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她咬破了他的嘴角

  夜墨抓着她手腕的手用了劲,声音里透着寒气:“你说什么?”

小白抬眼,眼神坚定:“是你吗?”

夜墨咬着牙看她,怒意驱使着他让他捏住了她的下巴:“你觉得是我?”

小白的汗顺着脸颊滴下来,眼眶泛红:“不是你吗?毕竟你昨天晚上无缘无故地那样对我,得知我手腕受伤了还依然不让我进门,怎么?是要我带伤在冰冷坚硬的水泥地上睡一晚吗?”

夜墨眼神闪了闪,他确实理亏,但她居然怀疑他会要她的命,他怎么会?他不过是想伺机给她个教训,让她不要接近别的男人。

只是,她又恰巧碰上了这样的事情,她往他身上联想,其实是情有可原的,可该死的,他看到她眼里的惶恐,就怒不可遏,就出离地愤怒。

他有些咬牙切齿地说:“不是我,我只是对你小惩大诫。”

她的眼泪掉下来:“小惩大诫?我能知道我是犯了什么大错值得墨少爷你特地在大晚上让一群保安不睡觉围攻我一个人吗?”

他捏着她的下巴:“你真的不知道吗?”

她的声音微颤:“我知道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

夜墨松了对她的禁锢:“那算了,今天你受了惊吓,就在家里休息吧。”

小白用拇指擦掉眼泪,皱着眉看他,努力平复了情绪:“我这几天就要期末考试了,我想住学校方便复习功课。”

夜墨咬牙,牵扯着下颚肌肉,狭长的眼里情绪复杂,想要伸手给她理头发,她条件反射地后退,他讪讪地垂下手:“你去吧,我会……派人保护你的,你……安心学习。”

她就要往外走,被他拉住:“我叫钱叔送你去学校。”

她挣脱他的手:“我自己去。”

他寒着脸看她:“你还是怀疑我?你觉得我会要你的命?”

她仰头看他:“毕竟推我一把,也能达到小惩大诫的效果。”

牙尖嘴利的丫头,让他胸腔里的怒气喷薄而出,他将她推到墙上,俯首,强吻了上去,他将她的双手推高至头顶,唇上用了力道,轻轻咬着她的嘴唇,听得她在他身下呜咽,她的腿动来动去,被他一条腿压制住,他胡乱的呼吸喷洒在她嘴角,她眼里多了愤怒,张嘴咬了他的嘴角一口……

听得他闷哼一声,然后嘴里多了血腥的味道,他又在她唇上缠绵着辗转反侧了许久,听得她的喘息声,才终于退离开来。

她扬手,要给他一巴掌,被他一把握住,她吃痛地叫出声来,是她受伤的那个手腕,又被他掐到了,她痛到半蹲下身子,他随她一起蹲下,声音里有了温度:“我弄痛你了吗?”

她抬眼看他,他嘴角被她咬破了,潋滟地红,触目惊心,就当他们扯平了,她咬着牙:“让我走吧。”

他执意拉住她的手,将她送到了车上,嘱咐钱叔:“送她去学校。”

又对车后座局促不安坐着的人说:“我不会害你,你别担心。”

她始终低垂着头,不发一言,接连来的伤害,已经让她吓到说不出话来了,小白平日里虽然大大咧咧,但真的看到那么一大滩血滋出来,有人就死在她眼前,而且得知这个看起来风平浪静的家里,有人想要她的命,还是让她吓到瑟瑟发抖。

第六十二章 她咬破了他的嘴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