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小白的表叔那么土豪?

  夜墨正色,握住她的手:“大姐,不会的,我身体很好。”

而此时,F大A5栋女生宿舍楼305室,李宝儿一进门,便看到冤家双手环胸靠在墙上,好整以暇地等待她的到来。

见她回来,小白虎了脸,冲她招了招手:“过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李宝儿立刻缴械投降,娇嗔着迎上去:“哎呀,你别看我私下里把夜墨说得那么不堪,我一看到大神本尊,我狗腿子属性就发作了,我忍不住地想要讨好他。”

小白瞪她一眼:“推我这事儿等会儿找你算账,我要你坦白的是另外一件事。”

李宝儿眨眨眼,无辜地看她:“嗯?什么?哪件事?”

小白指着她的鼻子:“你说你跟于斐才认识几天啊,你两是不是发展得太快了?”

李宝儿大惊失色地看她:“你…你怎么知道?”

小白推她脑袋:“你两光天化日在宿舍楼下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的,可不就是昭告天下吗?还问我怎么知道…”

李宝儿一把抓住她的指头,眉飞色舞地说:“你跟夜墨是契约婚约的关系,我和于斐可不是契约恋爱的关系啊,你两盖棉被纯聊天那是夜太子忍耐力强,正常男人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会止不住想要搂搂抱抱,亲上一口的。”

哦,是吗?

是吗?

“所以男人抱女人,亲女人都是出于爱?”

李宝儿点头:“男人和女人打炮可能是出于生理需求,但是拥抱和亲吻那肯定是出于爱意的。”

“胡扯!”夜墨就都是做给别人看的,或者,是被她气糊涂了。

小白神思混乱地刷了牙洗了澡,躺到床上时,虽然眼睛盯着手里捧着的书,但思绪早就飘到九天以外。

小白不知道的是,那位被她存心捉弄的太子爷胃痛到辗转反侧无心睡眠,翻来覆去直到三点,去洗手间吐了个干净,胃部负担才稍稍减轻了一些。

虽然琐事纷至沓来,让小白应接不暇,但期末考,她发挥得还是很出色的。

考完最后一场,小白和同考场的班长一道出了教室。

班长半羡慕半挤兑她说:“这回又要拿最高奖学金了吧?年年都是你,旁人是要眼红了。”

小白一副舍我其谁的傲娇脸,两人说说笑笑往楼下走。

走到二楼时,碰到新闻系的和她一起参加过联谊的曹煜,小白心一抖,怕他叫她,缩着脖子往前走。

“姜小白……”那人还是叫住了她,她无辜脸回头看他:“哦,曹煜啊,你也在这栋考试啊?好巧。”

班长指指他,小声问:“新闻系的才子曹煜,你怎么认得的?”

小白尴尬地撩了撩头发,强颜欢笑:“呵呵,我广结善缘嘛……”

曹煜走过来,两人将她夹在中间一道下了楼。

“我加你为好友,你怎么一直不给通过?”

小白脖子一缩,果然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她心虚地笑笑,摸了摸脖子:“啊?你……你有加我啊?我不太用的,所以……”

没有眼头见识的班长大人当场拆穿小白的谎言:“你明明经常发好友圈啊。”

小白眼黯,不知道有句话叫看破不说破?

曹煜倒是很通情达理,没有给她难堪:“你以为我能把你怎么样啊,我不过是想交你这个朋友罢了,你别想太多啊。”

小白只呵呵地笑,也并不拿出手机加他好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想多活几年,一个夜墨就已经够她喝好几壶的了,心力交瘁的她哪里还有空闲时间搭理旁人。

三人并肩出了教学楼,一抬眼,看到门口停着的宾利轿车,小白的心跟着一抖,这厮怎么还将车停到了这里来?

她正要溜墙边儿逃跑,那人按下了车窗,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现了出来,声音也是淡漠:“你过来……”

小白拉住身旁榕树的树枝,不上前去:“我……我下午还有考试,我得回学校看书。”

夜墨挑眉,推了推镜架,神色不悦:“我知道你考试已经全部结束了。”

小白嘴硬:“你搞错了,真的还有一门。”

夜墨推开车门,长腿跨下车来,缓步而至,拉上她的手,戏谑看她:“你们校长是我在牛津念书时的师兄,我们私交不错,我特意问的他,他说你们考试到这个点结束。”

小白尴尬地笑笑:“嗨,就这点小事,你还……还惊动到校长……”

夜墨便拖着她准备上车……

吃瓜群众曹煜同学适时喊住了他:“表叔您好……”

小白仰脸一看,那人气得嘴角都抖了抖,是她造下的孽,表叔这个词儿可能要一直跟着他了。

夜墨礼貌性地朝曹煜点了一下头,继而黑着脸不发一言地拉着她上了车……

留下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小白的班长一脸错愕,指着远去的豪车问曹煜:“那是谁啊?”

曹煜也有些纳闷:“是小白的表叔。”

班长嘴巴张得更大了:“表叔?小白的表叔那么壕?那车我没看错的话,是宾利吧?少说好几百万吧?”

曹煜盯着那远去的车身,眼神犀利:“雅致728,最新报价1000-1200万……”

不日,小白是超级富二代的传言不胫而走,姜小白坐的豪车价值千万,这得是什么身价?

当然,也有人不信的,四处赶兼职的姜小白会是超级富二代?谁信?

旁人就说,人家只是在体验生活罢了。

要是给小白听到了,肯定呸他一脸,你见过哪个富二代是这么玩命体验生活的?

千万豪车里,小白贴边儿坐着,夜墨瞥了一眼身旁的人,凉凉开口:“空间很大,你贴在那里做什么?”

小白转头看他,他长腿交叠,慵懒地靠着,修长的手指随意地搭在腿上,眼底里没什么温度。

这人真是,一天一变,变色龙也不过如此。

她照旧贴在车门上,不搭理他。

前座开车的钱叔看着后视镜里面无表情的少爷,轻咳一声,想要插话,但觉得不合时宜。

“你要带我去哪儿?”小白捏着手里的书包,问道。

第七十章 小白的表叔那么土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