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领证

  看,你跟人渣的区别是,你有软肋,而人渣特别喜欢利用你的软肋。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生活真是一个大写的卧槽,姜小白觉得四肢绵软无力,胸口堵得慌,她拽紧的拳头似乎下一秒就要砸到杜慧厚颜无耻的嘴脸上,可她终究只能无力地放下满身戾气,抬眼朝她笑笑:“听杜阿姨的安排。”

小白走后,杜莎莎暴跳如雷:“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为什么这样的好事你要让姜小白那丫头去?为什么?”

杜慧无奈:“那人家夜家太子爷指名道姓要姜小白,夜家太子年纪轻轻就瞎了眼,也不知看上那刁蛮丫头哪一点?”

杜莎莎憋屈愤懑:“这之间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肮脏的交易!”

好一朵遗世独立的白莲花。

周三,上午没课

早七点,姜小白刚合上眼,便 收到一条短信:带好身份证 户口本,九点,我在民政局 等你。

她有些懵,看着这陌生号码 ,这莫名其妙的信息,关了 手机,又闭上眼睡了,难得没课,补会儿眠吧。

一觉睡到十点,还做了个乱 七八糟似乎不太美好的梦, 姜小白浑身无力地爬起来,打 开手机一看,十七个未接来 电,同一个号码,陌生号码 。

姜小白有些忐忑地回拨了过去 ,那头响了两声,传来低沉的声音:“你到哪里了?”

姜小白摸了摸脖子,云里雾里 :“啊?”

“向来都是别人等我的,鉴 于你是我未来的妻子,我才 破格等你一回的,但我耐心有限,你还要多久才能到? ”

睡蒙圈了的姜小白这才恍然大 悟地想起睡前收到的那条莫 名其妙的短信,原来是那位能只手遮天的夜墨啊,她一时有 些语无伦次:“哦,我我我 ……我已经在路上了,因为 堵车,所以……所以,你再 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到…… ”

夜墨正要开口,那头却挂了 电话,只剩嘟嘟声,他眼黯 地看了眼车窗外,很好,竟敢挂他电话,要欲拒还迎,抬高身价?你打错如意算盘了,本少爷并不吃那套。

就在夜墨耐心尽失,打算让钱叔开车走人时,有人敲了他的 车窗,他一转头,便看到一 张熟悉的脸庞,唇红齿白, 双眼弯弯,是让人动容的笑容,让人想要和她一起笑。

夜墨终究是自制力极强的人 ,他一想起他们初见的场景 ,就彻底黑了脸,心中对面 前的人十分鄙夷,主业学生 ,副业陪酒,不是什么善茬。

他收好电脑,神色冷漠地下了车。

她倒是笑得毫无芥蒂:“我们其实见过,你还记得 吗?”

夜墨脸色难看,她竟一点都 不知道避嫌,那样的事情有 什么值得说的,他漠然地、居高临下地看她:“该带的证件都带了 吗?”

姜小白点头:“带了。”

“嗯,进去吧。”

这人沉默寡言,惜字如金,他阔步在前,她亦步 亦趋在他斜后方,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夜墨英挺的五官以及拒人千里之外的淡漠气质,让小白觉得诚惶诚恐。

硬凑 CP,后果很严重。

第六章 领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