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三章 谁要害太子爷

  小白慌乱地往外冲去,门外,夜墨的部下都还未走,乍见得她这样冲出来都很讶异,小白慌张地对彭程说:“那个……夜墨……夜墨又伤了,你……快去……叫医生。”

彭程脸色一凛,赶忙进了病房。

小白心有余悸,腿脚发软地往外走去。

徒留下一群云里雾里的观众,连‘知情人’amber也惘然了,这是唱的哪一出?难道是叔叔强迫侄女谈恋爱,侄女不敢违背人伦,誓死不从叔叔?

豪门水深,果然是极深的。

医生们匆匆赶至,一查,刚接好的骨头,这会儿又折了,太子爷能折腾,果真非同凡人。

医生这边拆纱布,接骨头,那边太子爷汗意涔涔,脸色惨白,嘴唇一点血色没有,痛得眉头都皱到了一起,只听他低咒一声:“姜小白!”

彭程在旁汇报:“夜先生,苏总过来了,您要见吗?”

夜墨咬着牙嘶嘶抽气:“见,既然她敢来,我为什么不见,让她在外边候着。”

少爷重新缠好纱布,又身残志坚地自己吃了饭,还小眯了会儿,才让苏伶进来,少爷睡眼惺忪样儿:“苏阿姨来了很久了吧,让你久等了,不介意吧?”

苏伶挎着包抽了椅子坐到床边去,神色淡然:“你是病号,我自然是不介意的,怎么这么不当心呢?你爸知道了该担心了,他刚换了肾脏,医生嘱咐不能劳心劳神的。”

夜墨嘴角噙了若有似无的笑意:“我倒是挺当心的,架不住有人手抖行车开得不稳啊。”

苏伶垂眼笑笑:“你打算怎么处置他啊?”

夜墨挑眉:“工作疏忽而已,请辞就够了,苏阿姨觉得呢?”

苏伶抬眼看他:“伤了我们墨少爷,怎能轻纵呢?”

“我大人有大量,已经辞退了他,赶回他的老家去了。”

苏伶笑意浮于表面:“不知道我们墨少爷胸怀竟然这样宽广。”

夜墨好整以暇看她:“苏阿姨不知道的还有很多呢。”

苏伶正色,起身:“看到你没有大碍,我就放心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苏伶挎着包往外走去……

少爷的声音自身后冷冷响起:“苏阿姨……”

苏伶步子一顿,回头看去,那人神色阴郁,让人毛骨悚然,见他微微笑着:“程家英,我手下的一个经理,就在楼下住着,苏阿姨是不是应该去探望一下,是他救了我的命。”

苏伶不自在地笑笑,点头说知道了,然后匆匆走出了病房。

走廊里,苏伶环顾四周,压低声音对着手机那头的人说:“确定不会说出去吧?”

“苏总放心,钱给到位了,不会有事的。”

“无论如何,还是要去他老家找到他,一定要封死他的口……”

天色阴沉了下来,似乎有雷雨将至,走廊里光线也越发黯淡了下来。

苏伶心中惶恐,她倒不是真的想要他的命,如果真的出了人命,保不齐夜玉宗就会不惜一切追查真相,她不过是以儆效尤,向夜墨宣战,告诉夜墨他们并不是任他揉捏的软柿子,不过那夜墨似乎对一切都了然于胸的样子,他真的知道吗?

第八十三章 谁要害太子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