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变故

    明天,夏洛蒂要去深圳参加全国青少年小提琴比赛。夏涛从台湾飞到香港,两人约好,香港国际机场见。

  一大段空白……

  夏洛蒂望着天空一道白色的划痕,眼泪被风无情风干。她在心里哭喊:飞翔,难道是跌落的前奏?爸爸,你在哪?

  轰鸣划破苍穹,硝烟迷漫天空,她知道,她十五岁的天空,破了一个口。她苦笑,尽管我知道夏涛不是我的爸爸,可是……夏洛蒂的记忆在我心里。

  我忍不住拼命地逃避那空洞,慌张的掐住残缺的裂痕。终于,我还是成了一根紧绷的琴弦,像昏睡在大海里一样无助。记忆像刀片划过脑海,让人无法不清醒。

  浩瀚的海洋,黑夜如注。电流仓皇逃窜,泰坦尼克号一分为二。夏涛驾驶的飞机在海洋上空,“轰”一声全部解体。 夏洛蒂守在机场的直播厅,眼睁睁看着一切消失,无能为力。

  夏洛蒂还要去参加比赛吗?

  她去了,参赛曲目是萨拉萨蒂的《吉普赛之歌》。失去,让她沉浸在荡气回肠的伤感色彩中,在一系列揉弦换把等艰涩深奥的技巧交织所展现的绚烂中,她的勇气一点点瓦解。

  “刺啦”E弦崩断,也许这才更符合第四部分闪电般的结束。未完成的《流浪者之歌》却完成了她内心的漂泊。破了洞的天空,被阳光抛弃。夏海伯母成为她合法的监护人,他们夺走了她和父亲的一切,停交了星空乐团的费用,她成为一个不受欢迎的寄生虫。

  四年岁月匆匆而逝,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夏洛蒂还是夏海莎。她变的脚步匆匆,神色越发冷漠,她不再停留,不欣赏路边的风景,不看过往的行人,甚至不思考活着的意义。因为目前的她,只想逃离。拿到国际奖,离开那个不属于她的家。

  一个安静的夜晚,她打开灯,拿出一把生锈的钥匙,费了些力气才将抽屉打开。一滴眼泪打在发黄的信纸上,她打开了电脑。

  范雅薇,国际知名女艺人,十八年前嫁入豪门。夏洛蒂望着照片上高贵美丽的夫人,稍怔。她转身,取出躺在信身边的《简•爱》弹去灰尘,翻开第一页。

  “雅薇,请赐予我勇气,让我爱你。”

  “夏涛,简•爱用真挚的情感和高尚的品德占据罗切斯特的心,那份勇气来自内心深处。”

  夏洛蒂合上书,神色淡漠,打开日记。范雅薇,你不配做我妈妈。你得到爸爸的爱,却践踏了他的尊严。你继续做你的豪门太太,别指望在我心里留下一点痕迹。

第三章:变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