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太子爷被小丫头整了

  彭程神色有些诧异,夜家大小姐归国,从无例外,这位太子爷都会亲至迎接的,而这回……

但既然太子爷发话了,彭程自然不会多问什么,走到门口,彭程驻足,回头看了一眼,太子爷大汗淋漓地跟红汤做斗争,对面姜小白脸上挂着看好戏的神色,彭程低头笑笑,有位不明所以的太子爷,陷入了爱恋,不过他自己好像并不知道。

夜墨伸手解了两颗扣子,嘴角些微抽搐,他被面前的小丫头给整了,他知道的,就当是伤了她手腕的补偿吧,她高兴就好。

领口微敞,喉结上下滑动着,小白想到活色生香这样的字眼,他那样一个清冷的人,这会儿吃了两口辣的,倒是添了人气,眼神也都罩上了雾气,看起来迷离彷徨。

一顿饭吃下来,太子爷只觉得胃里火烧火辣的,他不动声色地抽了纸巾,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角,正要起身,老板娘送来了糖水:“喝一点,解解辣。”

连老板娘都看出来他不能吃辣了,少爷虽然还想逞强,但抵不住胃里快要喷出来的火,大口喝下了一杯糖水,果然,灼热感得到了一定的缓解。

他坐着,看对面嘴唇都被辣得红嘟嘟的人,又喝了一口糖水,轻声道:“推你的那事……”

小白手一顿,眼皮没抬,继续吃着,但心已经突突到嗓子眼了……

“因为死无对证,那阿姨死前也并没有什么异常,联络名单里,没有特别的人,这事……或许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小白眼睫垂下来,声音里蒙了无奈:“哦,我知道了。”

“你不用害怕,我的房间已经搬到了一楼,以后没事就不要上楼了。”

这样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又怎么会让人真的心安。

小白讷讷地不说话,等她吃完,走出去时,夜墨已经在门口抽了一支烟,他随意地靠在路灯下,剪影投在墙面上,清清淡淡的白月光。

小白背好书包就要走,路过时,被他一把拉住:“我送你回去。”

小白低垂着头:“学校就在旁边,三两步就到了,没什么好送的。”

少爷执意牵起她的手,往学校方向走去。

一路无言,栀子花的香味弥散在空气里,昏黄的路灯将他们的影子拉长又缩短,依山傍水的这校园,美得让人窒息,忽明忽灭的灯光跳跃在她的睫毛弯儿上,太子爷的心蓦地一沉,仿佛不知不觉间,他的心情轻易就能被她撩拨。

他将她送到宿舍门口,大楼下,到处都是依依惜别的年轻情侣,少爷这样一身白衬衫黑西裤举手投足都是贵族范的成熟男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少爷伸手要摸小白的头,小白身子一偏,让他摸了个空,小白一转头便看到树下抱在一起的人有些眼熟,细一瞧,竟然是李宝儿,抱着她的人可不就是那个风云学长于斐么,好家伙,进展这么神速,坐上火箭筒了吧这是。

小白抬腿就要迈过去,被少爷一把揪了下来:“人家卿卿我我,你去煞什么风景?”

小白这会儿无暇顾及自己被抱进了少爷怀里,只将注意力全放在了李宝儿身上。

软玉温香的触感叫夜墨上了瘾,不想放开,他拍了拍她的背,不舍松开:“好了,上去睡觉吧。”

小白一步三回头地上了楼……

转身,豪车车门开着,夜墨跨坐进车里,透过车窗看了会儿那人儿的背影,沉声道:“回去。”

夜家大宅,灯火通明,佣人们忙进忙出的欢迎大小姐的到来,夜杉刚一落座,便听得门口响起一道声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大人,夜杉女士,欢迎归国。”

夜杉熄了手中的烟,起身,张开双臂,笑容宠溺:“什么了不得的事绊住了我家小少爷的脚步,竟让小少爷没去机场接机?”

夜墨抱着她,含糊其辞地敷衍她:“公司有些事耽搁了。”

夜杉松开他,爱怜地捏了捏他的脸:“我们家小少爷瘦了,周姨照顾得不好吗?”

夜墨拖着她的手坐到沙发上:“周姨拿我当亲儿子看的,你要这么说,她该伤心了。”

周姨从房间里出来,跟夜杉寒暄着,夜杉其实是很敬重这位一直照顾他们夜家小少爷的佣人的,夜墨金贵,嘴刁,人也挑剔,小的时候顽劣不堪,周姨确实是吃了不少苦的,夜杉对周姨笑笑,让周姨早些歇息。

周姨要回房间,被夜墨叫住:“周姨,煮点什么给我喝,解辣的东西,什么都行。”

夜杉拉着他的手看他:“你不是不能吃辣的么?”

夜墨捂着火辣辣的胃皱着眉,扯谎道:“嗯,客户无辣不欢,陪着吃了一些。”

夜杉心疼得不行,嘱咐周姨赶紧去煮一些解辣的东西过来。

夜家另外一位小少爷夜恒走在过道里,听到厅里传来的说话声,不禁心一沉,夜家另外一个狠角色回来了!

平日里,恒少爷在夜家就是山大王,耀武扬威没人管他,但他哥太子爷一回来,他走路都只有溜边儿的份,而如今长公主回来了,他的好日子更是到头了,夜家大姐是他最害怕的人啊,他想掉头逃跑……

下一刻,夜恒恭顺地站在夜杉跟前,乖巧地喊一声:“大姐,你回来了。”

夜杉笑笑:“嗯,给你带了礼物,明天拿给你。”

夜杉始终觉得罪不及子女,尽管恨死了苏伶,但对夜恒,向来是不差的。

夜恒受宠若惊,诚惶诚恐地道了谢,上了楼。

夜杉始终觉得罪不及子女,尽管恨死了苏伶,但对夜恒,向来是不差的。

夜恒受宠若惊,诚惶诚恐地道了谢,上了楼。

楼下夜墨忍着不适喝下了周姨给他温的牛奶,夜杉满眼担忧地看他:“不舒服吗?叫何医生瞧瞧?”

夜墨有气无力地靠在沙发椅背上:“用不着,喝了牛奶好多了。”

夜杉皱眉:“你说你年纪轻轻,一身的毛病,又是头痛症又是失眠症的,胃也不好,你底下没有人吗?什么事都要你亲力亲为吗?”

夜墨叹气:“大姐,你太啰嗦了。”

夜杉神色凝重:“我已经没了一个妹妹,不能再没了一个弟弟。”

第六十九章 太子爷被小丫头整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