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 那我们,离婚吧

  她仰视着他,脸颊又开始渗出血来,伤口看起来挺深,她应该很痛,可一切都抵消不了他心中的怒火……

她缓缓张口:“既然你觉得我丢了你的颜面,那我们……离婚吧。”

她看到他眼里闪过惊涛骇浪,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白瑟缩起来。

他眼底神色终于归于平静,他缓缓向后靠去,冷漠疏离地看她:“你以为,这桩婚姻是由你说了算么?”

小白忍着脸颊上的痛垂了眼帘缓缓说道:“让你颜面扫地的我,不配和你站在一起。”

那人闭了眼:“配不配你也得配合我过完这几年。”

小白见他再没有说话的意思,抽了张纸巾,按在伤口上,细细喘息着,伤口依然很痛,一直痛到了心底里,像是积年的老伤口又被人翻了出来,撒了盐在上头,叫你永难忘记这样的疼痛。

她踩下油门,车子不疾不徐行使在漆黑夜色里……

很快便抵达夜家大宅,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走廊里,迎面碰上夜玉澄夜玉澄拉住小白,关切地问:“小白,你脸怎么了?”

小白再抬眼看去,那人已经走出去好远了,连背影也是冷漠的,她小声道:“哦没事,不小心擦到了。”

夜玉澄皱眉:“快过来,我给你上药……”

那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拐角处,她便随着夜玉澄进了厅里。

夜玉澄用棉棒沾了药水往她伤口上抹,她痛得连忙往后退去,愁眉苦脸地看着夜玉澄:“小叔,痛死了。”

夜玉澄掰过她的脸,强行给她上了药,语气有怜惜:“痛也得忍着啊,不好好处理伤口,以后指不定会留疤。”

小白满不在乎地说:“留疤就留疤呗,我又不靠脸吃饭。”

夜玉澄点她脑袋:“你说你这么大一姑娘,怎么一点爱美之心都没有。”

小白笑笑,没有力气多说什么。

夜玉澄正了神色,问她:“是不是又跟老四闹矛盾了?”

小白眼神闪烁,垂了眼帘,摇头:“没……没有。”

夜玉澄给她贴好纱布,合上药箱,又低头看了看她的脸,摇头:“你觉得你能骗得住我吗?”

小白抬眼看他:“小叔,我不是想骗你,只是我告诉你我们闹矛盾了,你必然会说让我让着他,我知道他是娇生惯养的少爷,他高高在上,他眼高于顶,我向来是让着他的,我并没有刻意去冒犯他,只是……依然会让他生气,我……”

夜玉澄拍了拍她的手背:“别想太多,回去休息吧。”

回去休息?回夜墨的房里吗?算了,谁知道被怒意驱使着的人会做出怎样疯狂的事情来。

告别过夜玉澄后,她惨白着一张脸往外走,碰上夜恒,夜恒手里抓着硕大的钻石,见到小白,心里一时五味杂陈,他当然想不通为什么他的嫂子会是个代驾,他哥不是顶有钱的么?不给她花吗?他哥几时这么抠门了?

他不发一言地停在原地,直到小白走过去……

夜恒握着钻石进了夜墨的房间,摊开手掌在夜墨眼前:“哥,落在车里的钻石,我给你拿回来了。”

夜墨眼皮都没抬一下:“现在用不着了,你喜欢就拿着吧。”

第八十六章 那我们,离婚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