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旁人能睡,自己的丈夫不能睡?

  李宝儿诧异瞧她:“床都不给睡啊?夜墨不是东西!”

小白叹气:“可不嘛,本来就是假结婚,我且忍他几年……”

正说着,手机铃声响起,小白接通电话,夜墨低沉又慵懒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出来……”

声音好听得能让人怀孕说的就是这种声音吧

姜小白闲散地躺着,挖了挖耳朵:“什么?”

声音沉沉似夜风,搅乱人心湖的一池水:“我的车停在你学校门口,你现在出来。”

说完挂了电话。

留下一脸懵逼的姜小白,真当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么?

十五分钟后,小白拉开了车门,见某位少爷又在闭目养神,伸手戳了戳他,夜墨倏然睁开眼:“不上来干什么?”

姜小白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去你那儿连床都没得睡,我要睡宿舍里。”

夜墨懒得跟她啰嗦,长手一伸,将她掳了进来,色厉内荏:“知道有多少双眼睛虎视眈眈盯着我吗?新婚夫妇分地睡,你觉得别人会怎么想?”

小白虎着脸,反正你怎么说都有理,不跟你争。

车里重回宁静,夜墨又闭上了眼睛,钱叔好心解说:“少爷今天应酬多,喝得有些多,少奶奶您一会儿得照顾他一下。”

小白在心里骂骂咧咧,想让我照顾他,门儿都没有,床都不让我睡,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一会儿趁他醉糊涂了给他锁卫生间里,哼哼。

车子很快抵达夜墨的高级公寓,小白扶着他进了电梯……

电梯里,夜墨居高临下地盯着小白看,眼神迷离,看一会儿发出一声冷笑,蔑视的笑,笑得小白一肚子火,什么玩意儿?

电梯门开,夜墨步子有些虚浮,走在前头,晕晕乎乎开了门,进去之后随手带上了门,留下一脸懵逼站在门外的小白。

嗯?

正好,既然被拒之门外,那就溜之大吉吧。

正要开溜,门又开了,夜墨伸手拎住她的衣领,醉醺醺道:“倒把你给忘了。”

那人一路拖着她进了卧室,门一合上,他便将她压在了门上,小白抬头看他:“起开……”

夜墨一手紧紧箍在她腰上,一手扣住她的下巴:“你以后安心念书,不要在外头……招蜂引蝶,嗯?若被我父亲知道了,我又要重新找一个让他满意的,太麻烦了。”

什么意思?小白一脸懵逼,招蜂引蝶?她招谁了引谁了?

小白猛地挣扎,却不曾想,这姓夜的力道很大,她竟没能推开她,男女之间天生有力量上的悬殊。

他手上一用力,两人胸口紧贴,卧室里灯光昏暗,但依稀还能看见他嘴角眼角的淤青以及他鄙夷的眼神。

浓烈的酒精味混杂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和烟草味,凝聚成一股复杂的,让人浑浑噩噩的气味。

待她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被带到了床上,夜墨正压在她身上,在她唇角吸吮着,大有一路往下的意思。

小白一个激灵,‘生灵有倒悬之急’ ,她想一跃而起,却又被夜墨压制住,他迷蒙的眼神里满是戏谑:“装什么贞洁烈女,旁人能睡,自己的丈夫还不能睡了?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第十九章 旁人能睡,自己的丈夫不能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