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杜莎莎就是欠揍

  车子渐渐驶离夜家的大宅,透过后视镜,小白看到那个人一直站在门口,直到车子拐了个弯,看不到他了,她才终于松了口气。

沿着海边行驶了很久,下了山,中午的太阳明亮又刺眼,让人有些分不清虚实,她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她本意是想拯救她父亲留下的公司的,虽然暂时不属于她,但她放弃自己喜欢的专业念了如今的企管系,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从杜慧母女手中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可如今,小命尚且有可能不保,更别提以后的复仇了,何去何从,她该怎么选择?

夜墨的眼神回荡在脑海里,毫无缘由地,其实,她是相信他的,相信不会是他要害她的,那么,是谁呢?难道是误会?就是那位阿姨真的对她有什么误会,所以想吓吓她所以才推的?这个说不过去,她们两确实是连话都没讲过啊。

小白闭上了眼睛,靠在椅背上,拳头紧紧拽着,以后,该何去何从?

小白回到学校,没有跟李宝儿说夜家出了人命的事,她不想多一个人担心。

只是李宝儿看到她手腕上缠着纱布,很是担心,问她怎么受伤了,她含糊其辞地敷衍了过去。

小白坐在椅子上,心烦意乱地翻着书,根本没有心思复习功课,她叹了口气,拉了拉旁边的李宝儿:“昨天,宁柯他吻了我。”

李宝儿手里的手咕咚一声落到了桌上,张嘴看小白:“宁柯这孩子……开窍了啊。”

小白轻啧一声:“你别闹,我觉得很烦。”

李宝儿抓着她受伤的手腕,瞥她:“不会是人家吻了你,你就甩人家耳光,没掌控好力度,把自己手腕甩伤了吧?”

小白翻了个白眼:“我是纸糊的吗?”

李宝儿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那他吻了你之后呢?发生了什么?”

小白不确定地说:“我觉得,是不是夜墨知道了宁柯吻我的事情,昨天晚上,他很奇怪。”

“连我都不知道,夜墨怎么可能知道?他又没有千里眼顺风耳。”

小白转着手中的原子笔,愁眉苦脸:“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他说的话也奇怪,他觉得宁柯是我的男朋友,之前我跟他解释过,说我没有男朋友的,可无缘无故地,他怎么会那么说呢?”

李宝儿也陷入了沉思,许久后才说:“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搞小动作?”

……

“杜莎莎!”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小白眼神凌厉了起来:“会是杜莎莎吗?”

“不是杜莎莎还能是谁?你知道的,她喜欢宁柯,一直是求而不得,她多恨你你不知道吗?”

小白若有所思地思考着:“我以为杜莎莎该是怕我的,但现在看来,她是实力作死,我该给她长长记性,让她知道我也不是好惹的。”

“你打算怎么做?别直接跑去揍她啊,虽然她确实欠揍,但你先动手了,你可就理亏了,知道吗?”

小白挑眉:“简单粗暴固然是好,但,我们都是文明人,我不会那么冲动的。”

第六十三章 杜莎莎就是欠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