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洗经伐髓入大道,浮云蔽日道中劫

  经过夏日的怒放,金秋十月,正午的阳光变得温馨恬静,大陆的秋风也开始有点儿和煦轻柔,风儿在蓝天下轻抚,白云在风中飘逸,悠然的摆弄着多变的身姿。

  那些离开而去的人,可能是短暂的的离开,也可能是他永远的离开了你。

  离开,也许是为了下个路口的更好的重逢……

  离开,也可能是永远的消失……

  离开,生命中注定了太多的离开!

  花草间,枯叶间,

  在生命尽头纷飞的蝴蝶呀,

  你是在为谁而翩翩起舞呢?

  是在告别,还是徘徊?

  经过夏日的怒放,金秋十月,正午的阳光变得温馨恬静,大陆的秋风也收敛了烈性,开始变得有点儿和煦轻柔,风儿在蓝天下轻抚,白云在风中飘逸,悠然的摆弄着多变的身姿。

  仅剩的花儿,没有了笑容,沾上了风霜;后山的竹叶开始脱落,青草也失去了光泽。

  哦,我明白了——这是在为园子里那眨着眼睛的小雏菊而酝酿。

  酝酿秋霜中的艳丽……

  惠泽苑

  淹没在凌家大院里西北角落的小院,此刻的惠泽苑,秋风萧瑟,碧空如洗,石阶参差错落,形状怪诞。

  幽暗的烛灯打着盹儿,欲要灭去。

  凌泽盘坐在床头,屏息,吸气,一吐一纳间,气韵缭绕头顶,似烟如雾,至白至纯。

  他离开香香一品店,回到凌府,心中充满了不甘心!

  是的,他不甘心别人对自己的评价,标识!不甘心自己认为完美的躯体却在莫墨等人眼中成了废物!

  成了生命结茧的躯壳!

  他回到凌府的第一件事便是暴戾的喊来了管家,说自己这五天不想见任何人,除了老爷子,谁都不见!

  便把自己关在这偏僻的静壤之地——惠泽苑!

  可是,老爷子上顶朝廷,下安民生,那有时间看他?

  室外的晴朗好似与这灯光明灭的室内无关,各应其态,两不相染!

  凌泽静坐,把第一次融合出来的一丝白雾慢慢催动,环绕经脉游行。

  而那把剑,那把幻影般的神剑,还是一样,“锃”的一声,从盒中飞出,从自己的识海飞出来,悬空而立,散发出的浓厚紫雾,如一口巨大的钟一般罩住了凌泽,一丝不露!

  凌泽运行功法,一字不差的在脑海中咀嚼……

  随着天地间的灵气进入一圣阁,再从阁中散发而出,游走滋润,围绕丹田,凝结成为一条条普通的丝线,将原先的白雾丝线累积,壮大……

  白雾游走,逼迫体内浑浊黑色气体向外渗出;拉伸骨骼,节点圆滑了起来;保健肌肤,增强韧性,点点滴滴,少之又少……

  随着凌泽忘我的,不甘心的持续运行一一神功,他的体表,竟自渐渐渗出来一层层粘粘的黏液,乌黑发臭,难闻至极……

  凌泽仍旧纹丝不动,似是全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渐渐变得肮脏,变得恶心。也好似根本没有闻到这臭呼呼的气味!

  他的心中充满了莫名的快感!

  一种灵魂摆渡,被洗经伐髓,涅磐重生的快感!

  又似重生于阳春,初阳抚慰的快感!

  他却不知道,眼下的这个状态,正是修行中人修行初期梦寐以求的状态——洗经伐髓!

  这亦是修行人士所谓的仙凡之隔!

  天壤之别的修仙奇点!

  第二日零点,借着幽暗的灯光,凌泽刚刚从静修中醒来,却惊愕的发现,自己,简直变成了一条泥鳅!

  还,其臭无比!

  一条其臭无比的泥鳅!

  不知道这身体里面经过日积月累,藏有多少污垢!也不知道这粘液从何而来,竞如此之多!

  这一次,可谓,尽数的排出,在身上厚厚的黏了一层,又粘着一层……

  使他,成了一泥人!

  凌泽甚至感觉到,貌似连自己的眼皮,自己的扣鼻,也被这些污秽的东西给糊住了,黏的他无法睁眼,无法呼吸……

  伸手搓搓眼角,口鼻,艰难的睁开眼睛,凌泽被自己吓了一跳!

  “我滴个亲娘,what?whatarethose?”

  浓郁的臭味,随空气流动,充满整个房间!

  凌泽看到自己的手,黏糊糊的涂了一层漆!一层黑糊糊的漆!

  顺手拿过来床头的铜镜,整张脸,居然漆黑无比!只剩下一口的白牙,一双眼角有点儿白,黑白相间的眼眸!

  凌泽被自己的样子吓着了,不自觉的身子向后一挺,怔怔的!

  “这是什么鬼?还有森森白牙?”

  良久,良久,他撕开了衣服,幽暗的灯火下,他看到了一条黑黝黝的鱼,不,多半条,映入眼睑!

  他哆嗦一下,然后,冲出了房子,冲向了后山……

  速度之快,疾如闪豹!

  后来,听传闻,后山的一塘池水因为不知名的污垢糟粕污染,池中的所有鱼鳖皆迁移了!

  池子,空无一物!

  池边,三丈之内,寸草不“愿”生!

  ……

  穿衣服时,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皮肤居然更白了!一张小白脸的脸,他么的更胜小白脸了!借着污水,他看到自己的脸,好似烟玉美人,更胜笑非笑佳丽!

  这!这!这……

  他,惊讶的,凄惨的,叫了一声!“咕嘟”,污水灌了一口……

  ……

  物极必反?

  凌泽有点儿伤心了……

  层林尽染,金黄一片;阳光下,走在密林之中,确有一番别样味道!

  凌泽经过一晚的折腾,终于,洗净了,那身上的黑漆!

  他,荡漾在波浪成线的竹林青山中……

  康家后院,一人四周望了望,小心翼翼的扭动石柱手柄,一扇石门打开了。

  这人进入石门,黝黑的光线下,悠然的身影如鬼魅般穿梭,过了三道石门,他伫立在门口,苗条的身姿尽染文雅,透着一股书生的文墨,他整了整衣裳,接着他又狡黠的一笑,推开了石门!

  门内传来急切的问话——“师兄,情况怎么样了?”

  “一切尽在掌握中!”

  他自信,却又低着头,毕恭毕敬的说道。

  “那就好,等事情完了我们须尽快回山,否则,师傅他……”

  说话的人席地盘坐,闭目而言。

  “师弟我,为了一己之私,让师兄弟们费心了,我,我,我……”

  他呈现出一副自我惭愧的模样,自责的说道。

  “家族使命使然,师弟没什么好自责的,如果是我,可能不限于此!”

  一虬髯大汉抢口而出,安慰道!

  “这次,真多亏了师兄弟们的帮助,师姐的谋划,否则……我,我……请师兄弟们接受我一拜……”

  他,感激涕零,悠然的身躯一弯,欲要跪倒而拜。

  “师兄严重了,严重了。”一人慌忙扶助下落的身体,很是大度,淡淡的道。

  “好了,怎么还这么见外?你就别再客气了,和我们有什么客气的?有什么事,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就是了,我们又不是外人,你锕你……”

  一女子嗔怒道。

  “师姐,我……”

  他还是满眼的歉意。

  “你在门口迟迟不进,是不是又有什么情况?”

  闭目的人睁开了眼睛,淡淡的说!

  “凌泽还活着!”

  “行动自如!”

  “疾步如飞!”

  他不甘,惊愕,愤怒的一字一词的说!

  “怎么可能?”

  室内七人同时惊愕的道!

  异口同声!

  “不可能,‘玄妖一步尽,'天下无解!”又一男子确定无误的道。

  尽是自信!

  “史书记载,玄妖一步尽称天下第一奇毒,融合九十九种玄妖内丹,八十一种奇花异草,历经七七四十九天锻炼而成。但是,中毒之人是空灵躯体,毒药将成为大补之物……”另一人旁征博引。

  “老三,千年来全大陆未曾出现一个空灵体质!他怎么可能!”一虬髯大汉再次抢口直言!

  “那老四我就让他再死一回!”一人恶狠狠的道!

  “够了!”盘坐人打断了话语,接着道,“我们从长计议!”

  ……

  “梅君七客?呵,也不过如此……”这书生般的人走出了石门,站在后院,拈着一片绿叶,微蹙眉头,淡淡而言!

  这文弱书生,实则康家三少康傅,拜师于落梅邪崖,而梅君七客,便是落梅邪崖七大关门授业弟子,人称“梅君七客”。

  老大,便是盘坐正装之人——秦川。

  老二,虬髯大汉——汪洋。

  老三,国字脸粗脖子——江留。

  老四,三叶刀毒——龙了。

  老五,妖媚红粉——余姚。

  老六,默不作声——莫言。

  老七,我行我素——任何。

  七人这次下山本是遵循师命,历练一番。却不料行至皇都遇到了师门小师弟康傅。

  然后,他们……

  步伐悠然,步步文雅,康傅穿过后院,经过人工池塘,越过几株盆景,来到大院。

  “殿下,一切顺利如初!”康傅对着一个大约二十出头的男子道。

  这男子,额骨上至百会,下至中正,两侧周边城;侧翼,直上入鬓曲,下达眉尾之福堂,形成一颗圆形的印,气色却是十分的灰暗。

  那双眼睛,有点像老鼠的,小,非常小!

  这男子便是皇帝陛下的二儿子——独孤越。为人多阴险毒辣,野心十足!

  大富大贵大名不言而喻,帝王之福也就那啥,好自为之……

  “很好,但是你这次还是功亏一篑,我不希望有下一次!等拔掉凌家这颗钉,整个飞鹰帝国,哼……”殿下狠狠一笑道。

  “王家那边有什么动静?

  “似是而非,虚虚实实!不知道那老头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是毒药还是良药,我们不急,慢慢走着瞧。”

  “嗯,有殿下在,老头子翻不起波浪。”

  “我们应该采取这个方案……”独孤越细声对伸长耳朵的康傅说道。

  “殿下好计策!”

  “如果有其他情况,到香香一品店二楼西侧包厢,告诉包厢小李子。”

  “嗯嗯,我记下了。”

  “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记得我说的话……”

  “恭送殿下……殿下慢走……”

  ……

  “呵呵,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康傅送走二皇子,抿了一口茶,借着淡香,微笑道。

  他想不通,凌泽为什么没有死,所有的算计都在掌握中。但是,为什么他没有死?中了玄妖一步尽之毒,无人能解,从古至今,从未例外!

  凌家老爷子也想不懂,因为老道的经验告诉他,这毒,无药可解!无人可解!但是他,还是用尽了法子来解毒,甚至不惜以玄气入体,催化毒药外泄!

  诺大的飞鹰帝国,几乎所有的高层,都知道凌泽的毒,无药可救!尤其还是战争中身负重伤的凌泽!

  秋叶飘落,万物归寂。正午的阳光也并不再那么火辣。

  太阳,在前方,黑夜,在后方。

  有的人走向了太阳,把影子留给了黑夜,

  有的人走向了黑夜,背影也趋赴了黑暗。

  暗影斑驳的林间小道,光怪陆离的物事也不乏太少。

  穿过竹林,进了市井繁华地带,凌泽望望人头攒动的大街小巷,感到莫名的“复古”!

  破旧的路段,老旧的客栈,那些挑卖的面色呆滞,可能是生意不好,或者今天的阳光变了,变得并不是太过理想……

  进了一家三流小店,点了几道家常小菜,要了二斤白酒,添了一碟花生仁。凌泽叹了口气,慢慢动起筷子……

  可能,确实是天气不好,阳光透过浓厚的云,忧郁的散发着光芒。

  他还是这样,独来独往,习惯了孤独,可能,他本就是孤独的。

  经过凌家大院的他,过家门而不顾,甘愿舍弃显示高贵的侍从陪伴。

  可能,前世的他,太过孤独,又或者,太过缺乏安全,才有了这一人成性的特点。

  “少主,凌泽一人在源来客栈吃饭,要不要……”

  “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啊,这就逮着机会了?挑人少处动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如果三大白银二品高手连一个废人都杀不掉,提着头来见我……”

  “……”

  “你犹豫了?燕郊,这不像是你吧?”

  “并没有,少主。只是,我想,陈家大公子也在源来客栈,何不利用一番?让凌家生不如死?”

  “哦?你倒说说怎么个生不如死法?”

  “呵呵,如果,战王之孙凌大公子杀了第一郡侯家的陈大公子,会怎么样?”

  “一个是皇帝陛下的得力心腹,而另一个是皇后娘娘的娘家小侄子,而陈家,后台更是大史隐族,呵呵,好个计谋,真是生不如死……”

  “陈大公子玄功低微,好出风头,欺男霸女更是人人皆知;凌泽看似废人,功力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一丁点存在的迹象,少主您说他们斗起来,谁会先死?”

  “凌泽!”

  “是的,事实是这样,但是,假如我们在了?”

  “………”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康傅得意的笑了,这个燕郊,虽然玄功不怎么好,但是,确实是自己的一大智囊啊,居然和自己想的相差不二。

  这让少主的他,有一点儿不满。因为,太过聪明,在多变的社会,并不是一件太好的事!

  但是,八年来燕郊三兄弟的忠心赤胆,又让这位康少主感动!四年前燕郊不仅救了自己一命,还甘愿废掉一条胳膊来换取一个誓言,这样的人,他怎能说提着脑袋见自己?

  他有点儿自责,为刚刚那恶毒的话语……

  源来客栈,凌泽放下了酒杯,因为他感觉到了一种被监视,被偷窥的感觉。

  前世无数次类似的感觉,助他逃过浩劫。

  所以,杀手的他,怎能不注意这瞬息万变的变化?

  他环视一周,所有的客人都在吃饭。

  除了左上侧的一男一女。男人,衣冠华丽,面色虚弱;女人,丰腴饱满,妖媚多姿。

  女人坐在男人怀里,撒着娇给男人喂食端酒;男人,一只手揽着女人的腰,一只手在似蛇的腰间滑动……

  二人时而娇笑,时而挤眉弄眼……

  好似,这间宽大的空间中只有他们二人,再无一物!

  好似,他们不屑于别人的异目……

  突然,左侧,中部,三个男人的议论,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就连那对男女,也侧目而视……

洗经伐髓入大道,浮云蔽日道中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