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六章 小叔和傅晴坠马

  那人却突然伸出手来,小白恍惚看他:“干嘛?”

“水拿来。”

“你不是不渴吗?”

“现在渴了。”

“哦,这瓶我喝过了,我再给你拿一瓶。”

“不用,就这瓶。”

所谓胳膊拧不过大腿,小白乖乖上交自己喝过的矿泉水,夜墨拿过来毫不嫌弃地喝了两口。

众人皆惊!夜家太子爷说好的洁癖呢??

座上就数傅晴脸色最难看,她掐着自己的手指,直掐得手指血色全无,她神色幽怨,心中惆怅,夜墨这是做给她看的吧?他故意在她跟前秀恩爱,是希望她有什么反应吗?他希望她吃醋?她有她的自尊,她不会轻易表现出来。

至此,傅晴的妄想症已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夜墨的脸色稍有缓和,回头瞥了眼后排的几人,缓缓开口道:“夜恒,以后房安进公司了,你好好跟他相处,知道了吗?”

夜恒心中再不满,面上也只能答应:“哥,我知道的。”

夜墨又转头对房安说:“我弟不懂事,你别放在心上,另外,你也要管好自己的下属,别落了话柄到别人手里。”

一招敲山震虎,震得两个张狂的男人讷讷称是,房安再不满,这太子爷的面子也还是要给的,以后再弄夜恒。

一场前戏落下帷幕,众人皆松了口气。

今儿个叫众人过来,主要是少爷新得了一匹马,一匹价值连城的纯血马。

驯马师将马牵出来时,众人都发出惊叹,就连一窍不通的小白也发出由衷的赞叹:“好漂亮啊。”

夜墨转头看她:“你喜欢?喜欢就送你。”

众人一抖,上千万的宝马,说送就送了,这才是实力土豪啊。

小白慌张:“别别别,你送得起,我养不起,我养我弟弟就够了,我还得养一匹金贵的马?它会成为吸血鬼的。”

陆屏凑上来,满脸希冀:“四哥,我养得起。”

夜墨瞥他:“有你什么事?”

陆少又默默退下:“哦,抱歉,打扰了。”

这场小型的马术比赛以这匹太子爷的新宠获胜告终,夜墨对结果很满意。

驯马师又牵出几匹马来,夜玉澄走到小白身边,提了邀请:“小白,一起去骑马吧,那是我的马,性格很温顺的,你肯定会很喜欢的。”

夜墨拉住已经蹦起来跃跃欲试的小白:“先骑我的马……”

小白正为难,傅晴拢了拢长卷发,姿态娇媚:“夜墨,我可以先骑吗?我很喜欢他。”

小白立刻点头:“可以可以可以,你先你先。”

论脑残粉的思想觉悟,一颗红心向偶像,管他老公脸黑不脸黑。

傅晴征询着夜墨的意思,夜墨咬牙看着小白,然后转了眼神看傅晴,提不起一丝笑容:“你先骑吧。”

傅晴以胜利者的姿态高傲地骑上了马背,她高高在上地看着场地外的小白,心中轻嗤,你何德何能和我一起站在他身边?

夜玉澄也骑上了自己的马,在场地上溜达着,总归夜墨是小辈,他有些小性子是在所难免的,他不想与他计较,他今年39岁,几乎是拿小白当女儿看的,可他的小侄子似乎对他总有担忧,看来是真的喜欢小白,嗯,小白挺好的,能制得住他们家目中无人的太子爷,一物降一物啊,挺好……

凉棚里,人都下了场地,只留下夜墨和小白以及恒少爷,恒少爷环顾四周立刻往场地奔去,他可不想做电灯泡扫了他哥的兴致。

夜墨凉凉开口:“你和小叔一起来的?”

小白正在喝水,被他突如其来的质问吓得呛到了,剧烈地咳嗽着,那看似不近人情的人竟然伸出手来给她拍背,小白咳得脸色通红,连连摇手:“没有没有,我们就是在门口碰上了,然后一起进来的。”

夜墨的手指还在她背上,轻抚着,嘴角起了弧度,声音也没那么冰冷:“是吗?”

小白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你看我,看我诚挚的双眼,我是会说谎的人吗?”

夜墨手指游移着,哼了一声:“你骗我的还少吗?”

小白心虚地缩了缩脖子:“这回是真的,真的是真的。”

夜墨捏她下巴:“勉强信你一回。”

夜恒和陆屏聚在不远处,饶有兴致地旁观着,陆屏百思不得其解:“四哥怎么不声不响地就把婚给结了啊?这伤了多少少女的心啊。”

夜恒摇头:“我哥似乎挺中意这位嫂子的,天天在家里秀恩爱。”

陆屏撇嘴:“真没想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墨少爷居然就栽在……栽在这么一个小姑娘手里了……真是叫人大跌眼镜。”

夜恒看他:“嘘……说话小心点……”

两人正说着话,却见身后傅晴骑着的纯血马突然之间好像受了惊,突然间嘶鸣一声,猛地抬起前蹄,傅晴吓得花容失色,紧紧牵住缰绳,但由于马几乎已经是直立站着的,所以她还是不可遏制地往下滑去,尖叫声传来,傅晴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而与此同时,夜玉澄的马儿也受到了纯血马的惊吓,直起马蹄,往后退去……

众人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小白焦急地要过去,被夜墨一把拉住:“你过去什么忙也帮不了。”

小白握紧双拳放在胸口,忧心忡忡:“那也不能坐视不管啊。”

“场地上有专业的驯马师,你放心好了……”

夜玉澄不堪重力,也摔落在地上……

小白一马当先往场地上冲去,夜墨这回没拉的住她,慢悠悠地跟在她身后,一起下去了。

小白飞奔到夜玉澄身边,因为傅晴身边已经围拢上那群男人了,多她一个也不多,而夜玉澄半躺在地上,脸色惨白,汗珠滚滚直下,小白跪坐在他身边,小心翼翼地问他:“小叔,你还好吗?”

夜玉澄强颜欢笑:“手臂好像骨折了,你这刚好,我又折了,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小白睨他:“小叔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说笑,很疼吧?”

这种锥心的痛,她是能感同身受的。

夜玉澄痛到脸都变了形,终于实在绷不住了,咬了咬牙,点头:“疼。”

第七十六章 小叔和傅晴坠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