有“玄泽倩境”四个大字,横匾宽厚,字体清秀。门很是平滑,没有任何图案,微微一推,门便开了!

  凌泽踏过门槛,白雾缭绕,朦朦胧胧。正准备仔细打量一番时,一波又一波庞大的信息从脑中显现出来!尤滚滚江水,连绵不绝!

  脑部受到信息冲击,一阵脚轻头重,他感觉脑袋快要爆炸了!

  许久之后,凌泽叹了一口气,说道:“唉,真是造化弄人啊,原来这宝盒并非叫多宝盒,而是叫一圣阁!原来,这就是修仙成道的最佳法宝啊!怪不得这个异域的人都以玄功为重!原来,功到深处,可长生不老啊!”

  凌泽满足的咂咂嘴,结合自己白天看到的相关异域功法修行路径,他竞自己盘膝而坐,运行起盒中传来的神秘造化功。

  他看得很清楚,以“一环一阁一玄雷,化身成影幻众雷”为首,洋洋洒洒,玄幻神秘的一大批金色文字在脑中大放光茫,他就顺着文字,看着一串串金光修炼着……

  就在自己运行这份神奇功法线路,第一个周天的时候,那把剑,那把幻影般的神剑,竞“锃”的一声,从盒中飞出,从自己的识海飞了出了,悬空而立,散发出浓厚的紫雾,就如一口巨大的钟一般罩住了自己,一丝不露,完完全全的笼罩住了自己的身体!

  凌泽不再感到神奇,不再感到离奇!他,现在终于相信,所有的奇幻故事,都是事实,都是曾经的故事……

  接着,剑尖很薄弱的散发出一丝丝白雾,自凌泽头顶慢慢灌入,在体内筋脉游动了起来,太细太少,游走的有点儿困难。

  凌泽感受到这怪诞的变幻,心中偷乐,我的个亲爹,这回可捡到宝了!

  身为杀手的他,意志何其坚定,就在他运行神功到第九百九十九遍时。突然间,“忽”的一声,他感到,似乎连同自己的灵魂,也都在瞬间一起震动,一时间的兴奋了起来,全身窍穴居然同时张开,天地灵气从四面八方,疯了一般的开始向着体内涌进来。

  丹田中,米粒大的一团白雾缭绕,随着接纳天地之间疯狂涌进来的海量灵气,一股冰凉的力量若有若无的随之出现,就像一根坚韧到了极点的丝线,进入凌泽的经脉!

  游走于凌泽体内奇经八脉!滋润着体肤,沁润着心灵……

  又运行了千百遍,感觉体内气流不再有变化,他停了下来,很是诡异的一笑!

  “疾!”

  话一出口,小剑收敛光芒,“僧”的一声,刺进了头颅,直直的刺到了丹田之心方才停止!小剑便保持一个姿势:

  悬心而立,高速旋转!

  凌泽突然感觉到身体无比的舒服,充满活力!

  “真舒坦啊!”他伸个懒腰,打个哈哈,悠悠的说道!

  睁开眼,金光闪烁,甚为刺眼,四周全为金黄墙体,四根粗壮的四色柱子连顶直立!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刻画着各种人形,文字。就连室内四根柱子上也不例外!

  “我勒了个去!我怎么还在这个盒子中?按照书上玄幻故事情节发展规律,我应该在盒子外面啊!”凌泽很是不悦的说。

  凌泽走到一处,慢慢看来,写有:

  夺天地之造化,铸万物之元灵!

  天圣诞夜,九旬归元,八方来客,气成一记。

  幻影剑舞,吸之精华,饮之特异,形之心也。

  一一神功,乃一物之灵始,得无极之空隙,取玄雷之特色,汲混沌之造化,化元灵,通性格,历之理也!

  万物之始,于一也。知之初,于一,知之甚,于累;九层垒土,起于尘;千里之行,始于足;故万物之始,于一!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一唯一,一一为二,形之乱也,实一体也。一一为二,奥数之计,一一唯一,数理规划,万千法则,始为一!

  空灵无性,一性通空灵。万物群扰,十方天事,九宫格外,八卦有道,七星按理,六合演化,五鬼才谜,四象阵容,三才互盗,两极分化,一道无极,终,神功之色,天地至理!

  元气一节,玄门一枝,百般武艺,超群术法,終也脱不了,一一藏法!

  且看一一神功第一阁:

  一环一阁一玄雷,化身成影幻众雷

  ………

  后面洋洋洒洒的一大片文字,凌泽对应脑中金色文字,竞一字不差!就连一个逗号,竞也一模一样!

  凌泽眨眨小眼,“妈但,这么多,才一阁?天啊,这一阁的文字,一阁的功法,我啥时候才能修炼完?”凌泽愤怒的道。

  但他很是好奇,很是好奇!

  他看的吃力,也知之一二,因为他也上过学嘛,就是当年,那啥,学习太差了嘛!深的不说,就那啥,太极八卦,三清仙神,他还是听过滴!

  很是吃力,囫囵吞枣!一室的文字,图形,就很是,很是勉强的看完了。

  肚子,早已“咕咕”的叫个不停。“还是肉体不行啊!”他叹了一口气。

  先打个盹,缓解一下下压力,他很是不情愿的转移视角!

  他这一睡,他自己觉得不要紧,凌家却是风起云涌,难以消停!而飞鹰帝国,更是一片安静,好似风一吹,翻天巨浪便会滔天而来……

  飞鹰城内,每个人都是提心吊胆,生怕没了性命,看不到明日的阳光;城外更是血浪漫漫,长夜难明……

  终于,他睡醒了,却还是不知所以,凌泽饿的有点儿想哭,妈的,到底怎么回事?

  “破盒子,怎么出去啊,给个提示好不好?”凌泽饿的紧了紧胸帶!催动幻影剑,剑在盒内疯狂的乱飞乱撞,可就是,刺也刺不透,出也出不去。

  实在太饿了……

  “看,看,读懂这些文字就可以出去了,”他恶狠狠的对自己说!

  黄天却负有心人。

  他勒着肚皮,硬着头皮,硬生生撑着,看懂这些文字,熟记图形时,还是看不到走出一圣阁宝盒的方法,他愤怒了!

  “他么的,老子被耍了,我糙你嘛,死盒子!破盒子!混蛋!带我出去,我要吃饭,”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粗爆!

  凌泽左顾右盼,左眺右望,都快把所有的文字吃下去了,可是,就是找不到出阁的方法,实在饿得不行了。他也不找了,妈的,吸哥哥进来,竞不知道送出去,怎么还有这么吝啬的主人!他在咒骂间,小眼睛突然一亮,看到了阁顶的文字!

  暗想,幻影一念?嗯,是的,我心意到处,幻影剑是随心而动,但是,阁主缺口匡匡,什么啊?我现在应该就是阁主啊,怎么缺口匡匡啊,我的嘴巴像框框嘛?不吧?还是我的嘴巴,需要框框来约束?

  我派,框框来约束,那不就成骡子,马,牛,驴嘴巴了嘛?不可能,不可能!

  但是,我真的好饿啊,他么的,到底怎么了出去啊……他实在没办法了,于是,居然,他苦笑着用双手,给自己编了个框框,居然还捂上了嘴巴,居然试了试……

  但是,不灵!

  绞尽脑汁,饥肠辘辘,他真的很饿,很饿,他感觉自己真的快饿得不行了。

  一闭眼,却突发奇想:

  匡者,口了;匡匡者,口口也;缺口……

  想到这儿,他不高兴了,便爆出粗口:

  “我槽逆玛,戏弄哥哥我,死盒子……你完了……”

  盒子很有灵性,居然一抖盒身,“刷”的一声,将凌泽摔出了一圣阁,凌泽一看宝盒却还在自己识海之内,很是平静,波澜不惊!

  一副管我屁事的安静!

  原来,出盒之法,就是盒子顶上方写有的几个大字:“幻影一念,阁主缺口匡匡”!

  原来,缺口匡匡者——同也!这阁主缺口匡匡,好似阁出同!

  他,有点儿哭笑不得!

  出了一圣阁,室内还是安静如初,静静的躺在床上,他傻傻的笑了,自己真的好蠢,居然忘记猜字谜了……

  心中满满的快乐,他睡着了……

  凌泽知道,这,正是修行之道,真正踏上大道的起始一步。而他却不知道,若是一般方法,在这个雷泽大陆,至少要到进入三品元气,才能够有这样的功效,彻底脱离凡夫俗体;蜕变成就道躯。

  而这一一神功,竟在刚刚窥探之始,就开始这样的引气筑基,强化内筋!

  凌家书房,老爷子面色严肃,佩剑铮铮。“十二天圣,给我血洗暗隐堂,不留一个活口!”老爷子态度坚决。

  “是,将军!”

  一阵风动,十二个人凭空消失……

  皇宫内,窗前二人看着外面的点点光亮,一人道:“凌家真的怒了,好久不见这么大的手笔了啊……”

  另一人器宇轩昂,嘿嘿一笑,道:“那也是臣子的手笔,终不及绝世高手一抖……”

  随即,二人相对哈哈一笑,便关了窗户,饮起酒来……

一一造化一一缘,初窥幻影非凡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