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我大病初愈你要干什么

  护工阿姨被说话声吵醒,起身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夜墨,夜墨沉声对护工阿姨说:“麻烦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话和我妻子说。”

护工阿姨感受到这危险的气息,不发一言,立刻往外走去。

小白放下手中的书,凝眉看他:“我生病住院了,开了刀,刀口有十公分那么长,你一回来,就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不先问我疼不疼,不先问我恢复得怎么样吗?”

夜墨看她脸色苍白,几天不见,人也瘦了一圈,知道她受了罪。

可向来,少爷是不需要顾及别人情绪的,少爷向来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他不会关心别人,他不会对别人嘘寒问暖,他更不会低头认错。

少爷冷声道:“我这么赶回来,看来还是我错了。”

说完转身离去,她憔悴的脸却一直在脑海里挥散不去……

于是,这几天,千寰集团所有人对这个始终绷着脸的太子爷避之不及,唯恐惨遭横祸。

新晋秘书emily随时一副要哭的样子,上任不过两天,整个人迅速地枯萎下去,形同枯槁,晚上下班目送走了大魔王之后,emily蹲在彭程办公桌前嚎啕大哭:“彭特助,二十八年来,我从没怀疑过自己的能力,从斯坦福大学毕业后,更是自信昂扬,可现在,我深深地觉得自己不行,一件小事都做不好,我连咖啡都泡不好了,我……真没用!”

彭程哭笑不得地拍她的背:“夜先生也不是时时这个样子的,你别怀疑你自己,你做得挺好的,是夜先生的问题,过两天就好了,一定要振作起来啊。”

Emily泪眼婆娑地看彭程,抽抽噎噎地问:“真的吗?”

“真的真的,千万不要怀疑自己。”

三天后,小白出院的时候,夜墨让钱叔开车去医院接她,钱叔问他:“少爷你不去吗?”

心高气傲的墨少爷怎会轻易服软,自然是要姜小白先低头才能原谅她。

钱叔看他的脸色,知道这位小少爷还在气头上,便不再多嘴,虽然不知道少奶奶怎么惹了这位小少爷。

暮色降临,小白百无聊赖地待在夜墨的公寓里,因为钱叔说是少爷交代了,回主宅要走楼梯,不利于伤口恢复,小白对钱叔的说辞深表怀疑,姓夜的哪里有那么好心。

周姨煲好的汤放在餐桌上,小白喝了一碗,味道很好,听说周姨一直照顾夜墨的,夜墨嘴极挑,周姨的手艺自然是没得挑,小白笑笑,是啊,这么多人围着他转,自然是形成了他极度自我的性格,他也说了,三年,三年而已,她且忍他三年,是啊,三年很快会过去的,毕竟,她忍了杜家母女那么多年了,她向来是能忍的。

小白一人艰难地擦好了身体,然后自觉地躺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准备睡觉时,夜墨回来了。

小白闭上眼睛装睡,不想和他正面冲突。

她听得脚步声临近,在她跟前停了下来,她觉得自己装睡肯定装得不像,眼珠子转来转去,夜墨肯定发现了吧。

一只手从她膝窝处穿过,小白立刻睁开了眼睛,防备地看他:“你干什么?”

夜墨将她打横抱起,不发一言地往卧室去。

小白挣扎着:“你要做什么?我大病初愈,你要干什么?”

第四十六章 我大病初愈你要干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