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嬉笑调皮神通现,大哥金店起始路

  戏弄了大半天,两人肚子都是咕咕的叫了起来,知道他们累了,凌泽一脸关心相的跑了过去。看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出着大气的二人,他迅速出手,闪电般点了二人穴道,然后站在了二人面前。

  出乎意外!

  罐罐浆和莫墨皆是一惊,这小子怎么回事?对我做了什么?感到身体不受控制的僵硬,二人心中暗暗叫苦。

  凌泽双手插腰,很是阴毒的嘿嘿一笑,然后道:

  “哥哥才是老大!”

  莫墨懵了,这****无害的家活,没有玄功,怎么还有内力?他,经脉被封,玄气难以启用啊!莫墨睁大了眼睛!

  一指穴法?

  难道,他是神通一指穴家族的人?

  怎么可能?他是凌家人啊!

  罐罐浆吃惊的道:“一指手法?凌泽,你,你怎么会一指点穴,神通家族的一指穴向来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你,你是神通家族的人?”

  神通家族,因其一指点穴手法而成名雷泽大陆!第一任点穴高手申通纵横江湖五载,因其行侠仗义,武功奇高,点穴独一无二而出名!后来他定居东土神洲的天奇通道,过着与世无争的隐居生活!而他那一身奇幻无穷的点穴手法也与世隔绝,消失在雷泽大陆的历史中。

  经年过去,人们只是知道有此绝技,却,无人可知其奥妙。

  百年后,世人为了纪念这位侠士,称其家族为“申通家族”。

  其实,申与神只是一字之隔而已!

  绝技千年来未曾一见,故,世人称”神同家族“。

  凌泽吃惊,什么神通家族?我这是地地道道的传统点穴手法啊,怎么成别人的了?

  人体周身穴位约有52个单穴,300个双穴、50个经外奇穴,合计720个穴位。其中,有108个要害穴位,7**一般点击不至于致命,而36穴为致命穴,称‘死穴‘,分软麻、昏眩、轻和重四穴,各种皆有九穴。合起来为36个致命穴。

  也只有在生死搏斗中,才会为‘杀手‘使用。

  而医者,往往凭借穴位要道,强身健体,救死扶伤!

  凌泽刚刚以奉承亲近做掩饰,在二人外膝眼下三寸,胫骨外侧约一横指处点了足三里穴和三阴交穴,使的二人肢体麻木不灵,玄气困于丹田,却也不伤心身!

  当年,凌泽苦练此功,非一日之得啊!

  “我就是看了一本书,叫《人体经脉图全解》,学了点皮毛!我做老大!你们,服不服?”凌泽强硬的要挟道!

  “不服!”两人异口同声。

  “不服?原因!”

  “你出阴手!”

  “你卑鄙!”

  二人宁死不屈!

  “好吧,我再卑鄙一次!”凌泽阴笑。说着便要走过去!

  “停!”罐罐浆急忙喝止。

  “兄台,我们好像还不认识,放了我,我们还可以做朋友!”莫墨身价一放,谗言道。

  “不可能!老子就想让你们做我小弟!”凌泽坚持!

  “不行,我们是有原则的人,不会随意认人做老大!”罐罐浆直言不讳!

  “要不我们打个赌,谁输谁赢皆靠自己!老大之争也就分了!如何?”莫墨提议!

  “噢,说说看,怎么个赌法?”凌泽退步。

  “我们都以玄功为根本,更有“无玄功不生存”说法,所以,我想,以一个月为期,每月二八我们相聚,施展功法,切磋武艺,看谁的修为进步的快!跨度最大者为老大,次之为老二,末者是老三!你们看,如何?”莫墨自信满满的道!

  “这不乱了伦理嘛?一月,我是你哥,二月,说不定你成了我哥,这,这,不好吧?”罐罐浆虽放荡不羁,却贵为侯爷公子,怕失分寸,提议道。

  “行是行,就是今天是十八,还有十天才是二八,这十天你们得叫我大哥!否则……”凌泽狠狠一笑!

  二人被束,无力施展功法,罐罐浆对莫墨一挤眼,说道:“没问题……这都不是事!”

  接着道:“凌大哥,解了我穴吧?我做老三,墨二哥比我修为高,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你嘛,我不做老二!你个滚犊子!”莫墨反应过来,大骂罐罐浆!

  “你这人真不知好歹,人家都低了你一等,你还怨什么?你不同意就在这呆着吧……你就是老二!老二!”凌泽又气又笑的大声喝道!

  罐罐浆得意的一笑!哼,墨老二,你还是栽在了你冠哥的手中啊……

  “大丈夫说一就是一,一口一个丁,就这么决定了!”罐罐浆煽惑道!

  “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凌泽喜道!

  “……”莫墨没有言语。

  凌泽踏前一步,解了罐罐浆穴位,说道:“我们走吧,我已经饿的快不行了,让墨老二慢慢去考虑吧……”

  “好的,我们走,凌大哥!”罐罐浆迎合!

  话语间,罐罐浆一把抓住凌泽,爆喝:“锁云咒”!

  威压如山!惊魂动魄!

  凌泽身体突然僵硬!小指头连动都动不了一下下,僵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突出变局,莫墨有点儿转不过弯!

  罐罐浆很和善,很关切的道:“大哥啊,你看你,穿的这是什么啊?做大哥就要有做大哥的范儿,穿的像个小弟!还好,你有我这么一个天生聪慧,风流倜傥的小弟,我帮帮你了……”

  话到手到,三两分钟,凌泽的衣服被罐罐浆撕成了碎条条,碎片片!

  再将凌泽的发髻摘掉!一头黑发横披而开!

  “嗯,现在有点儿像了!还是兄弟我懂事!”罐罐浆得意的笑!

  憋屈!

  凌泽反应过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

  我上当了!

  罐罐浆,你他么好恶毒!

  早有一万八千个草泥马在心中飞过……

  莫墨看到此幕,算是会意了罐罐浆那一眼!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说道:“好吧,我就做罐罐浆哥吧!”

  妈蛋,不是我还被困着,我是老二?哼,你才是老二了!

  莫墨委屈求全,但也不会叫自己老二,改口浆哥!

  哎,虎落平阳被犬欺!

  失误啊!

  凌泽和莫墨心中同时想到了这句至理名言……

  看到莫墨答应,凌泽被自己戏弄。罐罐浆很恭敬的解开了锁云咒!

  凌泽获得了自由!

  在罐罐浆的威胁兼保证之下,凌泽解开了莫墨的穴道!

  衣裳靓丽,条条框框!

  莫墨倒是没有太多的再去戏弄!而是思考着一个问题:

  凌泽,和神通家族到底是什么关系?

  凌家,申家,有何渊源?

  正午已到!

  香香一品店内的活计热忱的招待着里面的客人,应了西头,忙着东头。催着小二哥飞轮般的双腿……

  店内放着很多桌子,木桌上面,金银器皿闪闪发光。

  掌柜灵巧的拨动算盘,铛铛之声欢快的跳跃!

  从大厅这一头直到那一头,约有一百尺长,桌子一排又一排,整齐的排列在厅内,客人形态各,懒懒散散的吃着饭……

  在墙上,柱子上,还装饰了华丽的“雕花”,可能,有利于为客人驱赶疲劳吧。

  二楼,阁厢而置。

  古典的布置,大气而堂皇!

  像极了当代社会的星级雅座,贵族包厢!

  餐桌本身可能并不怎么出色,可是台布上印着饭店的名称,银器上刻着香香一品店的牌号!

  这不得不说是店面特色!

  整个飞鹰帝国,器具上有店号者,为此一家!

  阳光反射下,光辉斜照,闪耀出绚丽的色彩,各样的饰物,以及客人的衣服上、脸庞上都好似反映出了的墙壁的古木色泽,金银器具的闪闪光辉!

  使餐桌显得夺目非凡!

  香香一品店于闹中取静的皇城东路,自然的搭配,外加文人雅士的雕琢,皇家贵族隔三差五的光临,使香香一品店更显的出众,富贵,典雅!

  据内部消息透露,香香一品店日收入就可达到五千两白银!

  而飞鹰帝国平常百姓家一年的收入也就百两银子!

  当然,皇帝陛下怎能不去“照顾”一下飞鹰帝国皇城内最高级的店面了?

  于是,千两白银漂了水!

  老掌柜白天笑呵呵的,晚上却是蒙头就哭!

  凌泽三人坐在二楼雅阁内畅饮。

  凌泽更是衣衫不整,条条框框!

  酒过三巡,菜过百道!

  三人都有点儿醉了,借着酒劲,似江南阴雨绵绵的阴天,凌泽僵直着躯体,呆滞的一笑,看着,眼皮都有点“卡”!说道:“两位都是玄功修行的大家,如今我玄功低弱,自保都难,兄弟俩能不能给哥哥出出主意?”

  罐罐浆捏着酒杯道:“别给老子哥哥,哥哥的,你们还没有资本让我在心里彻底服气!有本事拿出点真本事来,让我发自肺腑的叫你一声哥哥!”

  狂放的痛饮三杯,情绪低落,继续道:“你这病,难!”

  话虽简短,凌泽完全听出了话语之意!是阿,每夜幕色低垂,都会有一股来自心底的痛,搅动着生的气流,那股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头痛,总是来无影,去无踪!

  自穿越而来,一切都是如桃源洞居的梦幻,邂逅了最美的时光,亲吻了竹桃花海,来自奇异世界的气味,充满了肺腑!而自己,仅仅是个来自异域世界的游客。

  了解了异域风情,半悟了玄门之道,却还是格格不入异界大陆的潮流。难道自己,只能做个外人?

  莫墨看到了凌泽呆呆的神情,淡涵忧伤,含而不露,丝丝缕缕!

  一种隔世界地的离弃之伤!

  一种孤独无依的浮萍之痛!

  莫墨本是离落人,怎能不懂漂流客?

  “传说,幻影雪参可以让你重振雄风,恢复当年之能!雪参,一件传说中的修身之宝!大陆无人不知的神物!你应该知道的……”莫墨淡淡的说道。

  没有表情,没有感情!

  幻影雪参,通体透白,劲须更是洁白如雪,就连仅有的三片叶子也是白如雾。融于雪山,多生长于冰域悬壁,五百年长一叶,三千年换一叶,百年雪参便有提升功力,增进修为之效。

  传说,待到幻影雪参第一次蜕变成型,便有洗经伐髓,一步从圣之效!历经沧桑万年,雪参便会产灵智,借助日月星辰,天地灵气,幻化形态!三次蜕变成型的幻影雪参,幻化之效更是如风似箭,变化莫测!成型雪参,更有长生不老,起死回生,永葆青春之能!

  但是三人都知道,那,只是传说,远水解不了近渴。而远水还是存在于缥缈世界的传说!

  难道,自己真的又要“死”一回嘛?

  命该如此吧,凌泽叹了一声。

  从未有过的平静之中,他望了望低着头的二人,说道:“我的身体情况如何?不要瞒我!”

  死一般的寂静,落针可闻!

  “筋脉淤塞,皮质松懈,丹田被废,识海如针尖,就连普通人都不如!你也是修行之人,应该知道……”

  还是莫墨,这个初识的才俊,他冷静,面无表情,直言不讳的继续。

  “哦……”

  很简短,很有意味,很隽永的回答!

  两人彼此没了情感,实事论事!就好像在讨论别人的故事,随口说说而已!

  罐罐浆听着,看着!他有点儿傻了,这两人怎么有着如此淡定,如此相似的平静?

  莫墨,四海为家,身若浮萍!

  凌泽,将家之后,权富大腕!

  怎么可能?

  罐罐浆脸色惹了红,不好意思的掏出了罐子,一声不吭,低着头,弃酒喝起了浆水。

  他,却不知,此凌泽,非彼凌泽!

  “金秋十月,老大之分,竹海十里亭,雌雄立竿分!”

  话语悠悠荡荡,气力饱满,罐罐浆循声望去,凌泽已出了包厢,留下自己和莫墨二人。

  看来这小子势在必得!

  莫墨沉默。

  但自己又想不出他一个废人,有什么能耐让自己脱颖而出?

  尤其历经大浪之后?

  “么么哒,一月之后,你肯定是我小弟!”罐罐浆借着酒意,对着莫墨大喊。

  “哦?是嘛?酸浆水!”莫墨蹙了蹙眉,笑着对罐罐浆反问?

  ……

  经过夏日的怒放,金秋十月,正午的阳光变得温馨恬静,大陆的秋风也开始有点儿和煦轻柔,风儿在蓝天下轻抚,白云在风中飘逸,悠然的摆弄着多变的身姿。

嬉笑调皮神通现,大哥金店起始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