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进医院

  直到梦儿完全消失在宫千晗面前时,宫千晗的手机响了。“喂,风(‘誓血’四大护法之首)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是的,四帮主。只是……只是……”风似乎有所隐瞒,这件事情很严重。

“风,不有隐瞒,你只管说。”宫千晗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

“是,四帮主,这件事是帮内部的人干的。昨天晚上,李氏的大小姐李诗语用重金发出了一项任务,是……不……折……手……段……将…………安梦樱小姐……秘密……杀……死,此人已被关在了地下监狱听候四帮主的指令。”在说李诗语的任务时风明显有些犹豫,他相信四帮主在听了真相之后会大发雷霆。

“风,立刻把那人给放了。还有让李氏集团在明天之类败落。”宫千晗的心情似乎特别差,是啊,特别特别的差。敢动安梦樱的人,唯一的下场就是死。

“是,四帮主。”

与此同时,安梦樱这边……

“月,你给我保护好李诗语,我可还没有好好玩呢?怎么会那么快就让玩具就这样毁掉呢?”梦儿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个厌恶的神情。哼!李诗语,咱们慢慢玩。哼!要不是你,我白天也不会泡不成温泉,要不是泡不成温泉,也不会大半夜跑去泡澡,要不是大半夜跑去泡澡,也不会跑错澡堂,要不是跑错澡堂就不会遇到宫千晗了。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呵呵,你就等着我的报复吧!

第二天,一辆一辆校车整齐的停在沙滩上。

不过这一天,梦儿似乎变得很奇怪,一见到宫千晗就脸红,而且立刻掉头就逃跑。

“这是怎么了,今天的梦儿怎么这么奇怪?”南宫怡疑惑地抓了抓头,样子要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如果此时杰在南宫怡的身边的话,一定会扑过去的,不仅是因为他花花公子的性格,更是因为他是南宫怡男朋友,他不是喜欢南宫怡,而是爱她。她是唯一一个是他心动的女孩子,不管是小时候一见钟情得那个小女孩,还是现在这个活泼善良的女孩子,他知道他唯一爱的就是她,一直是她。

“对呀,对呀!说回梦儿她昨天抽完签就不见踪影,而且一去就是一整天,直到傍晚才回来。”宫千沫做出了《名侦探柯南》中的主人公江户川柯南经常做的一个动作。

“而且回来的时候脸还红彤彤的,全身湿漉漉的,好像在回来之前游过泳。种种动作都十分可疑,今天,她一见我哥就躲。这件事一定和我哥有关,昨天,一天内他们两个一定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哦,好可疑!”说着,宫千沫露出了一个奸笑,样子有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对呀!对呀!一定有奸情!哦吼吼吼!!”南宫怡也露出了猥琐的奸笑。

回去时,每个人坐校车都是按照原来的位子坐的。

似乎,因为昨天的走错澡堂事件,梦儿死都不肯和宫千晗坐同一辆汽车回去。最后,韩伊羽也没有强求离紫熏,只是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这个动作在四大校草眼里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晗,你怎么可以吻梦儿?”蓝圣漓可怜兮兮的看着宫千晗。

“她是我女朋友,我怎么不可以吻”宫千晗说完又转过头问梦儿“是吧,梦儿”

梦儿没有说话,而是跑开了。冷俊烈,安逸辰,欧阳澈,蓝圣漓,南宫慕晨,赫连天瀚在心里发誓,他们一定不会放弃梦儿的。

因为宫千晗的一句话,全校都知道宫千晗和梦儿的奸情了。

不过呢,今天不止宫千沫她们特别关注梦儿。还有三个人哦……

“诗语,为什么安梦樱那贱人还活着,我们不是明明雇佣了**上排名第一的‘星羽帮’的人杀她了吗?难道‘誓血’的人失手了,或许‘誓血’的人根本没有行动过。”金雅脸色凝重的说。

“这两种的可能性很少,‘誓血’的人从不会失手,这次,可能是我们太低估了安梦樱那贱人的能力,她们可能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李诗语的脸色同样很凝重。

“有什么能力?哼!不过,是个贱人罢了,这么年轻就那么有名,我看不止是用了她们那张脸蛋,可能还用了许多不正当的手段吧!”童若酸悠悠的说。

“哼!既然这次不行,我们就继续,我就不信她们能一次又一次的躲过我们的暗杀。”。金雅恶狠狠地说。

今天,学校各方董事考虑沙滩度假,学生们都玩得太疯,回来也没有什么精力学习,于是商量决定给学生们放两天的假期。两天之后,照常上课。

于是乎,学生们回到学校报道,各班班主任确认无人失踪之后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这一天,阳光明媚,艾利斯贵族学院的十周年庆将在一个月后举行。每个班级将表演一个节目,节目的内容由该班的老师决定。

此时此刻,高二(A)班内,班主任正宣布着下个月艾利斯贵族学院十周年庆的安排。

“同学们,下一个月的今天,我将在艾利斯贵族学院的露天花园举行隆重的十周年庆。

每个班级都要准备一个节目,而我们班的节目我已经决定了,那就是话剧:罗密欧和朱丽叶。

演罗密欧的男生和演朱丽叶的女生就由抽签决定。

好了,每个人都来我前面的盒子里抽签,男生是左边的蓝色盒子,女生是右边的粉色盒子,其中只有一张纸上写着罗密欧或朱丽叶,另外还有一些别的角色也有。现在开始抽签!”

经过一轮的抽签,《罗密欧和朱丽叶》角色就定下来了。

宫千晗饰演男主角:罗密欧(Romeo);安梦樱饰演女主角:朱丽叶(Juliet);安逸辰饰演罗密欧的挚友:班伏里奥(Benvenuto);南宫怡饰演朱丽叶的近身仆人和亲信:乳媪(TheNurse);冷俊烈饰演为罗密欧与朱丽叶秘密证婚的神父:罗伦斯神父(FriarLaurence);宫千沫饰演很不情愿地给卖毒药给罗密欧的卖药人(AnApothecary);而蓝圣漓和欧阳澈则饰演在每场剧目前进行独白的乐工(AChorus)。

“既然主要人物都选出来了,那我就讲一下《罗密欧和朱丽叶》的主要内容。

凯普莱特和蒙太古是一座城市的两大家族,这两大家族有宿仇,经常械斗。蒙太古家有个儿子叫罗密欧,17岁,品行端方,是个大家都很喜欢的小伙子。有一天,他喜欢的一个女孩罗瑟琳被送到修道院,他十分伤心。于是他的朋友说,那么我们混进凯普莱特家的宴会场,去找些更美丽的女孩吧!所以为了找一个新的女孩,他和自己的朋友戴上面具,混进了宴会场。

可是,在这次宴会上,他被凯普莱特家的独生女儿朱丽叶深深吸引住了。这天晚上,朱丽叶是宴会的主角,13岁的她美若天仙。罗密欧上前向朱丽叶表示了自己的爱慕之情,朱丽叶也对罗密欧有好感。可是,当时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真相大白之后,罗密欧仍然不能摆脱自己对朱丽叶的爱慕。他翻墙进了凯普莱特的果园,正好听见了朱丽叶在窗口情不自禁呼唤罗密欧的声音。显然,双方是一见钟情。

第二天,罗密欧去见附近修道院的神父,请代为帮忙。神父答应了罗密欧的请求,觉得如果这能成也能化解两家的矛盾的一个途径。罗密欧通过朱丽叶的奶娘把朱丽叶约到了修道院,在神父的主持下结成了夫妻。这天中午,罗密欧在街上遇到了朱丽叶的堂兄提伯尔特。提伯尔特要和罗密欧决斗,罗密欧虽然不愿决斗,但他的朋友(和平主义者)觉得罗密欧没面子,于是不得不和提伯尔特决斗,结果他被提伯尔特借机杀死。罗密欧大怒,拔剑为朋友报仇,因此将提伯尔特杀死了。

城市的统治者决定驱逐罗密欧,下令如果他敢回来就处死他。朱丽叶很伤心,她非常爱罗密欧。罗密欧不愿离开,经过神父的劝说他才同意暂时离开。这天晚上,他偷偷爬进了朱丽叶的卧室,度过了新婚之夜。第二天天一亮,罗密欧就不得不开始了他的流放生活。罗密欧刚一离开,出身高贵的帕里斯伯爵就来求婚。凯普莱特非常满意,命令朱丽叶下星期四就结婚。

朱丽叶去找神父想办法,神父给了她一种药,服下去后就像死了一样,但四十二小时后就会苏醒过来。神父答应她派人叫罗密欧,会很快挖开墓穴,让她和罗密欧远走高飞。朱丽叶依计行事,在婚礼的头天晚上服了药,第二天婚礼自然就变成了葬礼。神父马上派人去通知罗密欧。可是,罗密欧在神父的送信人到来之前已经知道了消息。他在半夜来到朱丽叶的墓穴旁,杀死了阻拦他的帕里斯伯爵,掘开了墓穴,他吻了一下朱丽叶之后,就掏出随身带来的毒药一饮而尽,倒在朱丽叶身旁死去。等神父赶来时,罗密欧和帕里斯已经死了。这时,朱丽叶也醒过来了。人越来越多,神父还没来得及顾及朱丽叶,就逃走了。朱丽叶见到死去的罗密欧,也不想独活人间,她没有找到毒药,就拔出罗密欧的剑刺向自己,倒在罗密欧身上死去。两家的父母都来了,神父向他们讲述了罗密欧和朱丽叶的故事。失去儿女之后,两家的父母才清醒过来,可是已经晚了。从此,两家消除积怨,并在城中为罗密欧和朱丽叶铸了一座金像。”南宫希子刚一说完,放学铃声就响了。于是乎,大家都冲出了教室。

这天晚上,南宫怡和宫千沫两人此时正在偷偷摸摸的商量着有关话剧《罗密欧和朱丽叶》的事情。

“你们两个给我听好了,一个月之后的圣林贵族学院十周年庆上的表演《罗密欧和朱丽叶》里,你们就按照这本剧本上的说,我们在那一天可要好好的整整梦儿他们呀!宫千沫说完,邪恶的笑了笑。

凌莫辰和白蕊婷接过剧本,邪恶的点了点头。

一个月转瞬即逝,艾利斯贵族学院十周年庆当天,真是热闹非凡。

艾利斯贵族学院露天花园的舞台上,舞台的聚光灯同时照射在了舞台的中央,舞台的中央站着四个帅到爆的男生,这四位呢,是学院请来担当主持人的:日月星辰。

“欢迎大家来到艾利斯贵族学院十周年庆的现场。”日拿着话筒,向大家鞠了一个躬。

“大家好,我们是:日——月——星——辰。”日月星辰刚说完,台下就响起了一阵掌声和欢呼声,而在这些欢呼声中当然是女生最为疯狂。

日:“十年风雨砥砺,十年薪火相传;十年春风化雨,十年春华秋实。”

月:“十年记载着岁月的沧桑与峥嵘,记载着步伐的铿锵与荣光。”

星:“十年激情,燃烧一代代教师把青丝染成白发,奉献青春。”

辰:“十年和谐,发展一批批学子迸发智慧的火花,点燃梦想。”

日月星辰合:“‘十年磨一剑,奋力铸辉煌。’圣林贵族学院十周年庆典现在开始!”

日:“现在我们有请高二(A)班为我们带来话剧《罗密欧和朱丽叶》,掌声欢迎。”

五分钟之前,后台内……

穿上朱丽叶演出服的梦儿走出更衣室,此时,宫千晗正站在那里。

宫千晗一看梦儿穿着朱丽叶的衣服真是眼前一亮。她真的好美好美,仿佛此刻是一位天使站在宫千晗的面前。

“喂,你怎么了。演出就要开始了,你怎么在这里发呆。”

宫千晗似乎被梦儿的话惊醒了,吞吞吐吐的说:“呃……那个……没什么……对了,台词你都记住了吗?”

“当然了,我可是安梦樱呀!有什么难题能难得倒我呢!”

“呵呵果然是一个头脑简单的笨蛋呀!”

“喂,你说什么呢!竟然骂我是笨蛋,你才是笨蛋,你全家都是笨蛋。”然后梦儿又看了看墙上的钟,发现离开场只有两分钟了。于是,大叫:“哼,我们台上真招。”

乐工(蓝圣漓):故事发生在维洛那名城,有两家门第相当的巨族,

乐工(宫千沫):累世的宿怨激起了新争,鲜血把市民的白手污渎。

乐工(安逸辰):是命运注定这两家仇敌,

乐工(南宫怡):生下了一双不幸的恋人,

乐工(欧阳澈)他们的悲惨凄凉的殒灭,和解了他们交恶的尊亲。

乐工(合)这一段生生死死的恋爱,还有那两家父母的嫌隙,把一对多情的儿女杀害,演成了今天这一本戏剧。

舞会上……music~~

带着面具的罗密欧(宫千晗)此刻望见了美丽的朱丽叶(安梦樱),竟对她一见钟情。

罗密欧(宫千晗):啊!火炬远不及她的明亮;

她皎然悬在暮天的颊上,

像黑奴耳边璀璨的珠环;

她是天上明珠降落人间!

瞧她随着女伴进退周旋,

像鸦群中一头白鸽蹁跹。

我要等舞阑后追随左右,

握一握她那纤纤的素手。

我从前的恋爱是假非真,

今晚才遇见绝世的佳人!

就这样罗密欧(宫千晗)与朱丽叶(安梦樱)相爱了。

乐工(宫千沫):旧日的温情已尽付东流,新生的爱恋正如日初上;为了朱丽叶的绝世温柔,忘却了曾为谁魂思梦想。

乐工(安逸辰):罗密欧爱着她媚人容貌,把一片痴心呈献给仇雠;朱丽叶恋着他风流才调,甘愿被香饵钓上了金钩。

乐工(合):只恨解不开的世仇宿怨,这段山海深情向谁申诉?幽闺中锁住了桃花人面,要相见除非是梦魂来去。可是热情总会战胜辛艰,苦味中间才有无限甘甜。

以下为搞笑版的《罗密欧和朱丽叶》,内容或许完全不一样……

罗密欧(宫千晗)和朱丽叶(安梦樱)终究是一对苦命的鸳鸯,两家的恩怨让他们不得在一起。他们私奔了,在一座教堂里举行了婚礼。而这场婚礼的唯一见证人就是罗伦斯神父(欧阳澈)。

可是好景不长,终于有一天,朱丽叶(安梦樱)被抓回了凯普莱特家,她被囚禁在凯普莱特家的一座城堡里。而罗密欧(宫千晗)则为了救朱丽叶(安梦樱)踏上了前往城堡的道路。

前往城堡的路中,罗密欧(宫千晗)遇到了朱丽叶的近身仆人和亲信乳媪(南宫怡)。乳媪(南宫怡)阻挡了罗密欧的道路,朱丽叶知道自己的家族是不会放过罗密欧的。所有派乳媪来阻挡。

乳媪(南宫怡):您真的要去吗?您知道吗?凯普莱特家的人想要夺走您的生命。

罗密欧(宫千晗):不管冒着何等危险,我都必须要去。我只知道,她正在那座城堡里等我。

乐工(安逸辰):罗密欧没有停下脚步,在此乳媪做出了某个决定。

听完安逸辰的独白,宫千晗和南宫怡彻底愣住了,什么呀,剧本里有这个吗?根本没有呀!

乐工(安逸辰继续说):其实这个女佣也在爱慕着罗密欧。

宫千晗和南宫怡:啊嘞!!!!!

乐工(安逸辰):女佣知道这里将是和罗密欧的最后一面,所以决定表白自己对罗密欧的爱慕之情。

听了这句话,南宫怡再也受不了,对着后台大叫:“喂,剧本里可没有这句话。你是什么意思。”

此时,宫千晗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轻轻地对南宫怡说:“喂,南宫怡……”

听到宫千晗的声音,南宫怡转身。此时,台下的观众正呆呆地望着南宫怡,似乎被宫冥月刚才的一幕吓到了。

怎么回事,南宫怡呀南宫怡,你一定要镇定。

深吸一口气的宫冥月走到韩伊羽面前说:那个……额……罗密欧大人,其实……其实我从很早以前就对罗密欧大人……喜……喜……喜……

南宫怡彻底疯狂了,摘下了女仆的头饰,狠狠地扔到了地上,大叫:“怎么说得出口啊,笨蛋。”

乐工(安逸辰):啊哈,看来告白失败了。没想到这个女佣还挺害羞的,大家为鼓起勇气的女佣献上掌声吧!

紧接着,南宫怡被杰拖下了舞台。

此时,躲在后台的宫千沫差点就笑出来了。太爽了!

神秘女子:等一下,罗密欧大人。

乐工(安逸辰):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谜一样的女人闯了进来。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呢!

宫千晗看清楚那个人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不是乐工吗?

神秘女子:我的名字是……那个……约瑟芬……我才是罗密欧大人真正的恋人。

额~

额~

额~

不止宫千晗,后台的梦儿众人甚至一些知道剧本的幕后工作人员都发出了疑惑地叫声。

乐工(安逸辰):哦,原来是这样,罗密欧竟然脚踏两条船。

宫千晗彻底被惊到了,吓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你不是……你不是乐工吗?

乐工(安逸辰):如果事实是这样的话就根本谈不上纯爱。简直是女性的公敌,罗密欧太可恶了。

是啊,罗密欧太差劲!

差劲!

太可恶了!

观众们纷纷抱怨起罗密欧的人品,此时,韩伊羽的身价正在大大降低。

韩伊羽暴怒:别擅自贬低别人呀!

场景转换,聚光灯立刻都转换成梦幻的蓝色,一束光直直的照在韩伊羽的身上。

罗密欧(宫千晗):那个……约瑟芬?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呀!

约瑟芬(宫千沫):哎呀!难道说您忘记了吗?明明已经对我做了那种事情。说和我结婚那种事也是谎话吗?

乐工(欧阳澈):哦!看来两个人的关系比想象中的还要深入呀!究竟怎么负起责任呢!罗密欧。

宫千晗此时非常气愤,但是又不能发出来。可恶,擅自追加这些设置。那种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呀!

宫千晗打了一个响指,舞台的正中央缓缓升起了一个平台,而宫千晗则站在了那个平台的中央。

罗密欧(宫千晗):约瑟芬,真是的,你从以前开始就让我很为难啊!结婚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做到的吧!因为我们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呀!

宫千晗说着露出了一个很邪恶的笑容,还特别把“血缘”这两个字说得特别重。呵呵,想整我,你还嫩了点。

乐工(安逸辰):又一个让人震惊的事实,他们竟然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妹。

干的不错呢,哥,看来是我小看你了。宫千沫在心中暗暗地想。

乐工(安逸辰):震惊的事实接二连三,但是,这样一来就不能结婚了。

约瑟芬(宫千沫)走上平台,站在了罗密欧的面前:但是,爱情是不会被这点关系而阻断的。我相信我们的爱情是无比的坚硬的。我们结婚吧,罗密欧大人。

乐工(安逸辰):即使是这样,约瑟芬也没有放弃。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站在城堡上的离紫熏喃喃道。

乐工(凌莫辰):哇喔,面对妹妹的爱慕罗密欧将怎样做呢?

罗密欧(安逸辰)握起约瑟芬(宫千沫)的手:听我说吧,约瑟芬,我要踏上的这条路是卷入两个家族的血染之路。身为哥哥的我不想把体弱的可爱妹妹也卷进来啊!

宫千晗看着已经无话可说的宫千沫,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宫千沫,你该下场了。”说完,把宫千沫向后台一推。宫千沫随即跌了下去,而地上早有一些黑衣人拿着蹦极床接住了宫千沫。

乐工(安逸辰):哦吼,体弱的约瑟芬就此退场,罗密欧摆脱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刺客。

乐工(宫千沫):罗密欧继续赶往朱丽叶所在的城堡。

神秘男子:等一下,罗密欧。

宫千晗看着来人,一声暴怒:“又来!”

神秘男子:不能让你去见朱丽叶我是朱丽叶的哥哥,弗里德利。

额~~

额~~

额~~

又是几声疑惑地叫声。

紧接着,宫千晗暴怒:“你又在干什么呀!”

弗里德利(安逸辰):我听说你是脚踏N条船又弄哭女人的卑鄙之徒。

宫千晗大叫:“可恶,不仅误会我,还添油加醋。”

弗里德利(安逸辰):我不会把妹妹交给你这种人。你简直是男人的败类,应该被每个人都唾弃。

宫千晗实在是受不了了,恨得牙痒痒。妈的,安逸辰你这小子真是大胆呀!看来,平时太放纵了。随即一脚就把安逸辰从舞台上踹了下去。

乐工(宫千沫):额,罗密欧奇迹般的解决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刺客。话说,弗里德利死得也太快了吧,完全没有挑战性。

罗密欧到达了朱丽叶所在的城堡,可是,此时的朱丽叶却静静地躺在了床上,失去了呼吸和心跳。

罗密欧(宫千晗):啊,朱丽叶,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等我,为什么不能再见你一面。可恶的死神夺走了你的生命,你难道就这样陷入了永远的沉睡了吗?

伤心欲绝的罗密欧拿出了从卖药人手中买来的毒药,一口气喝了下去,就这样罗密欧流着泪倒在了朱丽叶的身边。

乐工(安逸辰):紧接着罗密欧的倒下,朱丽叶苏醒了。原来朱丽叶没有死,而是善良的劳伦斯神父不忍心这一对苦命的鸳鸯不得在一起,因此给了朱丽叶一瓶假死药,能让人暂时性的停止呼吸和心跳。

醒过来的朱丽叶看见罗密欧躺在自己的旁边,大哭:啊,我的夫君罗密欧呀,你为什么这样做。

乐工(宫千沫):朱丽叶随即拔出腰间的匕首,刺进了心脏。

乐工(合):就这样,这对苦命的鸳鸯双双陨落。

台下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罗密欧与朱丽叶》圆满结束。

日月星辰在梦幻紫色的聚光灯下慢慢的走上了舞台。

日:“真是一对苦命的鸳鸯。掌声带给我们参与《罗密欧与朱丽叶》表演的各位同学。”

日:“我们相信在校长的正确领导下,积淀着丰富精神底蕴的圣林贵族学院,一定会在新的进程中绽放出更灿烂的光芒!

月:请欣赏手语

合:“《我相信》,表演者:高一(B)班师生,掌声有请。”

星:“每当明月高悬、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常从傣家的竹楼旁。”

辰:“飘出一阵阵纤细秀丽、柔美甜润、委婉动听的乐声。”

合:“接下来请欣赏极富少数民族色彩的葫芦丝,掌声有请高一(C)班李丝儿(临时取得名字)为我们带来表演。”

日:“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微风过处,

送来缕缕清香。”

星:“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

合:“下面让我们随着柔美的旋律,走进一片静谧的荷塘,请欣赏合唱《荷塘月色》,表演者:高一(D)班全体。”

…………

有请高一(A)班带来舞蹈《蜗牛与黄鹂鸟》……

有请高二(B)班带来傣族孔雀舞……

…………

有请高三(A)班带来琵琶曲《十面埋伏》……

有请高三(B)班带来舞蹈华尔兹……

…………

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表演都结束了。舞台上的四人开始密谋了起来。

日:“所以节目都已结束,但是,我们决定加入一个新的节目。有请杰王子和南宫怡公主为我们带来歌曲《天生一对》,掌声响起来。”

聚光灯转头,直直的照在了杰和南宫怡的身上。

杰和南宫怡一下子呆住了,不是说算计梦儿她们吗?为什么连我们自己都算计进去了,可恶,下次死也不相信宫千沫的话了。杰和南宫怡硬着头皮走上了舞台。台下的梦儿等人简直是快要高兴死了,谁叫南宫怡这个有男人不要死党的家伙,虽然那个人是自己的哥哥。

music~~

南宫怡:原谅你迟到一下

我喜欢看你不好意思模样

幻想如果能跟你一起天天都这样

杰:我也想虽然我不太浪漫常发呆

谢谢你总是不厌其烦

等等去哪里晚餐

这样的小事我都能想的愉快

唱到这里,凌莫辰轻轻地拉起了白蕊婷的手,十指相扣。他深刻的认识到了白蕊婷对他的重要性,他爱她,已经胜过了爱自己。小时候的那一次相遇仿佛是天生注定般。是啊,他们两个正如这首歌般,天生一对。

合:爱了不害怕一个人

有你互补更完整

爱了从此就两个人

不想分开了

天生一对就算作对也好快乐

你最懂得我在想什么

杰:想我

南宫怡:未来再陌生

南宫怡微笑的看着凌莫辰,那个样子简直是九天玄女下凡般,嘴角微微扬起,略微带有婴儿肥的脸蛋上随即露出了两个小小的酒窝,可爱极了!

合:都有你陪着

天生一对宁愿永远爱的天真

我们很渺小可是却很单纯

珍惜相遇的缘分深爱着

爱了不害怕一个人

有你互补更完整

爱了从此就两个人

不想分开了

真的天生一对就算作对也好快乐

你最懂得我在想什么

杰:想我

南宫怡:未来再陌生

合:都一起走着好单纯

天生一对宁愿永远爱的天真

我们很渺小可是却很认真

从此手更握紧了

杰:以前不相信的

南宫怡:谁知道遇见你才改变了

杰:连呼吸都吻合

南宫怡:我们默契如此契合

合:每天早晨醒来直到困了

感觉这世界都有人守护着

心是暖的再也不寂寞了

天生一对就算作对也好快乐

你最懂得我在想什么

杰:想我

南宫怡:未来再陌生

合:都一起走着好单纯

天生一对宁愿永远爱的天真

我们很渺小可是却很认真

从此手更握紧了深爱着

一曲结束,杰和南宫怡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还没等杰和南宫怡走下舞台,梦儿便躲到了宫千晗的背后用一个不大也不小的声音叫道:“kiss,kiss,kiss……”

听到这个声音,宫千晗笑了,无声的笑了。这个丫头,太爱玩了,那可是她自己的死党呀!她竟然也这样玩,等一下玩坏了怎么办呢?

这个声音虽然有点小,但是还是被周围的一些人听到了。随即传出了一阵阵“kiss”的喊叫。而且一阵比一阵响亮,一阵比一阵激烈。

杰低头对南宫怡说:“怡儿,我可以吗?”

南宫怡红着脸点了点头。

随即杰吻上了南宫怡的唇。原本,杰可以简简单单的一吻就可以了。可是,一吻上南宫怡的唇就停不下来了。一只手扣住南宫怡的头,让南宫怡更加贴近自己,杰就顺势撬开她的贝齿顺势侵入,灵巧地扫过她口腔地每一处。南宫怡脑袋里像是绷断了一根弦似地,身体渐渐软了下来,整个身体趴在了杰的身上。

一吻结束,杰默默地抱着南宫怡走下舞台。

此时的梦儿心中无限的激动,自己的死党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了吗!南宫怡是他们五个中年龄最小的,也是他们最放心不下的。现在,她终于找到那个人。原本以为哥哥这个花花公子会伤害南宫怡,可是,现在看出来了哥哥是真心喜欢南宫怡的,希望南宫怡能幸福。

日:十年,是一条蜿蜒曲折的路,多少汗水,多少奇迹,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月:十年,是一幅震撼人心的画卷,多少自豪,多少光荣,激励我们继续前行。

星:飞扬的歌声,吟唱难忘的岁月。

辰:和谐的旋律,演绎时代的激情。

日:告别今天,我们将站在崭新的起点,迎接新挑战

月:展望未来,我们将心怀凌云壮志,奔向新征程

星: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

辰:亲爱的老师们、同学们,

日:艾利斯贵族学院十周年庆汇演

合:到此结束。

月:祝艾利斯贵族学院

合:青春常驻前程辉煌!祝大家身体健康,学习进步,工作顺利,吉祥如意!

随着日月星辰说完,舞台上喷出了一阵火花。艾利斯贵族学院十周年庆汇演圆满结束。

校园周年庆过后,学院放两天假。

【别墅内】

“笃,笃,笃,梦儿起床吃饭了。”南宫慕晨敲了下门。可偏偏房间内的少女还在毫无形象的睡着。

梦儿从学校回来就倒头睡了,现在都还没醒,三王子和南宫怡不免有些着急。

四个人商量着用备用钥匙开门进去。房门一开南宫怡就冲到梦儿的床边。

“梦儿,快点起来了。”南宫怡边叫梦儿边推她。

“嗯……怡,你不要吵嘛,就让我再睡会儿。”梦儿说完又倒头睡啦。

赫连天瀚见梦儿没醒,便诱哄道:“小梦儿乖,快点起来,赫连哥哥带你去买糖,你不是最喜欢吃糖吗?‘

“真的吗?”梦儿半梦半醒道。

“真的,小梦儿快点起来,慕晨哥哥也给你买很多的糖。”

“赫连哥哥,慕晨哥哥,梦儿也想要好多好多的糖,可是梦儿睁不开眼睛。”梦儿迷迷糊糊的,一直在旁边的杰发现了有点不对劲。

“晨,快点去车库把车开过来。”杰说道。

“杰,开车干嘛。”这时南宫怡不懂了。

“别废话了,快点开车带梦儿到医院。”

“哦”几个人都不在多问了,南宫慕晨把车开到了安非儿王室旗下的医院。

“医生,梦儿怎么样了。”急救室的门一开,几个人就冲了上去。

“呃……公主没事,只是每天都服用了微量的安眠药,现在已经帮她洗胃了,只是……”

“只是什么?‘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只是这种安眠药不能长期服用,否则会变成植物人一睡不起。”

医生说完走后,几个人议论着。

第十六章 进医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