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从前你怎样水性杨花我不管

  夜玉澄从药箱里拿出绷带给她缠上,笑道:“你小叔不会把你整残废的,你小叔是专业医生。”

小白还没从剧痛中回过神来,抖着声音说:“是……是吗?”

夜玉澄又摊开她的手掌,给她上了点药,拍了拍她的头:“HS医院的副院长,就是你小叔,你嫁进来也有些日子了,连这都不知道?”

小白委屈,她成天不着家,又哪里能知道这些,而且,她也不想知道这些,知道了干什么呢?不过都是她生命中的过客而已,离开这里之后,她重归平静生活,又哪里还会和他们有往来?

夜玉澄收好药箱,垂眼看着眼前闷闷不乐的人:“跟老四要好好相处,不要招他惹他。”

像根针一样,夜玉澄的话刺到了小白的心里,她分明,连他为什么生气,为什么将她拒之门外都不知道,她处处忍他,让他,依然不能让这位大少爷满意,他还要她怎样?

她抬眼,眼里是无奈:“好的,小叔,我知道了。”

夜玉澄拍了拍他的肩:“嗯,上去吧,自己保护好自己,这个家里,你最不能惹的就是夜墨,知道了吗?”

小白期期艾艾地上了楼,推门,那人坐在书桌前,灯光浅浅印在他侧脸,能看清他的睫毛弯儿投影在眼窝处,他薄唇紧抿,让人觉得他不高兴,冷漠又疏离,他又变成了一开始的夜墨,那个让她诚惶诚恐不敢靠近的夜墨。

虽然她有满腹牢骚,想问他,为什么刻意刁难她,为什么不让她进又不让她走,为什么突然生了气。

可一到他跟前,看着他冷漠的侧脸,她就怂了,她怕他,忌惮着他,她便绕着他走,直奔洗手间……

“站住……”丝毫没有情绪的起伏,他的声音让她身子一僵,如芒在背。

她转过身去,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怎……怎么了?”

他缓缓而至,高大的身影笼罩在她身上,他伸出手来,小白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他伸手按住她的肩,伸手替她理了理头发,小白身子僵硬,不敢动弹,他低沉的声音响在她头顶:“从前你怎样水性杨花我不管,可你既然进了夜家,以后就要安分守己,不要得陇望蜀,一切都等我们解除婚约关系,等你恢复单身再说,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的。”

小白心中的火一下被点着了,她抬头看他,眼神桀骜:“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笑意未达眼底,薄唇现出讥讽的笑来:“就是字面意思。”

小白推开他禁锢着她的手,将他推到墙上,面露愠色:“夜墨你究竟想怎么样?”

他一把抓住她没受伤的手,狭长黑眸里满是戏谑:“怎么?你以为凭你一只手就能制住我?”

小白眼黯:“你知道我手受伤了?”继而垂眼自嘲地笑笑:“是啊,你当然知道了,本来就是你授意的,是你授意的,你才是罪魁祸首!”

夜墨见她小脸发白,额前刘海湿成一片,连手都在微微发抖,他心中动容,但很快又正色,三番五次,他都被她可怜的外表欺骗了,这次,不会了,他伸手钳制住她的下巴:“谁叫你这么会装?”

第五十八章 从前你怎样水性杨花我不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