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偶遇损友么么哒,竞争老大怪怪法

  罐罐浆何等聪慧,慧心巧思,不假思索:“凌爷爷,您去处理,凌小子我看着,不会再出事了……”

  老爷子走出房门,虽脸色严肃,却心中偷笑,还好,他没事,天佑凌家啊,……

  翁失马焉知非福?

  尴尬之余,罐罐浆打趣道:“领工资先生,您就是这样一个爱开玩笑的人啊?原来,原来,以前的您都是伪装的,小生佩服,佩服……哈哈……”

  取笑之意表于言语!

  又想到自己在小房子里对凌泽的“意外”,罐罐浆很是抱歉的嘿嘿一笑,接着道:“那个,上次,真不是故意的啊,千万别生气啊,我会对你负责的了,你的了,知道了,我们什么关系啊,就那个了,多大点事了……”

  一长串的“了了啊啊”尤如滚滚长江之水,奔涌而来,凌泽实在听不下去了,他么的,你这变脸,也太快了巴?前面还一心挖苦我,现在却又变了嘴角,血口上撒盐,还打出一个“对我负责”的口号!嘛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喜欢男人了!

  幸好这儿没人!

  凌泽痛苦的一笑,又想道,原来这一圣阁虽在我体内,却又是分开的啊,我进入一圣阁没有人可以看到,真真奇妙啊!

  凌泽很是不耐烦的道:“我玄功方面有些不懂,还望得到冠弟的一丁点指教,正好我也饿了,你就补偿我一顿饭菜巴,记得,是京城上好的饭菜,否则,哼……”

  “没问题,吃货的世界本就是吃,我怎能不知道领工资的爱好了?”

  “嗯?我去,你才是吃货!”

  “切,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你风华绝代的凌泽是吃货,我还不知道嘛?给我少装蒜!”

  “呃……”

  “这凌泽原来也是一个吃货啊?怪不得和这样的一个自持文武双全,放荡不羁的风流汉会有交集!原来如此!原来是两大吃货啊!”凌泽终于发现了为什么前世的凌泽和这罐罐浆的互通之脉!

  说走就走,二人整理一番,便开始上路!由罐罐浆带路,一路疾驰,虽然凌泽还没有完全搞懂这玄功的神秘之处到底在哪。但是,他感受着体内充满能量,无限的活力,健步如飞,从心底里兹兹称赞一一神功的玄妙!

  尤其,实用!

  罐罐浆一马当先,所过之处,竞丝丝起了一波波,小小的风浪,速度之快,常人难以媲美,倒在这雷泽大陆,每个人都那么沾有一点玄功的滋润,却是,没有人去正眼一瞥!

  倒是后面紧追不舍的凌泽,心中波浪起伏,惊愕不已!原来,玄功就是玄功啊,以玄为首!

  修炼之人,若在在我那个代,定是惊若天人的存在啊!

  不快不慢,很有节奏感,罐罐浆就在凌泽前面十步之遥疾驰。而凌泽,在后面一脸的不高兴!你他魔一路上就这么一直控制着我们之间彼此的距离,哥哥我一加速,你也加速,我放慢了脚步,你也不急不燥,跟着减速!你这不是故意戏弄哥哥我嘛?又在心中暗暗感叹,玄级的高手就是不一样,如此强大的控制能力,一距一毫不差!

  前方的罐罐浆更是一脸的惊讶,这家伙,玄功不是废了吗?我神识所探,感受的到,他的气息,明明是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普通人啊!怎么会有九品元功之能?难道他没有被废?

  再次全面释放神识,锁定奔跑中的凌泽!神识所囚,凌泽立即定格,保持前踏的步伐,一动不动!动作潇洒,却如雕塑般的直立于小道中央!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罐罐浆神识透视凌泽躯体。只见,筋脉淤塞,皮质松懈,丹田被废,识海如针尖,就连普通人都不如啊!更别提修炼玄功,还达到元气九品之位了!

  但是,他为什么还能行走如风,疾步似箭?

  罐罐浆有点儿傻了!

  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这家伙会有如此怪异的表现,疾步如飞也就算了,你居然还时快时慢,快时可达黄铜之能,慢着,也有九级元气之能,怎么可能!

  突然,他想到了一件异宝!一件传说中的修身之宝!只有这个大陆至尊才有可能,有机会得到的宝物----幻影雪参!大陆异物虽多,但除了幻影雪参,这种生长在极西之地的西山冰域特产外,没有其他任何天材地宝可以愈合受损的经脉!

  幻影雪参,通体透白,劲须更是洁白如雪,就连仅有的三片叶子也是白如雾。此物融于雪山,多生长于冰域悬壁,五百年长一叶,三千年换一叶,百年雪参便有提升功力,增进修为之效,更是上好的药材!

  就连飞鹰帝国这样诺大的帝国,对幻影雪参的需求,也是以颈须为计,更别说一颗完整的雪参了!传闻,待到幻影雪参第一次蜕变成型,便有洗经伐髓,一步从圣之效!历经沧桑万年,雪参便会产灵智,借助日月星辰,天地灵气,幻化形态!三次蜕变成型的幻影雪参,幻化之效更是如风似箭,变化莫测!成型雪参,更有长生不老,起死回生,永葆青春之能!

  屈指可数的至尊强者,谁人不晓西山冰域那寒冷刺骨的冰雪?中上阶级人士,谁人不知西山冰域神秘的冰雪一花阵?

  古往今来的史书记载,只有一人取得幻影雪参,便是冥界第一高手,统领冥界亿万群众,称霸雷泽大陆之后,遨游天外的幽冥狂少!

  此后万年,再无一人取得一枝一叶一须!

  罐罐浆双眼充满了疑惑,不可思议的在脑袋中推算着所有的可能性!待到他回过神来,转身,凌泽不见了!

  罐罐浆刚要起步,却被背后的一巴掌拍的一震!忙运转起玄功护体,不料,却传来一阵既鄙视却又熟悉的声音!

  “罐罐浆,你暗中出手,真是太卑鄙下流了!还好,哥哥有独门秘笈解脱!”说话间,凌泽站在罐罐浆背后,很是鄙视的道!

  “独门秘笈?”罐罐浆又是一惊,继续道,“呵呵,不是我手下留情,你能挣脱?实在是笑话!”

  言语中尽是自信!

  “是嘛?”

  “是的,不过我更有兴趣了解你的功法!”

  罐罐浆直言快语,凌泽一个踉跄,我去,我有什么功法?就算有,能给你说?说我杀了凌泽,然后重生了,做了凌泽嘛?还是做了同姓同名不同身的凌泽?

  “我就呵呵了……”凌泽无语。

  “不比当年啊……”罐罐浆失望道。竞把幻影雪参之事压了下来。

  可能,他认为不好意思去探听别人的秘密巴!幻影雪参,也只有显贵人士知道而已。。。。。。

  两人狡辩间,远处传来一声粗犷却又不失文雅,声高却也暗含自信不羁的话语——你们吵到老子睡觉了!

  凌泽和罐罐浆二人望着声波过处落叶飘飘,尘埃荡荡,皆是一震,心中暗赞,好强大的玄功!

  是谁,竟有如此强大功法?竟能隔空控物,以类群分?又不伤及无辜?

  隔空传音?

  罐罐浆一脸慎重,对凌泽偷偷说道:“此人修为在我之上,是敌是友尚且不知,希望是友!如果……我缠住他,你不要管我,径直回凌府,明白?”

  凌泽望了一眼罐罐浆,知道自己留下来也是徒增麻烦,会意的一笑,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两人相对一笑,是的,罐罐浆就此“一友”,怎能让他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伤到?就算自己不敌,等到凌泽跑远,自己也能逃走!而凌泽,大伤初愈,体内经脉糟糕到了极点!更别提御敌了,说不定,人家一拳,凌泽就挂了!

  窄窄的沙路旁,粗壮的树枝猛烈的摇曳了一下,一阵风从两人脸上呼啸而过,强大的气旋反衬出,来人玄功之深,不可小觑!

  风过人到,剑光先夺眼,神龙终见首!

  “近午时分,你们二人在这大声喧哗,吵到老子午休了,知不知道这样很没有礼貌?”说话者是一位年过约十六七,持一柄银色剑的少男!

  罐罐浆一喜,“原来是你啊?莫墨,你个装笔狼,吓死老子了!”

  “我是你大哥,莫墨!你是我小弟弟!别给我老子老子的,在外人面前丢脸!”

  这人却是一抱拳,对凌泽恭敬的一行礼,接着道,“这位仁兄见笑了,家教不严啊,都是我这个当哥哥的错,没有管好我这个弟弟,小弟弟!”

  凌泽有点懵了,这是闹那出啊?凌泽还没有反应过来,却见:

  带剑的扔掉了剑,没带剑的挽起了袖子!两个人赤手空拳,居然厮打在了一起!他么的,居然打的像小孩子一样!你一拳,我一脚,你扇我一巴掌,我踢你一飞脚!

  撕着胸部衣服,在地上滚过来滚过去!真是大跌眼镜!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两个堂堂八尺大男儿,修为高深莫测的高手,他么的居然还没有长大,见个面就厮打,还采用最原始的方法!

  凌泽真心无语了……

  这莫墨,修为于玄级三品,时有突破之象,修为实是胜于冠希!二人虽为好友,但是因各自脾气古怪,常常視对方为仇敌。究其缘由,却是为了老大之分!

  莫墨持理说,他的修为高,他应该为老大!

  但是罐罐浆怎服气?狡辩之理却是,莫墨的修为虽高不假,但是生死相战,自己并不输莫墨!而自己的年龄比莫墨大,自己应该是老大!

  莫墨更是不服!比自己大?他么的,你就大我一天,还大?你子时出生,我丑时出生,虽说一天,但是就是那么屁大的一个时辰啊!

  你老大?笑话!

  我修为高,可以保护小弟弟你!你有什么不服气的?哥哥这是在刻意照顾你,你不感谢也就算了,还到处说你是我哥,真是不要脸!

  罐罐浆突出一脚,横上莫墨小腹,莫墨没有想到罐罐浆暗****手,也就没有准备,实实的受到了玄级二级的一脚!在空中优美的画了一条抛物线,说巧不巧,就在莫墨下降之余,一根断枝,凸出在古木之上的断枝,居然戳破了莫墨的背后腰带!莫墨四脚朝地,屁股朝树根,四十五度斜挂在那根断枝之上,双手还在空中轮动,两只脚更是没有着力点的在后蹬!

  罐罐浆哇哈哈的捧腹大笑,“你也有今天啊,莫墨,叫我哥啊,我就放你下来,哈哈哈哈……真像倒挂王八啊。。。。。。。哈哈哈哈哈。。。。”

  “你个小人!你个小畜生,你不要脸!你才是王八!你对我下黑手……”莫墨破口大骂!

  凌泽有点儿苦笑不得,刚刚还一身警备,为我担心了。现在,你却把人家莫墨搞的下不了台面,你啊你,罐罐浆,老子算是服了你!你就是个害人精,专害我们这些在你身边的人!看来,在你身边,我得好好注意点!

  两人僵持不下,一个竞在地上双腿盘坐,闭目养神起来,也不管莫墨再怎么难听的刺激话语。一个悬挂在空中,骂着骂着,没了力气,居然安稳了下来,泄了气!

  凌泽望了望坐在地上的罐罐浆,又看了看高高悬挂着的莫墨,老大?

  哼,哥哥也要做老大!

  谁怕谁?

  “我才是老大!你们俩要挣,也只是争夺老二老三之位!”凌泽理直气壮的道!还摆出一副哥哥就是大哥的姿态!

  罐罐浆一震,我去,你?哈哈哈,笑死我了,你比莫墨还小,修为以前是高,如今?哈哈哈哈,现在,你只有做老底的份,做老底,还是我们高手对你这个普通人的抬爱,你还老大?你他么在逗我嘛?

  哈哈哈哈……

  莫墨眼放精光,探出神识,死死的盯住了凌泽!筋脉淤塞,皮质松懈,丹田被废,识海如针尖,就连普通人都不如啊!你他么做老大?你这是在逗我嘛?

  看到凌泽一副非我所属的表情,更是引得莫墨一阵大笑!

  “你这是闹那出啊?”罐罐浆和莫墨在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内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

  凌泽再次看看这被斜挑在树尖的莫墨,很严肃,很郑重的说:“我必然会是你们的老大,不信走着瞧!”

  气势如虹,眼神肃杀!

  莫墨虽挑在树尖,玄级高手的感应力何其强大,感受到凌泽突发的气势,不禁有点错愕,他怎么可能有令自己这个“高手”所惧的气场?

  短短数字,莫墨感受到了来自凌泽内心的自信,火热与狂放!刚刚眼神的接触,他的眼神,居然令自己甘愿臣服,他的眼神,如君王之威,不可争锋!

  莫墨不再大笑,不再言语,沉默了起来!

  罐罐浆还是如小孩子一般笑个不停,他没有感受到来自凌泽的气场威慑,因为他没有注视凌泽的眼睛!

  而莫墨,一眼横穿,却被凌泽精光直摄!

  莫墨突然左脚侧踢,这一脚恰好正中树枝,树枝咔嚓一声便断了,紧接着莫墨喊一句----冠希快救我啊!

  便直直的朝着罐罐浆飞去,快飞到罐罐浆头顶时,他又一用力,很是奇怪的向上“飞了”数米,罐罐浆一看不对劲,左右闪躲朝自己飞来的莫墨。

  可是,他怎能躲得了?

  原先头朝下飞落的莫墨,在碰到罐罐浆后,居然扭曲了身体,变成了头朝上,脚朝下!

  居然,居然,狠狠的一屁股坐在罐罐浆脖子上!

  凌泽眼珠子夺眶而出,我天!这也可以。。。。。。。。

  “喀嚓”一声,罐罐浆面如死灰!

  就像大人在脖子上扛着孩子,莫墨很是舒服的坐在罐罐浆的脖子上,两只手揪住了罐罐浆的耳朵,那两只脚,居然还他么的前后摇摆了起来!

  莫墨口中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就像骑着牛的牧童,突然遇到了牛的戏弄,牛狂奔了起来,牧童揪着牛角,双脚晃动,一路喊救命的无助样儿……

  罐罐浆吃力的跑动,左晃右抖,只希望摇下来这该死的莫墨!

  居然口中也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凌泽吧唧吧唧两下眼睛,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神奇的瞧着这对奇葩异卉!

  我天,真真的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啊……

  叹气,大笑,呵呵,沉默,惊讶……原来他的表情还没有用完啊!

  戏弄了大半天,两人肚子都是咕咕的叫了起来,知道他们累了,凌泽一脸关心相的跑了过去。看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出着大气的二人,他迅速出手,闪电般点了二人穴道,然后站在了二人面前。

偶遇损友么么哒,竞争老大怪怪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