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小白差点被推下楼

  不自觉地,小白皱了一下眉,摊手:“宁柯他不是我男朋友。”

夜墨把玩着手中的彭程一早送过来的手机,低垂了眼帘,睫毛弯儿浅浅覆着,看起来没有攻击性,可嘴角又染上了讥诮,是最能刺痛小白的表情,他挑眉,扔了手中的手机到桌上,淡漠疏离,又将注意力放到了电脑屏幕上……

小白看着他的脸,只觉得无力,但那人仿佛不愿意再听她讲话,她也只能无可奈何地退出了房间。

小白出了房间不多时,夜墨便听到了她的尖叫声,夜墨心一沉,立刻往外走去,便看到她抱着三楼楼梯口的柱子,神情惶恐地往下看着……

众人被她的尖叫声吸引而至,夜玉澄,苏伶,夜恒都纷纷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夜墨靠着三楼楼梯往下一看,一楼有人趴在地上,头部有一滩血,不禁心里一紧,再看向姜小白,姜小白被夜玉澄扶了下来……

小白腿一软,跪坐在地上,眼中惊慌一览无遗,她心有余悸地颤着手,给夜玉澄解释:“她……她推我,我……我条件反射地抱住了一旁的柱子,她……她自己一脚踏了空,摔……摔下去了……”

小白拽紧拳头放在胸口,脸色煞白,眼神空洞,感觉是吓傻了,夜玉澄拍着她的背,轻柔安慰她:“没事没事,你别怕……”

夜墨站在她身侧,可以看到她微颤的睫毛和战栗的身体,她看起来怕极了,当然害怕,有人要害她的命,她一个不谙世事的学生,怎会不怕?

管家庆叔神色凝重地上了楼,走到夜墨跟前,小声道:“少爷,她死了。”

小白的眼泪夺眶而出,身体剧烈地抖动着,仓皇失措地抓着夜玉澄的手:“小……小叔,我……是不是……是不是要坐牢啊?”

夜玉澄轻拍她的背:“你别怕,没事没事的,不会坐牢的,是她自己失足跌下去的,跟你没有关系的。”

两人交叉的手指刺到了夜墨的眼睛里,他冷声对庆叔说:“报警吧,让警察处理。”

警察很快就来了,众人在厅里排排坐开,挨个接受警察的审讯。

夜墨和小白贴身坐着,他能感受到来自她身体的战栗,她双手交叉在一起,他其实很想包裹住她的小手,细细抚慰她,但他终究是没有伸出手来,只这样坐着。

夜恒和苏伶坐在一起,另一边是夜玉澄单独坐着。

“死者叫崔秀香,现年52岁,在夜家做事已经二十六年了,今早从三楼楼梯摔下来,当场死亡,据在场的唯一一名目击者,或者说是当事者姜小白女士说,是她想推你,但她自己失足摔下去了,是吗?”

被点到名的小白身子颤了一下,喉咙发紧,双手握紧,努力保持镇定:“是的。”

警察在本子上记着什么,又抬头问她:“你与死者有什么过节吗?平时为难过她吗?所以她才会产生报复的心理。”

小白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连她的名字都叫不上来,也没说过话,更没有过节。”

第六十章 小白差点被推下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