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可恶的苏伶

  月黑风高,这偌大的山里,只剩她一个人,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呼吸,风声徐徐在耳边后退,昏黄的灯光将她的影子越拉越长,那辆车走了就没再回来过,虽然她真的有期待过那人会停下来,停下来等等她。

  是啊,有的时候奢望是会给你带来伤害的,她渐渐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什么事都自己来扛的,她是该明白,这不过是一桩交易婚姻,夜墨是心比天高的人,实在不该对他奢望过多的。

  她进屋时,苏伶迎过来,嘘寒问暖,满是关怀,问她饿不饿,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又让佣人去做了碗面给她吃,小白在吃面,苏伶就这么笑意盈盈地看她,目光像妈妈,温柔和煦,小白动容,冲她笑笑。

  苏伶摸她的头:“慢点吃,慢点吃……你也是,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因为我……”话未出口,楼梯上便传来夜墨的声音:“回来了怎么不上来?”

  苏伶神色一僵,慢慢起身,摸了摸小白的头:“吃完了再上去。”

  小白点头朝她笑笑,少爷在二楼,冷眼旁观,苏伶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少爷一动不动凭栏站着,盯着楼下的姜小白,苏伶回头看了眼夜墨,又看了眼楼下的人,继而面无表情地离去。

  夜深,小白洗好澡从洗手间里出来,少爷拦了她的路,她横眉冷对:“干嘛?”

  夜墨眼神疏离:“以后少跟苏伶啰嗦。”

  小白拂开他,往床铺走去:“她让人煮面给我吃,对我好的人我没法冷漠以对。”

  夜墨拉住她:“你以为她煮面给你吃就是对你好?”

  “总比开车经过却对我视而不见的人好。”

  夜墨微眯了眼看她,嘴角的弧度写着不满:“我说给你听的,你记着就是。”

  小白不以为意走到床边看着空空荡荡的地板,转头问夜墨:“我的被子呢?”

  夜墨捧着本书躺到床上,漫不经心道:“天气热了,要什么被子?”

  小白一把拿过床头柜上放着的空调遥控器,上头显示20度,按了开关键:“那就把空调关了。”

  夜墨夺了她手中的空调,又开了空调:“我热。”

  小白皱了眉看他:“如果热就不要盖被子,如果冷就不要开空调,你这样开着空调盖着被子算什么?”

  算什么?就算少爷横竖看你不顺眼,看到你和别的男人说说笑笑不爽了,少爷不爽,又怎能让你姜小白舒坦?

  小白知道眼前的人有意为难,多说无益,转身要往外走,被夜墨一把拉住:“去哪?”

  “这里太冷,还没有被子盖,我随便找间屋子睡觉。”

  “不准!”

  世上还有比他更霸道更无赖的人吗?小白挣脱他的手,却又被他重新握住,他手上一用力,将她带入怀里,两人一起倒进床铺里,夜墨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小白情急就要挥拳头,被夜墨一把握住,神色严肃:“别动!”

  继而听得敲门声,门把被旋转,有人探头进来:“墨少爷,二太太让我煮的梅子汁给少奶奶端上来的。”

第二十九章 可恶的苏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