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我被砸,你很高兴?

  小庄要哭:“去那里也都是写作业!!”

小白耸肩:“那谁叫你们老师布置那么多作业的,回头我写检举信举报你们老师,这是要把祖国小树苗的身体都掏空的节奏啊。”

姐弟两说说笑笑间,门铃声响起,小庄同学一跃而起冲到门边,踮起脚尖透过猫眼往看了看,兴奋地回头:“姐,是宁哥哥……”

小白的那句‘就装作不在家’还没说出口,小庄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了门……

小白眼黯,这熊孩子一点都不尊重他姐。

宁柯一手拎了一大包东西挤进来,小庄像是小狗一样在他身边转来转去,兴奋地问:“宁哥哥,你买了什么啊?”

宁柯的笑眼在窗外葱茏绿意下更添温和:“都是一些吃的。”

小白懒懒地从地上爬起来,挠了挠头:“你买这些干什么?”

宁柯将袋子放下,开始往冰箱里填东西:“小庄在长身体,得吃点好的。”

他抬头朝她笑,额头上还贴着纱布,看起来很可怜,小白觉得良心不安,正要张口,那人先一步堵了她的嘴:”不要跟我说什么无功不受禄这样的话,都是买给小庄的,你沾光可以一起吃。”

没心没肺的孩子姜小庄还在那欢呼雀跃,他姐姐只觉得头痛。

钟点工宁先生一进来就忙成了一个陀螺,先是边边角角给小白把房子打扫了一遍,小白如影随形跟在他身后念叨:”我有天天打扫,你用不着再打扫一遍。”

那人充耳不闻,从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打扫完毕,又开始给她烧饭,小白劝了他八百回不用这样,那人置若罔闻。

小白趴在客厅地板上做挺尸状,呆滞地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那人热火朝天地忙完,端了几个菜到餐桌上,拍了拍手:”小白,我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了。”

“公司?”

“嗯,我爸妈都同意了,我先在国内创业,做的好的话以后有时间把学业完成,做的不好的话尽快就去美国。”

话已至此,小白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人家爸妈都同意了不是?

小白依然趴在地板上作挺尸状,这人,真的拿自己当钟点工了,干完活就走,她机械地挥了挥手:”哦,你路上小心。”

小庄同学恋恋不舍地送走了宁柯,回来趴到他姐旁边,天真地问:”姐,宁哥哥又给买吃的又给打扫又给我们做饭,你怎么都不送人家出去?”

小白眼黯,了无生气地趴着:”因为你姐头痛。”

”啊?姐,你没事吧?怎么会头痛?”

”你姐在考虑是不是要搬家。”

宁柯就跟只萨摩耶似的,微笑天使啊,傻白甜啊,你骂他,你张不开口,你打他,你下不去手,让人头疼,让人十分头疼。

这边头疼还没完,那头又接到了一个电话,小白一看,陌生号码,疑惑地接了起来,那头传来陌生的男人声音:”您好夜夫人,夜先生遭遇事故,这会儿在HS医院^”

小白翻了个白眼,骗子居然骗到她头上了,她剽悍地以汉子坐姿坐在地上,冷哼一声:”哦,是出车祸吗?我知道了,就是我撞的,行了吧?”

电话那头的彭程一头雾水,拿着手机看着病床上黑脸半躺着的人,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太子爷瞥他一眼,他立刻小心翼翼地汇报:”夜先生,您夫人说是她撞的您。”

夜墨满脸写着excuse me:”你怎么跟她说的?”

彭程很无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说夜先生您在HS医院,夫人就说对她知道,就是她撞的。”

夜墨皱了眉,伸手让彭程把手机给他,他拨了小白的电话,不耐烦地等着那人接听。

小白一看,嘿,这骗子不上道,还来劲了,她火冒三丈地接起电话,大吼道:”都说我知道了,就是我撞的,你还想怎么样?你这个大骗子!”

”你现在在哪?”

诶?这个声音很耳熟!

怎么感觉有寒气?

小白瑟瑟缩缩地要挂电话,那人下了通牒:“限你半小时赶过来。”

“你……你怎么在医院啊?”亡羊补牢,迟来的关心希望能减少那位太子爷的怒气。

“去工地视察,吊机上吊着的钢材突然掉了下来……”

小白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啊?那……那伤得很严重吗?”

“有人替我挡了一下,我只是手腕骨折而已……”

哈哈哈哈,天道好轮回,上苍饶过谁,不信抬头看!

你夜墨搞得我手腕脱臼,报应不爽,这回你自己也骨折了吧,所以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所以,当小白火急火燎赶到医院VIP病房夜墨跟前时,太子爷满脸不悦:“姜小白,你在笑?”

嗯?很明显吗?

小白摇头:“没……没有笑啊。”

夜墨微眯了眼看她:“我在你脸上看到四个字。”

小白心虚地摸了摸脸颊:“哪……哪四个字啊?”

少爷挑眉,眼神很危险:“幸灾乐祸。”

小白情急地捧住脸,矢口否认:“没没没,我接到电话真的是心急如焚,片刻没有耽搁就赶到医院来了,我……我就长了一张笑脸啊,你……别冤枉我。”

夜墨伸手拉她道身侧,抚上她的嘴角:“我分明看到你嘴角翘着。”

小白抵死狡辩:“没有没有,你看错了。”

那人捏住她的脸:“是吗?”

小白特无辜地点头:“是的。”

“狡辩!”

“我没有!”

三两下,小白再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她已经被夜墨压在了身下,眼前的人眼神已变得幽深,呼吸粗重了起来,他灼灼地盯着她,左手手肘撑在她耳边,右手细细地摩挲着她的耳垂,声音粗噶:“我说过什么?”

小白双手抵在胸前,眨了眨眼睛:“你说过很多话,你指的是?”

他的手指在她脸颊上流连忘返,重重摩挲着她的嘴唇,紊乱的呼吸喷洒在她嘴边,他轻启薄唇,悠悠道:“我说过别惹我生气的……”

俯身,吻上她的唇,柔软的,芬芳的,让人上瘾的触感,他有几天没见她了?五天?还是六天?她一味躲懒,能不回去就不回去,他忙于工作,确实也无暇顾及她,他其实,很想念她,想念她身上的味道,想念她的唇。

第七十八章 我被砸,你很高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