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白夜

    “小婉,宫里发生什么事了?”

  “听说王后一直的等您回去呢。”

  夏洛蒂一进门,雀希王后立刻面带春风出来迎接,握着她的手万般激动:“蒂儿,快来看看,这是母后专门为你请的老师。”

  “呀!这么多!”夏洛蒂惊道,用手数了数大概有三十多个,“母后,这是干什么。”

  雀希王后微微点头,那些长相温婉的女子们便挨个介绍。

  “公主殿下,奴婢是宫廷御用美容师,专门负责洗浴,按摩,推拿……”

  “奴婢也是,奴婢负责消青春除痘,清洗黑头粉刺,治疗因为痤疮留下的顽劣斑迹……”

  “我是“枯木逢春”,我是“花开三月”,公主,一切皮肤问题交给我们,您的年龄会永远停留在十七岁的春天!”

  夏洛蒂摸摸脸:“我从来都不长痘。”

  这时,人群中跳出一个小姑娘,一脸严肃:“公主,真正的美丽由内而外,皮肤也是如此!《凤凰内经》曰:“皮之糟粕起于深层毛孔症结,细微之处多见污垢虫源……”

  她举起一个贴着镜片的烟斗状物品贴到夏洛蒂面前,点头:“恩……公主皮肤暂无大碍。”

  “这是什么!”夏洛蒂问。

  “这是奴婢最近的新发明,尚未取名。”

  “是做什么用的?”

  “专做放大毛孔之用,为将来深层次的清洁打下坚实的基础!”

  夏洛蒂望着面前的小东西,笑道:“那叫显微镜吧。”

  小女孩点头,退到一边,剩下的人接着介绍。

  夏洛蒂安静的坐在一边,一边喝茶,一边听他们讲,长篇大论大概一个多钟头,气势一个比一个凶,总之是干什么的都有。

  “琴棋书画,比尹墨扬轻松不到哪去……女红,成亲之前给麒天辰绣一个麒麟枕……跳舞,赶上战芷雪……唱歌,三百首婉转小调一首不差……最后是成亲注意事项,絮絮叨叨一百来条……”

  宫内恢复寂静,夏洛蒂站起来,望着雀希:“母后,这根本就不可能。”

  “蒂儿不要担心,你只学个样子就好,至于刺绣之类的,母后会派人帮你做。”

  “我不是说这,我是说嫁人这件事根本不可能。”

  雀希脸一沉:“你们都下去吧!”

  众人退去,雀希扶她坐下,苦口婆心:“蒂儿,天辰是个好孩子,你会喜欢他的。”

  “这种事可说不准,我们彼此讨厌还好,如果双方有一方动了感情就是一件悲剧。”

  “你怎么尽往坏处想,母后觉得你们会彼此喜欢的。”

  夏洛蒂摇头,起身拿过身边的琴盒,缓缓打开。

  “蒂儿,这是什么?”

  “小提琴。”夏洛蒂轻声答,挥动弓子缓缓而拉,随着几个轻柔的双音如水般潺潺流出,雀希微怔,静静聆听。

  黑夜中小心释放的忧伤

  散发洁白羽翼般的光芒

  冰冷的阳光冲淡悄无声息的回忆

  温和平静的美丽,短暂留下不可磨灭的激荡

  狂风中绚丽起舞的羽翼

  载着我的哀伤

  无止尽穿透

  穿透那道遥不可及的极光

  潜藏在冰山之下

  我的痛苦和郁结

  迎来乐曲的最后一章

  爱在相望

  黑夜携带波澜隐匿于江水之岸

  遥远的天边出现一道白色的极光

  即使我被抛弃在无人知晓的边缘

  我也愿意守着白夜实现我灵魂的不死绽放。

  雀希眼角湿润:“蒂儿,这是什么曲子,听的人心伤……”

  夏洛蒂淡笑:“《白夜》”。

  雀希:“白夜……怎么会有白色的夜晚呢……”

  夏洛蒂起身整理琴盒:“与黄昏同时升起,白色的光芒也许才是黑夜隐藏在深处的渴望。”

  雀希变得忧伤:“蒂儿,是母后将你推倒黑夜里了吗?”

  夏洛蒂望着她问:“你爱你现在的丈夫吗?”

  雀希惊怔,过了许久,她轻声说:“蒂儿,再给母后演奏一遍刚才的曲子好吗?”

  “你不爱他!”

  雀希眼中带泪:“蒂儿……不要再说了……母后明天再来看你。”

  夏洛蒂望着她离开的身影,摸着琴:“妈妈,难道你和父亲的感情只能成为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白夜》,即便是有心与心的碰撞,荡气回肠,纯情忘我的真挚,你还是会挽着另外一个人的手走入结婚殿堂……”

  “被束缚的自由,摘下面具开始my soul的飞翔……”

  “用自己的双手,穿透渲染着白色的黑暗……”

  “歌词是这样唱的,那我呢……”

  夏洛蒂看着一屋琳琅满目,眼角潮湿:“光线会交织成令心沉沦的迷宫……爱情……只是一道被刻在短暂和奇迹上的白色极光。”

  一曲意外之音将宫中几乎一半的人都吸引过来,气势堪比在首都开演唱会。

  小婉和众丫鬟躲在门口,小心翼翼探头观察,私语一片一片如退不去的潮汐。

  小婉:“简直是太好听了!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神奇的乐器!”

  丫鬟甲瞪大眼:“那那那……就是传说中公主的秘密武器吗……不是说会爆炸吗……”

  丫鬟乙:“你懂什么,听说只有公主和太子可以碰,其他人一碰,后果很严重……”

  小婉:“我记得公主说它叫……小提琴……”

  丫鬟甲:“为什么叫这么名字……”

  丫鬟乙:“你没见公主都是这样……架在脖子上的吗。”

  夏洛蒂懒得搭理他们,大叫一声:“本公主要休息了!”

  “公主,奴婢来服侍您。”小婉驱赶众人,面带笑意。

  月华明暗相称,给人虚虚实实之感。

  这夜,夏洛蒂辗转难眠,尹墨扬酣然大睡。

第九章:白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