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陪酒的?你才像牛郎!

  excuse me?

忍无可忍,小白一拳砸到他脸上,趁他愣神时一个反攻,跨坐在他身上,一把揪住他的衣襟,恶狠狠地扬着拳头:“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你就等着被打成猪头吧。”

夜墨被打得有点懵,伸手抚了抚嘴角,轻蔑地看她:“难道你不是陪酒的?”

奇耻大辱!

是可忍孰不可忍!

“陪酒?我看你才比较像牛郎!今天我就替你爹好好教训你这个有眼无珠的大少爷!”

房间里惨叫声四起,夜墨这回学聪明了,用双臂挡在了脸上,但身上的人揍得实在用力,他招架不住,恼羞成怒,一把抓住小白乱抡的拳头,又翻身当了主人。

他压在她身上,喘息着,擒住她的双手,让她动弹不得:“你发什么疯?”

“许你污蔑诽谤我,不许我有仇报仇吗?”

他满眼不信:“污蔑你?你怎么解释你从男人豪车上下来的事?”

小白一副日了狗了的表情:“你不知道有种行业叫代驾司机吗?”

夜墨一下愣住了,是他误会了她?不知怎么,他竟有几分庆幸……

还好,她是正经女孩,不用担心被父亲抓住她的把柄了,是啊,离婚再婚总是很麻烦的。

小白一把推开他,下了床,往外走去……

“你去哪里?”

小白回头:“去客厅睡觉,我还能去哪里?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你,我既然嫁给你了,需要我配合的,我都会好好配合你。”

少爷似乎有几分动容:“今晚睡卧室吧,睡地上就好了。”

小白哑然失笑:“夜少爷这是做了多么大的让步啊,谢谢你的好意了,我怕咱么共处一室,我随便动动,你又脑补过多,觉得我想勾引你。”

说完拉上了卧室的门,门外,站定,轻抚了胸口,刚才她确实慌张了,里头有头狼,她怎敢久留,夜家的水,果然是深的,夜家的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灯,深一脚浅一脚的这人生,以后应当要更当心了。

夜深,小白若是醒了睁眼,肯定会吓一跳,因为她身旁站了个人,少爷无心睡眠,就在她跟前站着,瞥到她手指上戴着的戒指,嘴角笑意浮现,她果然将戒指讨回来了,既然如此,以后好好相处吧。

六月初,梅雨季节,又闷又 潮。

结束了冗长的会议,夜墨 点了支烟,站在落地窗前发 呆。

手机铃声响起,是他的好兄 弟苏航,声音有些沙哑:“ 嗯,二哥……”

“老四,今天晚上的时间空 下来,给你引荐个人。”

夜墨猛吸了一口烟:“谁 啊?”

“大桥项目的招标负责人, 你要是能拿下这个项目,老 头子保证对你刮目相看。”

夜墨叹了口气:“非得今 晚吗?最近酒喝得多,胃里 一直烧得慌,很不舒服。”

“你年纪轻轻,身体素质不 行啊,你二哥没结婚的时候 ,一斤白的两箱啤的那是哼 都不哼一声,你现在不得不 拼啊,你要是爬到了山顶上 ,你说不喝就不喝,就像你 爸,谁敢逼他喝酒不是?可 是这个登顶的过程,是艰辛 的,哪怕是用健康,用生命 做筹码,你也只能咬牙向前 ,男人都这样。”

夜墨紧皱眉头,掐了烟蒂 ,讷讷道:“知道了。”

第二十章 陪酒的?你才像牛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