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生病

  “亲爱的,要起床了啊,我们今天还有课。”白薇拿着毛巾擦着还未干的头发站在黎欢颜的床前。

黎欢颜有很严重的起床气,但是一般早上第一节有课的情况下白薇或者夏乔一叫也就哼唧几声就慢慢起来了,但是今天早上白薇叫了好几声也不见黎欢颜有醒的动作。白薇意识到情况不对,把蒙在黎欢颜头上的被子拿开,看见黎欢颜眉头紧锁,脸颊泛红,白薇把手放在黎欢颜的额头摸了摸,发现烫的厉害。

“乔乔,你快来,欢颜发烧了,身上很烫,我叫不醒她。”白薇把在卫生间化妆的夏乔叫出来。

“啊,我来我来。”夏乔听到白薇说黎欢颜发烧了,放下涂了一半的睫毛膏就出来了。

夏乔小跑走到黎欢颜的床边,费了好大的劲把黎欢颜扶起来,黎欢颜不舒服的摇了摇脑袋,嗓子里像是有火在烧一样,浑身都汗渍渍的。

“给我点水。”黎欢颜沙哑着嗓子说。

白薇赶紧去倒了一杯水,黎欢颜倚靠着夏乔,夏乔接过水,慢慢地喂给黎欢颜,黎欢颜喝了几口水感觉舒服了一点。

“给姜伟或者何畏打个电话吧,让他们送你去医务室,有车也方便一点。”白薇弯腰拿起黎欢颜床上的手机递给她。

黎欢颜接过手机,抬头看了夏乔一眼,只涂了一个眼睛睫毛膏的样子简直太可爱了。黎欢颜忍不住轻声笑起来。

“放心吧,我这就给他们打电话,你们快去收拾收拾,一会上课该迟到了,就跟老师说我去医务室就好。”

发烧让黎欢颜浑身酸软无力,黎欢颜慢慢坐起身来,让夏乔继续去收拾。

“你先给他俩打电话,我俩把你送下去,省的还得在阿姨那里办手续。”白薇把外套套在身上,把黎欢颜的衣服递给她说道。

“好,那我先打个电话。”黎欢颜接过衣服对白薇说。

黎欢颜拿起手机想了想,何畏应该还在学生会忙,还是打给姜伟吧,姜伟一听黎欢颜生病了,挂了电话,穿上外套骑上车就往黎欢颜宿舍奔去。

夏乔白薇都收拾好了,帮着黎欢颜把衣服穿完了,扶着黎欢颜到宿舍楼下去了。

姜伟早已等在宿舍楼下,看见被扶着下来的黎欢颜,脸色苍白,一点血色也没有,心里可心疼了。

“一早上起来就发现欢颜发烧了,温度好像还不低,宿舍里面也没准备温度计。”白薇帮着姜伟把黎欢颜扶上车,对姜伟说。

“好,你俩放心吧,我还是带她去学校门口医院看看,这样放心点。”姜伟边发动引擎边跟夏乔和白薇说。

“好,那我们下了课再去看她。”夏乔说。

“嗯,来了打欢颜电话就行。”

姜伟把头盔给黎欢颜带好,又让黎欢颜搂住他的腰,跟夏乔白薇说了一声就走了。

校园里这个时候上课的人多,姜伟一个手还得扶着黎欢颜放在他腰间的手,速度就慢了下来,心里干着急。

好不容易终于骑到了医院门口,姜伟让黎欢颜先站好,迅速停好车,就扶着黎欢颜进了医院,姜伟让黎欢颜坐一会,他去挂号排队。

今天医院的人还不算多,不一会就到了黎欢颜,姜伟扶着黎欢颜进去看了医生,量了温度,开了口服的药,因为发烧温度较高,医生又开了输液的药,嘱咐了两句就让他俩出去了。

姜伟扶着黎欢颜上了二楼的输液区,让黎欢颜先坐着,他去一楼拿输液的药和口服的药。

不大一会姜伟手里拿着药就上来了,把输液的药递给护士,护士做好准备就跟着姜伟出来给黎欢颜输液了。

“辛苦你了,坐我身边歇会。”黎欢颜看姜伟额头上冒出的汗,身上被汗溻湿了的半袖,心疼道。

“我没事,这都是看你生病急得。”姜伟坐在黎欢颜身边说。

“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发烧了?”黎欢颜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从小到大也没生过几次大病,感冒发烧次数一个手也数的过来,这突然发烧让姜伟挺疑惑。

“我也不知道,生病总是来的那么突然。”黎欢颜看着姜伟耸耸肩。

“还好不太严重,你可得照顾好自己。”姜伟揉了揉黎欢颜的脑袋,然后开始打趣说:“看看你现在,跟霜打的茄子似得。”

“风水轮流转啊大班长。”黎欢颜弯着眸子,嘴角向上翘起一个弧度,似笑非笑的看着姜伟。

“别,即使生了病,也是大美人,我们可亲可敬的校花,我最爱的支书大人。”姜伟一听黎欢颜这话,忙不迭的开始拍马屁。

黎欢颜刚要说话嫌弃姜伟狗腿,姜伟手机就响了。

“喂,何畏啊,咋了?”

“在哪呢?路上碰见白薇和夏乔了,她俩说欢颜发烧了,怎么样了?”何畏关切的问着黎欢颜的情况。

“输着液呢,在学校门口的那家医院。”

“行,那我过去看看。”

“在二楼输液区这里。”

“好。”

二人挂了电话,黎欢颜和姜伟继续吵吵闹闹,和黎欢颜比,姜伟真是一点好也没讨着。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黎欢颜输完一瓶,姜伟叫来护士换下一瓶药,护士换着药的时候,何畏拿着饭就进来了。

“感觉怎么样了?”何畏把小桌子支起来,把饭放在桌子上面,看着黎欢颜问。

“好多了,别把我弄得跟重症病人似得,小发烧。”黎欢颜说着用另一只没有输液的手扒开塑料袋看。

姜伟眼疾手快的拎起一袋小包子。

“何畏,简直是太贴心了,我就爱吃肉包子。”姜伟说着就往嘴里送了一个小包子。

“知道你无肉不欢。”何畏笑着把桌子上的豆浆也递给姜伟,说:“怕你噎着,还带了豆浆,现磨的。”

姜伟乐的都要把整个牙床露出来了。

“眼睛被包子吃掉了。”黎欢颜故意逗姜伟,姜伟的眼睛可是他的逆鳞,

说起姜伟的眼睛,其实别人看着也不小,就因为姜伟中学的时候对一个暗恋已久的姑凉告白,让姑凉用“你眼睛太小了,剩下的三分之二的世界怎么陪我看”这种烂借口拒绝了,因此姜伟还差点要去割双眼皮,让黎欢颜和何畏给拦下了,从此,眼睛就成了见姜伟的逆鳞,谁提和谁急。

姜伟听到黎欢颜说他眼睛小,瞬间脸就黑了,张口回击道:“我脖子以下都是腿。”

黎欢颜一听,整个人就不好了,姜伟爱打篮球,到了初中以后个子窜的特别快,192的身高,180的腿也没差,虽然黎欢颜的腿也长,但是她还是羡慕姜伟的大长腿。

“欢颜,给你买了皮蛋瘦肉粥,快喝吧,一会凉了。”何畏见二人一直斗嘴,终于找个机会岔开了二人。

“哇,好香。何畏简直太贴心了。”黎欢颜听见何畏买了皮蛋瘦肉粥,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去,慢慢喝着粥,也不顾的和姜伟拌嘴。

“下午的排练就不要去了,在宿舍好好休息。”何畏说着递给黎欢颜一张纸巾擦嘴。

“不用了,也没多大事。中午吃了药回去睡一觉就行了,文艺汇演的日子也快到了,不好耽误。”黎欢颜接过纸巾把嘴擦了擦。

“排练什么?”姜伟也吃完饭,拿过一旁的纸巾擦了擦嘴和手。

“副会长邀请我出演文艺汇演,当压轴嘉宾,厉害吧。”黎欢颜得瑟的向姜伟眨眨眼。

“你还在乎这个?不行啊,说什么也不能去,自己身体自己还不知道么。”姜伟沉下了脸。

姜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何畏明知道黎欢颜不喜欢参加这类节目还让黎欢颜去参加,但是以黎欢颜现在的情况,要去排练也得等到身体好了以后。

“嗯,下午就别去了。”何畏答道。

何畏见姜伟沉下脸,心里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知道别看姜伟平时大大咧咧,好像没个脾气,对啥事都不上心一样,但是一遇到他关心的人的事,他都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他得找个机会跟他说清楚黎欢颜和陆易安的事情。

“好好好,放心吧。”黎欢颜笑着看了两个人一眼,心里瞬间就被填满了。

就在说话的时候,黎欢颜的手机响了。

“喂,薇薇?”

“还难受么?下课了,我和乔乔去看看你。”

“没事了,马上就输完液了,一会我就回寝室了。”

“真的么,医生怎么说的?”白薇还是比较担心。

“医生开了药,小感冒发烧,你俩回寝室等着我吧,我输完就回去。”

“那你吃饭了没有,给你带点饭回去吧。”

“不用了,何畏带饭过来,我们刚吃过。”

“那行,你到宿舍打个电话,我们下去接你。”

“好。”

黎欢颜挂了电话,抬头看看上方的输液瓶,就剩下一点,眼巴巴的看着它流完,叫护士拔了针,然后按了一会,就和姜伟何畏出了医院门口。

姜伟拿出钥匙,朝俩人摆了摆手,黎欢颜他俩走过去。

“上来,带你俩回去。”姜伟递给他俩一人一个头盔。

“真的是好久没有三个人骑一辆车了,我坐前面。”黎欢颜说完就直接坐在了姜伟前面。

要说黎欢颜的恢复能力还是强,这会就蹦蹦跳跳得了,跟之前简直是判若俩人。

“好,那何畏还是坐在我后面。”姜伟笑着看何畏。

何畏没说什么,直接笑着戴上头盔坐在了姜伟后面,何畏比姜伟高,黎欢颜比姜伟矮,这样坐着刚刚好,三个人的头盔颜色都不一样,黎欢颜是白的,姜伟是黑的,何畏是宝石蓝的,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上中学的时候,一到放假,三个人就这样骑着车逛遍了大街小巷。

等三个人都坐好,姜伟发动引擎,“嗖”一声骑走了。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有的人还拿出了拿手机记录下来,转身发到了校园的贴吧上。

到了宿舍楼下,黎欢颜觉得没有必要让她俩下来接自己,又听何畏和姜伟唠叨了两句,溜达着就上去了。

何畏见黎欢颜上了楼,摘下头盔,把手放在姜伟肩上,慢慢说:“去喝点咖啡?”

姜伟知道何畏有话对自己说,就点点头,让何畏上车,俩人把车停在宿舍楼下,溜达着去了学校的咖啡馆。

A大的咖啡馆环境非常好,也是A大著名的约会胜地。俩人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要了两杯咖啡。

“陆易安,你知道吧。”何畏眼睛看着姜伟。姜伟听到也是有点疑惑,奇怪何畏怎么就突然提到了这个人。

“嗯,背景不简单。”姜伟当然听说过陆易安的背景,姜伟家里虽然比不上陆易安,但在B市也是跺一脚震三震的人物,陆易安在大二的时候就开始接受家里的企业,在企业管理上是个人才,一年左右就让陆氏企业又进入一个发展巅峰。家里长辈也经常在姜伟耳边念叨,让他向陆易安多学习,把他当榜样。

“嗯,我父亲也夸他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年轻人。”跟姜伟家里不一样,何畏家里从政,父亲是B市的市长,和陆易安也有往来。

“怎么突然提起他了?”姜伟眉头微皱,毕竟没深入了解过,姜伟只是觉得陆易安太复杂。

“他喜欢欢颜。”

何畏一句话仿若一颗深水炸弹,姜伟听到脸上的惊讶久久不散,眉头越皱越深。

“我跟他共事这么久,觉得他不错,而且,欢颜对他应该也有好感,你知道的,欢颜对感情的事不上心,也比较迟钝。”何畏解释道。

黎欢颜的性子跟她家里脱不开关系,黎欢颜小的时候父亲刚当上外交官,根基还不稳,母亲又满世界的参加演出,俩人工作都比较忙,没有时间顾及黎欢颜,诺大的一个家里就一个保姆,几个保镖,黎欢颜就在何畏家里住几天,在姜伟家里住几天,他俩都是独子,三家交情也好,都把她当自己家闺女似得养着。然而不久,两地分居的日子一长,黎欢颜的父母之间慢慢的也产生了裂痕,自然而然的也就离了婚,由于黎欢颜母亲工作性质的原因,黎欢颜就跟着父亲在B市住着,一年里也就和母亲通几个电话,过年都见不到人,虽然看着黎欢颜和小时候没有多大不一样,但是父母的离婚还是给黎欢颜带来了阴影。这也是何畏一直担心的问题,他怕黎欢颜心理阴影太大,导致对感情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

“我明白了,既然你说好,那就帮帮忙好了。”姜伟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

“看来我得努力了,给欢颜当个强大的后盾,到时候要是陆易安敢欺负欢颜,就让他商道政道都吃不开。”姜伟沉思了一会,做出这个决定。

黎欢颜怎么也没想到,之前对家族企业不屑一顾的富家公子发奋图强后的惊人改变,等多年后,看着越做越大的姜氏企业总裁,黎欢颜知道原因的时候,不禁留下眼泪,有这样的家人陪在身边,她是最幸福的。

“放心,当然一切以欢颜为重。”何畏喝了一口咖啡说道。

俩人把事情说完,做好打算,结了账就离开了咖啡馆,姜伟要去开会,何畏要去学生会。

比起何畏和姜伟的安排打算,黎欢颜可谓是轻松很多,白薇和夏乔买了很多水果给黎欢颜补充维生素,黎欢颜坐在床上吃着水果,听着白薇夏乔从网上看见的段子,时不时地发出笑声。

三个人呆了一会,黎欢颜又吃了医生开的药,困意上来,白薇和夏乔就让她赶紧睡会,黎欢颜想告诉陆易安一声的,但无奈自己没有他的手机号,想着反正何畏会说的,就安心的睡下了。

陆易安听何畏说黎欢颜身体不舒服,下午的排练就不去了,心瞬间就被揪了起来,但听到何畏说还好只是发烧,输了液吃了药已经好多了,陆易安稍微放下心,一瞬间经历了大起大落,陆易安自嘲地笑了笑,什么时候自己也变成一个愣头小伙子了?

即使听到黎欢颜身体已经没事,陆易安还是不放心,在手机上按了一串数字,看了看时间,又放下了手机。想给黎欢颜打个电话,但又怕打扰了黎欢颜休息,陆易安整个心就被吊着,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文件看了起来。

等陆易安处理好全部事情天儿都已经黑了,陆易安拿起车钥匙,向黎欢颜宿舍楼下开去。

到了黎欢颜宿舍楼下,陆易安停下车,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喂,你好。”黎欢颜细腻嗓音透过话筒传过来,陆易安的心好像被猫挠了一下,有一瞬间的愣神。

“喂,你好,有什么事情么?”黎欢颜见那边没动静,以为是信号不好,就又问了一遍。

“身体好点了么?”陆易安马上反应过来。

在听到这个特别的嗓音之后,如果黎欢颜还不知道是谁的话,那她就是傻子。

“嗯,已经没事了,抱歉,耽误排练了。”黎欢颜略带歉意的说。

“觉得抱歉的话不如下来跟我吃顿饭?可以吗?”黎欢颜懵了。

她严重怀疑会长的脑回路跟别人的不一样,她刚刚的话明显就是客气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可以吗”这三个字的时候,黎欢颜心里“怦怦怦”跳的好快,脸颊也不自觉的红了,

“好吧,那你等我一下。”黎欢颜没有办法拒绝,即使明明知道这顿饭可以不用吃的。

“好,我等你,你不用着急。”

黎欢颜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换了一身裙子,穿好鞋,梳了一下头发,拿起手机刚要走,就被夏乔叫住了。

“你这一副春心荡漾的模样要跟谁出去约会?”

“哪有,突然有点事情,比较着急,先走了啊。”黎欢颜说完撒开退就跑,完全没给夏乔说下一句的机会。

黎欢颜下楼的时候摸了摸自己的脸,是有点热,她把原因归结为听到自己喜欢的嗓音有点激动,顺便忽略了那不自然的心跳声。

黎欢颜到了宿舍门口,就看见依靠在一辆黑色SUV旁边的陆易安,陆易安第一时间看见了黎欢颜,抬步向她走来。

“怎么穿那么少?”陆易安看见黎欢颜只穿了一条薄薄的裙子,不由得担心黎欢颜的身体。

怎么那么大人还不知道照顾好自己,难道不知道自己还在感冒么?万一又发烧了怎么办?陆易安心里想着,手上却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给黎欢颜披上,带着黎欢颜走到另一侧的车门前,替她打开车门,黎欢颜感激一笑,坐了进去。陆易安也上了车,发动引擎,开走了。

一路上,黎欢颜偷瞄陆易安,她想问陆易安为什么开着这辆车来接自己,但又一想这是人家自己的私事,问了不礼貌,就压下了自己的疑惑。

陆易安看着黎欢颜欲言又止的可爱模样,疑惑都写在了脸上,心底不觉得软了一下。

“哈雷和SUV都是我喜欢的车型,之前的哈雷改装过,我平时都骑它,也方便,今天怕你身体不舒服,一吹风再发烧,就开了这两辆来。”陆易安解释道。

“谢谢关心。”黎欢颜害羞的说了句。

黎欢颜没想到陆易安这么细心,既怕她再发烧,又能发现她的疑惑,心里不免对他多了一分好感。

陆易安看见黎欢颜脸颊微红的模样,嘴角不自觉的勾起。黎欢颜正好抬头看见了,心里又开始不安分的乱跳起来。

一直到到达目的地后,两人都没在说话。

到了饭店门口,陆易安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走到黎欢颜的那一边,为她打开车门,手不忘放在车门上,以免黎欢颜磕到,等黎欢颜下来后陆易安锁好车,带着黎欢颜走进饭店,服务员领着二人到之前定好的位置上。

陆易安贴心的为黎欢颜拉开桌子,待自己坐下后,张口说道:“上次听何畏说你爱吃这里的麻辣小龙虾,但是今天不能吃了,他这里别的菜也很好,你可以试一试。”

“好。”黎欢颜微微一笑。

等着菜都上齐了,两人慢慢吃着,虽然话很少,但是黎欢颜丝毫感觉不到紧张尴尬。

“有没有特别想弹得曲子?”陆易安吃相很优雅,随随便便一个简单的动作都有一种高贵的气质在。

“这个倒是没有,你有么?”

“最近听见别人都在讨论小幸运这首歌,你可以弹么?”陆易安停了下,看着黎欢颜。

“可以,回去我找找钢琴谱。”黎欢颜笑着回答。

“嗯,好,排练的事先过两天吧,你这几天好好休息。”

“那好吧。”

黎欢颜恭敬不如从命,人家会长都不急,她也不好表现的太积极不是?正好这几天可以找找谱子先练习练习。

一顿饭就在比较安静和谐的氛围下结束了,陆易安把黎欢颜送回宿舍。

到了宿舍楼下,陆易安停下车,还是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走到黎欢颜那一侧的车门前,打开车门,手扶在上面,这一系列动作在他心里出现过好几次,所以真正实施起开那么连贯。

“回去早点休息,按时吃药,排练的事不急。”陆易安把黎欢颜送到宿舍门前。

“好,今天晚上谢谢款待,衣服我送到干洗店洗好还给你。”

陆易安本想着不必麻烦,但是又想到这可以成为下次见面的理由,就点点头应下了。

黎欢颜又说了句晚安就回去了,陆易安又看了一会,嘴角带着笑意回到车上,开回了自己外面的房子。

作者有话说:这张字数好多啊~亲们可以看够了哦~求收藏~O(∩_∩)O求表扬^O^^O^

第四章 生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