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你睡客厅沙发

  夜墨眯眼看她,声音里蒙上寒气:“你还真的弄丢了。”

小白缩了缩脖子:“说来话长,我知道在哪里,明天会去讨回来的。”

少爷修长的手指游移在她下巴间:“拿不回来,你就完了!”

他分明是微笑着的,为什么让人觉得脖子一凉?

“刚才打架就是因为这事?”

小白点头:“嗯。”

少爷推了她脑袋一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车里,小白苦口婆心地解释着事情的来龙去脉,希冀获得身旁人的理解,少爷以手支颐靠在车窗上,四两拨千斤驳她:“都是借口!”

小白哼哼唧唧说不出话来,干脆扭头不再搭理他,半晌,觉得不对劲:“嗯?这不是回你家的路啊……”

转头看去,那人闭着双眼,似乎睡着了,小白正要凑上去……

“少奶奶,少爷睡着了,您别打扰他……”

还真睡着了……

钱叔轻声说:“少爷很辛苦,平时事务繁忙,睡眠也不好,还有头痛症……”

小白挠了挠下巴:“哦,那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去少爷的公寓,伤成这样,肯定是不能叫老爷瞧见的,不然该担心了。”

……风吹,夜黑……

车子直抵夜墨公寓,病娇少爷全程力道放在小白身上,被搀扶进屋,小白心里狂骂三字经。

小白拿好药箱,看着夜墨脸上的伤,想起钱叔刚才说的话,有些愣怔。

“发什么愣?给我上药……”少爷泰然自若地坐在沙发上,神色慵懒。

小白只是想着刚才钱叔担忧的眼神,夜墨辛苦,事务繁忙,钱叔那样担心他,很是叫她羡慕,其实,她也很辛苦。

被人点醒,小白又扬起一副大大咧咧的笑,嘟嘟囔囔道:“自己就不能上吗?”

少爷不悦:“我是为谁受的伤?”

小白眼黯,也不知谁冲进来帮了倒忙,这会儿还挺理直气壮,笑着嘀咕‘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说什么?”

小白呵呵一笑:“我说少爷是世上最帅的人。”

心里有气,手上力道不免重了些,少爷嘶嘶抽气:“对你的救命恩人好一点。”

小白的白眼快要翻到天上去了,有钱人家的少爷可能都这么自以为是。

上完药,少爷说:“好了,睡觉吧。”

说完起身往卧室走去,小白亦步亦趋跟在他后头,少爷回头:“你干嘛?”

“回屋睡觉啊。”

少爷指了指她身后的沙发:“你睡外面……”

好嘛,没了观众,连床边都没资格睡了,资本家果然心黑。

屋外,沙发上的人呼呼大睡;

屋内,kingsize的席梦思大床,蚕丝鹅绒被下的人却是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春雷隆隆,夜墨起身倒了杯酒,踱到厅里一看,那人睡得正酣,连雷声都惊不醒,实在叫人羡慕。

一夜春雷不绝,窗外海棠颤颤巍巍,随风摇曳……

‘就在M联储宣布不加息的当晚,N市商品交易所的注册黄金库存黄金,一夜之间下降了73%,从27万盎司下降到7万盎司。D国、E国、Y国等等国家都在提取实物黄金……’

小白被电视声音吵醒,艰难地睁开眼,睡眼迷蒙地看着身旁的单人沙发上,夜墨正襟危坐在看新闻。

第十七章 你睡客厅沙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