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夜墨,是你让人推我的吗

  警察在本子上记着什么,又抬头问她:“你与死者有什么过节吗?平时为难过她吗?所以她才会产生报复的心理。”

小白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连她的名字都叫不上来,也没说过话,更没有过节。”

“她在家里为人和善,下人们都很喜欢她。”夜墨适时帮她说了一句,小白转头,感激地看她,她惨白的脸,通红的眼眶,终于成了压垮夜墨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冰冷,直冷到了他心里,她该害怕极了的,撇开别的事不提,此时此刻,他该是她坚强的后盾。

警察疑惑:“既然两人没有过节,那死者为什么要推她呢?一楼是大理石的地面,摔下去,不死也会残废,两人之间没有深仇大恨,不至于做到这么绝吧。”

“所以,应该是有人指使的吧?”夜恒的声音让在座的每个人脸色一沉。

夜墨看向他以及他身旁镇定自若的苏伶以及一旁面色凝重的夜玉澄,握紧了小白的手,这个家里,有人想要她的命。

警察的视线也逡巡在每个人的脸上:“所以,在座的各位,有谁和姜小白女士有过节的吗?”

苏伶理了理披肩,瞥了一眼夜墨:“要说有过节,大约就只有这位墨少爷了,昨天他们似乎吵架了,墨少爷不让小白进门,还让保安教训了她,她手腕也被打脱臼了,看,这会儿还缠着纱布呢。”

小白身子一颤,轻轻抽出被握着的手,慌张地看夜墨,夜墨的心被她怀疑的神色刺痛,一把揽住她的肩,慢条斯理道:“那不过是我们夫妻间的情趣,至于她手上的伤,不过是误伤而已,早晨,我已经辞退了那名误伤她的保安,我们之间很好,是吗小白?”

他看着她,眼神里有逼迫,让她不得不点头:“好……我们很好……”

夜墨泰然自若,自然不会被苏伶突如其来的中伤乱了阵脚,他若有所思地瞥了苏伶一眼,缓缓道:“倒是苏阿姨,因为公司股票的事,你是不是对小白有什么歹念?”

苏伶轻嗤一声:“公司股票?跟小白有什么关系吗?”

夜墨挑眉:“我的婚姻生活越稳定,对你越不利,不是吗?”

苏伶冷哼:“荒谬,我会为了一点利益就起杀念吗?”

三言两语,夜墨不仅摘除了自己的嫌疑,还道出了苏伶的作案动机。

警察左右为难地看着两边的人,合上笔记本:“如今死无对证,是否有人指使一事无从考证,我们会着重调查与死者往来密切的人,在此之前,请几位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

送走警察,小白和夜墨就一道进了房间,一关门,小白腿一软,被夜墨一把捞住,才不至于坐到地上去。

夜墨的手揽在她腰上,能明显感觉到她身子一僵,然后往后退去,夜墨拉住她的手,冷了声音:“你干什么?”

小白低垂着头,汗水浸湿了她额前的刘海,眼底的惶恐还没消散干净,唇上依然是血色全无,她颤声问道:“夜墨,是你吗?”

第六十一章 夜墨,是你让人推我的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