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笑看风云统战王,大动干戈凌家人

  另一人器宇轩昂,嘿嘿一笑,道:“那也是臣子的手笔,终不及绝世高手一抖……”

  随即,二人相对哈哈一笑,便关了窗户,饮起酒来……

  是的,忠君之臣!忠臣之举,怎及绝世高手一抖?

  气宇轩昂,眉似飞剑,另一人一边饮酒一边似笑非笑,悠悠然道“龙井,虽然这次凌家军败北而逃,大有疑点,但是,凌晨云又在京城这般举动,你怎么看?”

  “天下之事,皇帝陛下了如指掌,我愿抛砖引玉,说说愚见。”

  谦虚,这位高手还是一如既往的谦逊,而往往谦逊的人是最为可怕的!皇帝陛下沉思。

  “凌家虽为三军一支,明面上受朝廷俸禄,贵为天人。实际上,凌家除了衣食无忧之外,声望却是步步消淡!

  多年来,受康大战王与智家姚氏的联合,倍受排挤;兼之疆场征战,现在实为家财空虚,人丁不旺!

  而这次,凌晨云唯一一个值得骄傲的孙子凌泽,在沙场更是九死一生,命悬一线。我看,凌家的根,实是一大问题!

  三战王固步自封,中立而为,实为保存实力,顺势而入而已。这也就意味着凌家唯一的友军,不是太保险!

  生死于一线的凌家,在这个非常时期,需要立威,需要告诉康家,姚家,可能还有陛下您和江湖人士,凌家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没有倒下,凌家就还在!

  江湖乃是非之地,官场更是风起云涌,人心扉测,凌家纵有百般武艺,也会于一招之失间埋没,凌战王此举,怕是有失远虑……”

  龙井喃喃道来,滴水不漏。

  这位龙井先生,便是飞鹰帝国的一大智囊。

  龙井,原为皇帝钦点统战王,统战三大战王,为人严谨,战功赫赫,更有决胜于千里之外之才能!在帝国之内,实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只因三年前帝国大盛,人民安居乐业,统战王百般无聊之中,竞自暴身份,说自己原是一江湖人,应该回江湖去,也不愿再受官场约束,便上书皇帝,请求告老还乡,归隐乡下。

  皇帝知道龙井性格刚毅耿直,一言千金,决定之事绝无更改的可能性,也就在暗暗叹息间准许了统战王的要求!

  那时的龙井便已踏入天雷境界,帝国无人可敌!隔空取物,如探囊取物!

  “哈哈哈哈,统战王分析的有理有据。但,还是忘了一件事,难道不是吗?”孤独炎云淡风清的道。

  他知道,这位统战王,除了玄功深厚,城府也极深。

  明面上他对谁都是****无害,和蔼至极,但是这位统战王谁都不服,尤其在玄功方面!

  孤独炎接着道:“迎晓领军多年,征战之术实属非凡,用才识人之道更是见解独到,更别提处事之法。但是,这次他却不顾皇城皇威,大动干戈,实为不合理,真有点儿蹊跷!所以,朕猜测,凌家出事了,而且是一件令迎晓十分在意的大事!”

  “皇上说的是,那,是什么事了?难道是与凌泽有关?”

  “不确定,可能是他吧。那个孩子确实是个好苗子,但是他不应该生在凌家,尤其是这个凌家!”

  “哈哈哈哈,好像是。陛下却忘记了一件事,比起康家,凌家更忠心!。”

  “噢?是嘛?一个家族,尤其他们这样的家族,人才太多,终不是好事!”

  两人又是哈哈大笑一番,对酌起来,不再理会窗外风雨,不再评论江山英豪。

  花开残半,九月含冷!

  是的,皇帝陛下需要的是平衡,需要康,凌王,姚四家的平衡。而凌家,近年来却是人才辈出,实力大涨,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隐患!

  对皇帝而言,凌晨云已经有十年没有发过威了,十年不动,一朝发威,实属不易!

  而对凌晨云而言,晚上还见过的孙儿,可是,一大早居然在自己的房子中,凌家大院中,平白无故的消失了!

  奇耻大辱!

  老爷子精心安排“十二天圣”护卫凌泽安全,可以说在凌泽住处下了天罗地网。可是,一大早去见见他这个唯一的,不幸的孙儿时,居然不见了!

  在十二天圣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这怎么让老爷子不生气?

  老爷子大发雷霆之怒,顿时怒发冲冠,在我凌家人的保护下,居然不动声色的带走我那重伤的孙儿,还是如今唯一的孙子!你们这是让我凌家绝后,赤果果的扇我凌晨云的脸!

  于是,老爷子怒了!

  调集三军,飞鸽传书!

  京城这边老爷子发动家中所有人员,一边寻找凌泽足迹,一边让十二天圣这十二名跟随自己多年的心腹血洗所有京城暗杀组织!

  家可亡,不可无根!

  君子一怒,流血千里!

  除了顶级杀手与隐世高手,谁还能在十二天圣的眼皮子底下劫走凌泽?老爷子想到了皇家!想到了康家!

  但是老爷子知道,皇家绝不可能劫走凌泽,因为平衡一旦打破,皇家江山就会风起云涌!皇家,现在还需要凌家!而康家,作为战王之首,对凌家早有吞并之意,对皇家有越权之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所以,老爷子算准了康家!

  老爷子身穿战袍,精心布置!

  疆域飞烟,早炊袅袅!

  凌风一脸沉重,望着这副熟悉的字体,他面生恨意:

  “猎豹,传我命令,豹师五万人马,速往京城,听从老爷子调遣!只听从老爷子调遣!明白吗?”

  “一个冷颤,我的天,这是怎么了?”猎豹暗思间答道:“是,将军放心!豹师只属于凌家,今日午时三刻,定到京城!”

  说完也不顾凌风发话,消失在大帐之内,他明白那句只听从老爷子指挥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实在猜不出会是什么事,让这位严肃慎重的将军如此用气?让一直谦逊忍让的老爷子动怒?

  凌风对身边另一人接着道:“通告三军,所有将领限今日午时到大帐集合,违者,斩!”

  在场所有人都是一个哆嗦,我的天,将军这是怎么了?要干嘛?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好多年没见过将军如此了啊!

  一个个双腿如轮,飞马扬鞭,在这掉脑袋的事前,更是刻不容缓!

  而将领一干人等接到命令的第一时间就是:要出大事了!

  都立即放下手中事物,聚集人员,快速赶往大帐!更有甚者,放弃截获物资,一切从简,直奔大帐!

  探子满脸褶子的跑进大殿,慌慌张张的说:“皇上,大事不妙,凌家军豹师五万人马,飞奔赶往京城,大概今日午时三刻即可到达。凌风召集疆域三军,严正以待,不知所是!”

  “那,康家了?”皇帝脸色平静泰然问道。

  “康家没什么动静,平静如初!”

  “怪了,康家未动,凌家这是要干嘛?”

  “呵呵,我看与策反无关,而是施压,我们没必要理会,看戏即可!”

  “看戏?统战王的意思是?”

  “我了解凌晨云,他有智有谋,不可能这么没头脑!难道不是看戏嘛?”

  “哼,万一了?”

  “没有万一。真有万一,我提着他的脑袋来见你,怎么样,皇帝陛下?”

  “要不,我们打个赌?”

  “统战王玄功平步青云,取他的脑袋,好像太简单了一点!好,我们就赌一把!就赌二战王会不会“反”!”

  “哈哈哈哈,皇上,你可要输了!”

  “是嘛?赌注是?”

  “王芬涵”

  “嗯?难道统战王对着小姑娘有意思?哈哈哈哈,不可能吧?”

  “哈哈哈哈,您又说笑了,不是我有意思,而是凌泽!皇帝陛下不是也看到了吗?三战王之女和凌泽自从大朝试之后,日久生情,我看,有一点猫腻……”

  “哦?猫腻?”

  ……

  探子再次来报,道:“皇上,凌泽在重伤之余无故被劫,凌晨云大怒,调兵遣将在京城内外十余里搜索,”

  皇上淡淡的道:“恩,知道了,退下吧。”

  “看样子皇帝陛下输定了?”

  “哦?是吗?我们继续喝酒。。。。。。。”

  凌家,凌晨云扶手于栏,仰望远方。。。。。。

  如果凌晨云发现凌泽居然就在自己的房中,还在一圣阁之中!都不会在京城出一点风声,更不可能担负着谋反的罪名大动干戈!府上暴跳如雷!

  今日之所以如此失控,只因为老爷子已经看不到凌家的未来,血脉的传承!

  难道让四十多岁的凌风再风月几场?就算他有心,但是那功能……不一定百发百中吧?尤其他多年来随军征战,心力交瘁……哎。。。。。

  凌晨云和凌家在国内国外树敌无数,只要他撒手西去,仇敌们谁都会蠢蠢欲动,谁都不会放过凌家老老小小,但是,老爷子们还在,凌泽身负重伤,就开始动手,这不是明摆着挑衅我凌晨云,凌家嘛?

  况且,还有个武功不怎么样,但是领军也有百万的凌风啊?他蓦地,欺人有点太甚!

  士可杀,不可辱!

  所以老爷子现在绝不介意强势到底!谁动了我凌家动了我孙子,我就先动谁!反正我凌家泽小子已经如此了,我何必还要忍辱负重?

  多好的一个孩子!文武双全,德才兼备!

  你们,他么的,居然给我弄废了!不但弄废了,还给我在刚刚苏醒之后,劫走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

  怎能让人忍让?再忍,我凌晨云他么的不是就成真真的傻比了?真真的羔羊了?

  京城内外,各大杀手组织无缘无故的受到了十二人的突袭!

  无一例外,无人幸免!

  老爷子在巳时更是打出“清理违法乱纪”的旗帜,在京城内外调兵遣将,专门清理各大秘密会所!

  最为奇怪的却是,皇帝陛下居然无动于衷,一向斤斤计较的他,居然一句话也没有说!各大世家疑惑不解,大大的疑惑!就连聪明一点的老百姓也是怀疑,是不是皇上参与了这次清理?

  康家,一男子面目狰狞,双手抱胸,在大厅内走过来走过去。思考着,为什么凌家这般动怒?皇帝陛下为什么不去干扰?按照预期,凌家不可能这么快,这么唐突,不顾后果的调兵遣将,血洗京城啊!

  到底是什么让凌晨云如此动怒?如此在意!

  康宏突然一拍脑袋,大声喝道:“管家,传我命令,康家所有人等,这两日不得外出,就算是拉屎,也给我拉到府里!”

  莫名奇妙,怎么了?战爷这是肿么了?管家十分的纳闷,一向气焰嚣张的第一战王,怎么有点儿后怕,这么胆小了?

  一向繁华的京城,经过老爷子半天一夜的折腾,各大有点儿占黑的商铺,不是挂了牌子,便是换了场景。无一幸免的扫荡,人人惊若寒蝉,闩紧了门闩,在被子里打着哆嗦,只害怕祸及自家!

  第二日清晨阳光,好似占了昨夜的风寒,明亮中带着丝丝缕缕的寒意,凌家院子中的那几株花草,也好像受到了夜晚的噪杂声影响,没有往日的生机,只是垂着花朵儿,不情愿的撸着嘴巴。

  凌晨云老爷子一夜没睡,坐在书房椅子上持笔急书,口授心思!一缕阳光捅进窗纸,映亮房中的所有,老爷子潸然泪下,却没有任何人看到!

  三岁通读雷泽玄功录,十岁小显文学特秉,十四岁刷新雷泽大陆文武最低年龄段记录,十五岁便达黄金一品段位,谁人可比?

  而今日,凌泽无缘无故的消失了,老爷子怎能不怒?怎能镇定自若?

  老爷子却不知道,自己的孙儿在那场阴谋中早已离去,而现在看到的,只是异域凌泽,一个饱经风霜雨雪的异世孤儿,一个缺爱的杀手。

  而他,却是危险的!

  他更想不到,所谓的消失,只是凌泽被困在了一圣阁中,没有出来而已,而不是被人劫持!

  凌泽更想不到,自己困于一圣阁睡过的一天竞是老爷子们各怀鬼胎的算计与凌家麻烦的开端!

  第二日,三年不上朝的老爷子上朝了,坦言请罪之余,大骂贪官污吏,更隐隐约约的显示出对皇帝和康姚两家不满!

  更是表明了态度,凌泽一日不见,我凌晨云便拼尽乌纱帽,保得京城一日之“安”!

  域外,凌风手掌七十万大军随时候命。似有行动……

  皇帝有点儿不高兴,但是,统战王听到却是哈哈一笑,置若罔闻!

  凌老爷子离去时,没有人看到他那忧郁的眼神,还有那绝望的心境。

  ????唯有皇帝陛下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却是从心中长叹。几十年的同甘共苦,天涯争锋,他怎能不懂他的为人?今日这一番发飙,虽然威风;但皇帝陛下却已知道,凌家的那位仅存的大少爷已经让这位老爷子彻底的疯狂了!

  再联想到凌晨云曾经在两个孙儿命入黄泉之后向自己请求撤销凌泽一切官职的提议,现在想来,那应该就是凌晨云为了保全凌氏家族血脉,做出的最后的一点努力!

  ????而自己当时却无情的拒绝了!这是自己断了凌家的根啊!

  难道烜赫一时的凌家,难道就这么没落了下去?难道就要后继无人了?

  难道我独孤炎是凌家的罪人?成了凌家灭亡的罪魁祸首?

  皇帝陛下叹了口气,心中突然感到了极度的后悔。或许当年,不应该……

  ????见识了凌晨云的强势,军方老部下们人人眉飞色舞,心花怒放,这次,凌家暴露了所有的弱点,更是致命的弱点!所有暗中打着主意的人却纷纷打消了原有的计划,即便是争锋相对的康家,也是收了收手,温顺了许多……

  ????当然仍有太多的人心中愤愤不平,难道你这老东西还能长生不老,等你咽了气,等你再一次出一丁点儿的差错,就让你凌家绝种断后!消逝于滚滚红尘!

  ????但,顶多也就是现在心中想想!

  凌泽一觉醒来,感觉真他么的爽,真的是腿也酸了,腰也不疼了,精神也大大的有了!

  望望外面阴沉沉的云,布满天空,他感觉有点儿压抑。

  “管家,老子我要去藏经阁,钥匙拿来……”

  是的,凌泽要去藏经阁,他什么都不知道,不,好像,知道了一丁点!欠缺的,实在太多,他必须知道这个大陆的所有故事,否则,他太难融入这个梦幻般存在的大陆!实地行动是最好的方法,但,身为贵族的“他”,怎能不顾家族声誉?

  前思后想,他还是决定,肯定了自己对这个异域风情的原始认识!他必须上知异域演变,下知雷泽未来!

  “嗖”的一声,一蒙面男子破窗而入,定睛看了看凌泽,满心激动,那眼睛,居然红红的……接着,“筐”的一声,破房而出,也不知道有没有碰破头皮?前前后后,就似惊鸿一瞥,速度之快,时间之短,让这位异域杀手有点儿头大!妈的,还能不能愉快的畅游异域了?

  几息之间,凌泽还定格在那奇怪人的举止。

  “刷刷刷”

  三人于一瞬间整齐的站在了凌泽面前——凌晨云,管家,居然还有罐罐浆!

  老爷子一脸的激动,脸涨的红红的,显然是激动的有点儿过!老爷子什么都没说,那二人什么也没有说,就那样,三个人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凌泽,罐罐浆更是一脸的怪象!

  凌泽颤了一下,我的爱玛呀,这是要干嘛?

  持久持久……

  “那个,爷爷,我要去藏经阁看看书……”凌泽试探性的问道。

  老爷子还是目不转睛,看着他!

  “呃呃呃,我有点儿问题要请教爷爷……”凌泽低下了头,慢悠悠的道!

  老爷子还是盯着!

  一旁的罐罐浆眼色一变:“凌爷爷,凌泽需要休息,我们是不是………”

  老爷子还是不动,一动不动!

  管家很是聪明的扯了扯老爷的衣角,终于,老爷子感觉自己失态了。老爷子也不遮掩,很是男人味的道:

  “你这小兔崽子,平日里浑浑噩噩也就算了,说,这两日去了哪里?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凌泽一个寒颤,这两日?

  “我,我………我感觉身子虚弱无力,在房中睡觉……”

  “胡说!是不是有人劫持了你?说,谁?什么人?”

  老爷子紧紧逼问,一副我要报仇的样子!

  凌泽心里打鼓,劫持?难道,我在一圣阁里睡了一天?老爷子没有看到我,以为我被劫持了?这,这,什么世道啊?

  “没,没有,我不小心梦游了,做了很多梦,醒来时在床底下……”凌泽一脸的羞涩,惭愧,抱歉!

  “呃!”老爷子顿时语塞!

  老爷子瞬间感觉这个世界没爱了,我拼死拼活的翻遍了京城,你,他蓦地居然在这呼呼睡大觉,还梦游?

  罐罐浆一脸的黑线,哎,你!你!你可知道?你这一梦游,凌家上上下下,背负着欺君造反的罪名在找你!你居然在梦游,居然在自己家里!

  管家有点儿受不了了,他么的,你梦游?你知不知道老爷子发动了多少人找你?不上朝的老爷子又上朝堂,为的就是你!你梦游也就算了,你还在床下梦游了一天一夜!妈的,凌家百余口,千千万万的将士,险些被你给梦死了………

  “老爷,梁家管事的还在等你回复,你去看看吧?”管家很识趣,很是聪明的给老爷铺路。

  在罐罐浆面前,尤其在这个小辈面前,老爷子唯一的感觉就是失态了,闹笑话了!还是这么大的一个冷笑话!出兵找人,那人却在自己家里!

  “竖子也!”

  老爷子也不管罐罐浆了,恶狠狠的指着凌泽大骂一句,很是气愤,很是生气的跺着步伐,鼻子“哼哼哼”的走了!

  罐罐浆何等聪慧,慧心巧思,不假思索:“凌爷爷,您去处理,凌小子我看着,不会再出事了……”

  老爷子走出房门,虽脸色严肃,却心中偷笑,还好,他没事啊……

  翁失马焉知非福?

笑看风云统战王,大动干戈凌家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