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我真的已经二十了(二)

    黄昏散尽,霞光被黑夜驱赶,星光三两点。

  夏洛蒂望着镜中的自己有些惊讶。

  复苏宁静的绿向深邃决断的黑无限延展,幻化成沉稳而高贵的墨绿色,曳地长裙上自然低调的线条由内至外散发出淡雅的知性和孤独的神秘,洁白的丝质袖边依附古典的美感在璀璨的烛火下炫动出一丝清纯和疏离。

  淡黄成微波状的卷发挽的懒散随性,抽出几缕小心盘绕。

  几簇成色颇佳的细粒珍珠完美镶嵌在发髻中间,散发温和而不夺目的光彩。

  精巧的玉质弧形小扇如随风摇曳的荷叶,令所有流畅的线条更显立体韵味。

  小婉将淡绿色近乎透明的曳地纱带小心围到她纤细的腰身后,眼里闪着霞光:“公主,您真美。”

  夏洛蒂轻轻拖动纱带,露出极浅的笑意,琥珀色的瞳孔似乎在说,我美的很忧伤。

  小婉见她一直不说话,就没敢再说下去。

  而此时的尹墨扬正对着镜子沾沾自喜,说:“什么目若朗星,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快点拜倒在本少爷脚下!”

  旁边一个长相十分机灵的小太监点头哈腰,一脸谄媚道:“太子殿下绝对是五国第一美男子,连麒麟国太子也赶不上。”

  尹墨扬耸耸肩,说:“阿宝,麒麟国太子是谁?”

  阿宝猛扇自己一把掌,凑近道:“殿下,这话小的只敢在您面前说,麒麟国是五个国家里最强大的一个,不敢得罪呀。”

  尹墨扬一惊,说:“竟然有五个国家!”

  阿宝点头:“太子您那时还小,一定不记得了。”

  尹墨扬没再多问,然后有人来报:“殿下,公主已经在宫外等候。”

  尹墨扬头一抬,说:“让她在外面继续等。”

  “臭小子,有你这么跟姐姐说话的吗!”夏洛蒂出现在他面前,面无表情。

  尹墨扬先是一愣,速毫不客气:“你来干什么!”

  夏洛蒂淡笑道:“提前欣赏一下世界上最英俊的太子呀。”

  尹墨扬一脸得意,说:“怎么样,帅吧。”

  夏洛蒂点头,语气变得柔和,她认真的说:“我真的把你当成弟弟,你也把我当成姐姐可以吗?”

  尹墨扬有些意外,连忙挥手说:“那可不行,万一以后我回去就甩不掉你了。”

  夏洛蒂有些失落,尹墨扬又舒展舒展筋骨说:“当了十七年独生子,习惯了!”

  夏洛蒂无奈笑笑,他十七,我怎么也十七呢。不一会儿,两人便前往“凤鸾殿”,一个神色平静,一个神色悠哉。

  雀希王后与朱玺王和众位大臣早在“凤鸾殿”等候多时,每个人都如释重负,开怀畅饮。

  雀希王后小心为朱玺王斟酒,说:“陛下,蒂儿长的是不是很漂亮。”朱玺王豪爽饮下,满面红光,两人相视一笑,他频频点头:“麒麟国早在一月之前就派人来催,孤王正不知如何是好,蒂儿这一回真是救朱雀国于水深火热之中呀。”

  雀希点头,又露出些许担忧,问:“陛下,您说蒂儿她愿不愿意嫁给麒天辰呀。”朱玺正色道:“全天下女子都希望嫁给他,蒂儿怎会不愿意。”

  “您忘了,蒂儿小时候听说自己已经和天辰定亲,闹的不知道有多凶。”

  朱玺有些不屑,说:“蒂儿那时才几岁,懂个什么!能嫁给天辰是她的福气。”

  雀希嫣然笑道:“陛下说的对。”

  这时,底下此起彼伏的惊叹声盖过了觥筹交错和轻歌艳舞,人们的视线都落在殿槛处,刚走进来的夏洛蒂和尹墨扬身上。

  夏洛蒂稍整衣袖,尹墨扬得意洋洋,说:“不用紧张,这种场面我见多了。”

  夏洛蒂面色不改,说:“在大型歌剧院的演播厅,你觉得是观众紧张还是演员更紧张?”

  “演员。”

  “这种场面我也见得多了,可再怎么说他们是观众,我们是演员。”

  尹墨扬脸一黑,说:“本来没事,你一说我反而不自在了。”

  两人缓缓走进,文武百官齐声跪拜。夏洛蒂露出浅淡的笑容,小声说:“你别忘了,这没有歌剧院,我们不用担心票房收入。”

  两人分开,夏洛蒂坐到雀希身边,尹墨扬板着脸坐到朱玺身边。

  朱玺脸上泛红,乐呵呵道:“乖儿子,想死父王了!”说罢,用胳膊将他搂过来。

  尹墨扬往下一栽,很是痛苦。夏洛蒂淡淡一笑,和雀希断断续续聊天。

  这时,殿外有人来报:“陛下,麒麟国又派人来催了。”

  “快请进来!”

  很快,一位身形瘦削,给人老谋深算之感的男子似笑非笑走进,看到台上静坐的夏洛蒂,露出惊异的神色,连忙跪下参拜:“不知这位可是贵国的雀蒂公主。”

  朱玺笑道:“正是,使臣远道而来,快快请起。”

  使臣起身,说:“雀蒂公主如此绝色,陛下一再推脱婚事,难道是藐视我国太子吗?”

  朱玺连忙解释:“不敢不敢,使臣多虑,孤王求之不得。”

  使臣神色稍松:“ 既然如此,希望陛下可以遵守两国之约,雀蒂公主十七岁寿辰那天,我国太子便会前来迎娶,在下先行告退。”

  使臣转身离去,夏洛蒂呆立无言,惊怔许久,问:“母后,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雀希笑道:“蒂儿你忘了吗?你要嫁给麒麟国的太子麒天辰这件事早就昭告世人,这是麒麟国祖上遗命,也是朱雀国许下的承诺。”

  夏洛蒂气的喘气,搞了半天是让我来这嫁人的,什么逻辑!

  “母后,其实我已经二十岁了!”

  雀希笑道:“胡说八道,你十七岁生日还没过,怎么会是二十。

  夏洛蒂声音抬高:“我真的已经二十岁了!”

  全场哗然,众臣面面相觑。

  朱玺王颇为不满后大笑道:“众爱卿觉得雀蒂公主有二十岁吗?”

  大臣争先恐后摇头:“不像……不像……怎么可能……说十七都有点过分了……”

  朱玺转头,一脸得意:“蒂儿,这招不行……”

  该死,身份证也被人偷了,夏洛蒂十分委屈:“妈,二十年了,我还没有谈过一场恋爱,怎么可以就这么嫁人呢……不行呀,妈……”她觉得自己欲哭无泪。

  雀希轻声叹气:“蒂儿,你还没见过天辰,嫁给他你不亏。”

  “那我能不能先见见他。”

  “那怎么行,哪有成亲之前就见面的,你放心,我听说天辰生的一表人才,文武兼备,你嫁给他就是王后,多好呀。”

  “他再好我不爱怎么办。”

  雀希刚要开口,朱玺早已听的不耐烦,语气中伴着怒气:“爱情?爱情有国家重要吗!雀蒂……天辰都没说什么,你有什么不满的。”

  “那个什么叫麒天辰的,他真的愿意娶我?”

  “你不也看到了,都催了几个月了。”

  夏洛蒂疑惑,问:“娶我对他有什么好处。”

  朱玺暗想,好处多了,你嫁给他,不仅朱雀国免去战火,青龙国从此就拿麒麟国没有办法了,不过这可是玄武国和麒麟国的秘密,怎能让她知道。

  于是他说:“政治上的东西说了你也不懂。”

  夏洛蒂很不高兴,说:“你们真的要把我推进这场政治婚姻中去?”

  朱玺有些恼:“雀蒂,天辰哪点配不上你了,你怎么这么不识抬举。”

第五章:我真的已经二十了(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