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假做春梦,真被轻薄

  那个说自己认床的少女入睡得却比谁都快,十来分钟便睡得四仰八叉,细微鼾声萦绕不息,外头下起雨来……

雨水打在芭蕉叶上的声音响在寂静的夜里,夜墨给自己倒了杯红酒,站在窗边,细抿一口,回头看睡得正酣的人,轻嗤一声:“不是说睡不着么?”

他按了按太阳穴,最近偏头痛越发严重,也是,勾心斗角赚点钱,实在不易,哪像那没心没肺睡着的人,实在叫人羡慕。

一夜细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敲打着窗檐,敲进小白的梦里。

小白睁眼时,见脖子间埋了个头发蓬松的脑袋,正吸吮着她的脖颈。

她老脸一红,略微有些羞涩,怎么……还做上春梦了?上回做春梦还是高一见到学校风云人物学生会主席大人的事了,之后忙于生活,没心情想那些风花雪月的事,这回……

嗯,撇开遭烂的性格不谈,夜墨至少是有一张让女人疯狂的帅脸的,自己也是正常女人,没什么值得害臊的。

啊……痛……那人在她脖子间咬了一口,小白吃痛地张眼,叫出口……

“醒了?”那人声音低沉嘶哑,头发凌乱地覆在额头上,神色慵懒,这会儿不戴眼镜,眼神少了凌厉,多了迷离,注视之下,让人心砰砰直跳。

小白这才意识到,这TM哪里是春梦,这特么就是被人轻薄了。

小白猛地将身上的人推开,一拳砸到他脸上,听他闷哼一声,小白有些害怕,捏紧衣襟,斥责他:“你个衣冠禽兽,登徒子,人面兽心,我们不是假结婚吗?你想干嘛?”

夜墨寒着脸,轻抚嘴角,竟有血丝,脸颊肌肉抽了抽,他无语地看眼前的人:“我一血气方刚的青年,一夜下来,你身上一点痕迹没有,你以为大家都活在童话世界吗?”

小白怒目而视:“诡辩,我看你就是兽性大发!”

夜墨冷笑,摇头:“你倒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侮辱,他嫌弃的眼神是对她赤果果的侮辱。

小白耿耿于怀地盯着他,他被盯到发毛,一把拨开她,径自往洗手间去:“我洗个澡,你换好衣服先下楼吃早饭。”

夜墨伸手将水龙头转到右边,莲蓬头倾泻而下是冰冷的水,垂眼,是挺立的欲望,他安慰自己,男人晨勃,是正常现象,无关她的嘴唇是否柔软,也无关她身体体香是否诱人。

“呐,这个还你……”夜墨擦着头发走出洗手间,便被红包塞了满怀。

他皱眉:“什么意思?”

“我们是假结婚,怎么能收你家人的红包呢?”

夜墨不悦:“我们是真结婚,只是以后会离婚而已。”

“对啊,不然你以为什么是假结婚?”

夜墨有些不耐烦,将红包丢入她手中:“给你你收着,在我面前用不着装清高。”

说我装清高?不能忍!小白将红包扔到他脸上:“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不想出这豪门时,贪恋上不属于自己的虚荣,连生存能力都消失殆尽。”

呵呵,终于也让她体验了一把用钱砸人的滋味,果然是爽的,是会上瘾的。

第十三章 假做春梦,真被轻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