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笨拙爱过你

叨叨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曾笨拙爱过你

   1、

  我刚到SH的时候,非常孤独,因为我家乡在北方,大学在BJ念的,SH这里我一个朋友都没有。我每天独自上班下班,吃饭洗碗,像一个无人问津的孤魂野鬼。

  于是我想养只宠物,起码屋子里面还能有只活物可以对着说说话。最终选择了养猫,因为论坛上都说猫爱干净,会自己上厕所,不用遛,比较省心。

  我在论坛上发帖说自己想领养一只猫,很快有人给我私信,说有一只脾气好又美貌的美短,公猫,叫狞狞,两岁,做过各种驱虫打过各种针,求收留求包养。

  我点进他的头像一看,相册里那只趴在椅子上神色慵懒,腮帮子都快和椅垫融为一体的肥猫和我想要的一模一样,于是我很快就和他约定了交接的时间。

  周末中山公园地铁站前,我见到了狞狞,还有狞狞的主人陈怒。

  他招呼我上他的车,“狞狞讨厌人多的地方,一进地铁就抓狂,我还是送它到你家吧。”

  我那时候开始有点不喜欢狞狞,觉得它有点娇气,恐怕不好相处。

  在车上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陈怒说狞狞是他和她女朋友一起养的猫,现在分手了,看见狞狞总会睹物思人,所以才想把它送走,其实心里很舍不得。他问我以后可不可以偶尔来看看它。我说可以。

  他一直把狞狞送到我的房子里,亲自给它弄好窝和猫砂,才依依不舍的和它道别离开了。

  临走之前他问我会不会给狞狞改名字,我说不会,他高兴得像个孩子,他说狞狞这个名字是他女朋友取得,因为是宁(ning第四声)宁的猫,所以叫狞狞。我站在阳台上看他开车离开,忽然有点嫉妒那个叫宁宁的女孩子。

  狞狞可能是到了新的环境很不适应,叫了整整一个晚上,我给陈怒打电话,他让我给它听刘若英的歌,因为它前主人经常听,它听到应该会感觉到熟悉,不会那么躁动。

  我选了一首《我的失败与伟大》,刘若英的声音响起的时候,狞狞真的停了下来,我们在黑暗中望着彼此,像是两个最熟悉的陌生人,我们不喜欢对方,可因为寂寞又不得不依靠对方。

  2、

  过了一周,我竟然又在阳台上看到了陈怒,他正指挥着搬家公司往楼里面搬家具。阳光正暖,我抱紧了狞狞,它在我怀里不爽的喵了一声,然后又懒懒的睡了过去。

  没过多久,有人来敲门,我打开门,对面公寓的门口堆满了装书的纸盒子,陈怒笑得温文有礼,“那套房子也有她的痕迹,我打算重新开始。”

  其实大约是想随时能看到狞狞吧。

  我点了点头,客套的问需要帮忙吗?陈怒说有客户送了他一盒大闸蟹,可是他的公寓还没有整理好,问我能不能帮忙料理一下,他说怕时间久了螃蟹会死。

  我说好,拿了那个礼盒,直接开着门,去了厨房。螃蟹在水里咕噜咕噜冒着泡的时候,我觉得莫名的热闹,我想,也许我离结束孤魂野鬼的生活已经不远了。

  陈怒收拾好了房间,过来吃饭,桌上除了一盘大闸蟹,还有一盘白灼芥蓝和清炒虾仁。

  他很高兴,又回去拿了瓶红酒。

  我们边喝酒边聊狞狞这几天的状况,那个懒家伙根本没有搭理我们,兀自在阳台的窝里睡着。

  陈怒是一家公司的HR,他前女友是那家公司的法律顾问,她喜欢喝白茶,喜欢穿黑色无袖连衣裙带夸张的锁链项链,喜欢涂阿玛尼400号色的唇釉,喜欢穿fed的高跟鞋。

  我仿佛看见了一个又漂亮又能干的精英OL,她正对我投以蔑视的眼光。

  我啪的放下筷子,陈怒吓了一跳,诚惶诚恐的看着我,我说:你送了猫,换了房子,说要重新开始,那你还一直提她干什么?

  陈怒像是被人戳穿了美梦,眸子里神采飞扬的光慢慢退去。我知道这很残忍,可是,如果我不残忍,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3、

  陈怒后来再也没有提过宁宁,他偶尔会来我家,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把狞狞锁在阳台上,我不想陈怒看见它,我不想给陈怒任何思念的借口。

  每次我从阳台把狞狞放出来,它总是很怨恨的看着我,它变得越来越讨厌我,看见我会掉头就走,我一靠近就会抬起它的肥爪子。

  我想,它大概是知道我对它前主人的前男友心怀不轨了吧,可那又怎么样,我现在才是它的主人。为了报复它对我的坏脾气,我不再定期给它清猫砂,不再给它种猫草,我还故意扔掉了它以前的玩具。

  我和陈怒越来越熟,我们每次都有很多话聊,我们都爱行尸走肉,也爱收集花朵的种子,我们甚至互换了对方家的钥匙,有一天,狞狞突然不见了。

  那一晚陈怒带了雾中风景的DVD来找我看,因为看得太晚,我忘了打开阳台的门让狞狞进来,它也许是受不了冷,就跑走了。

  我得承认,在看见它的位置空了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些窃喜,因为关于宁宁的最后一丝痕迹,也都消失不见了。

  那几天陈怒刚好出差了,我打算等他回来再跟他说这件事,顺便,送他我特意淘来的铃兰种子,因为铃兰的花语是幸福即将到来。

  我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吃着和陈怒一起买的芒果,喝着陈怒顺便给我买的酸奶,心里对未来充满了期许,我甚至相信,狞狞的消失就是上天给我的指示,我应该更加勇敢一点。

  陈怒回来了,听说狞狞丢了,很是沮丧,可还是安慰我说猫会认识回家的路,等它玩够了也许就会回来,只要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就好。

  我的心颤抖了一下,从此以后在小区里看见那些流浪猫总是心慌,我害怕看见狞狞,但又想看见狞狞,想确认它活得好不好。

  有一天晚上,外面下着好大的雨,我忽然惊醒,听见呜呜咽咽的叫声。我拉开阳台的门,看见狞狞卡在了左上方空调水管和墙壁之间的缝里。

  原来它从都不曾离开,只是我在家的时候它会溜去别的地方玩,到了晚上它还是会回到阳台上睡,那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因为雨大壁滑,它才失足卡住了。

  滂沱大雨,我跟它再一次在黑夜中对峙,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幼稚很低级,我比不过宁宁,跟它有什么关系呢,我不敢跟人竞争,跟猫耍脾气算什么呢?

  我跑出去救它,没想到高估了自己的平衡力,从阳台上失足,和它一起从楼上摔了下去,幸好只是二楼,泥土湿润,我只是崴伤了脚,我痛得直哭,哭得撕心裂肺,我觉得这都是我的报应,是我坏心眼的报应,狞狞在我怀里,第一次主动的拱了拱我,湿透了它其实一点都不可爱,可我知道,它再也不会走了。

  后来陈怒去医院看我,他骂我逞强,骂我不知轻重,如果因为一只猫送了命是多么不值得。他说他宁可没有狞狞,也不能没有我。

  我抱紧了他,听见病床边笼子里的狞狞懒懒的喵了一嗓子,似乎有些小愉悦。

  4

我和陈怒在一起了,他问我要不要给狞狞改名字,在电视柜上跳来跳去的狞狞瞥了我一眼,我说不改,他问我为什么,我说因为狞狞不会喜欢新名字,狞狞跳了过来,把肉球按在我的手上,像是一种嘉奖。

陈怒说真没想到你和狞狞能相处的这么好,狞狞最讨厌被碰到肉球。

我笑笑,捏了捏它的小肉球,它一副享受的姿态看着我,陈怒试图触碰,被它“啊呜”一声吓了回去。

陈怒委屈的要命,跑去把他给狞狞买的零食全都拿了回去,狞狞很有骨气的看都没看一眼,因为它知道,我会给它买,我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恶劣的主人了。

  陈怒是个很好很好的男朋友,对我言听计从呵护有加,被宁宁那样肆意张扬的女生凌虐过,他变得很懂女人心思,我说不要就是要,我说滚开就是回来,他精确无误的猜准了我所有情绪,让我越来越离不开他。

  我的骄傲和倔强让我不能输给宁宁,我报了很多的学习班,我开始化精致的妆,穿很高的高跟鞋。陈怒婉转的跟我说他最喜欢我布衣拖鞋,从厨房里端出菜来的样子,很温暖,就像搬过来的第一晚,他很开心,因为有人做好饭等他回来吃的感觉太好,像是家的感觉。

  我不听他的话,依然我行我素。我越来越忙,越来越没有时间在家,每天晚上陈怒都会做好饭在家等我,可我一次都没有吃成。我不愿意去跟陈怒见他的朋友,我害怕会被拿来跟宁宁做比较,我害怕输得体无完肤。陈怒刚开始还试图劝慰我,到了后来,他连说都懒得说了。

  后来我和陈怒还是分手了,他跟我说,其实宁宁早就在求复合,他因为爱我所以从未接过宁宁一个电话,但如果我的目标就是变成宁宁那样,那何不他就跟宁宁复合呢,这样大家都免得辛苦。

  我气急反笑,我认定他一定是早就跟宁宁复合,这么长时间一直在耍我,我不哭不闹,只是冷静的说:要走,带着你的猫一起走。

  陈怒说不用了,狞狞很喜欢你,你也很喜欢狞狞,就让它留下来陪你吧。

  我冷笑说:你真傻,演戏你都看不出来,我从见到狞狞第一次就不喜欢它,其实那一次它不是走丢,是被我扔掉的,它回来是我演给你看的苦情戏,要不然你怎么可能和我在一起。

  我知道那一刻的我一定很丑陋,可我觉得痛快,好像自爆了以后世界也会灭亡,时间就会停留在这一刻,陈怒不会走,痛苦也不会有。

  陈怒大约是没想到我竟然是这样工于心计的女人,怒不可遏,迅速抱起了狞狞,甩门而去。

  5

大约每个人的记忆都是一座带电梯的塔,不开心的部分都会被运送到最底一层,不见天日久了,再深刻的伤心和难过也会慢慢腐烂,成为滋养强大内心的养分。

陈怒和狞狞都不在了,我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后来兜兜转转又经过一些人,得到或者失去过一些爱,也知道自己当年有多么的幼稚可笑,我也再没有养过宠物。

过了五年,我在论坛上看见陈怒发帖,说狞狞去世了,我在寂静的深夜哭得像个神经病,我想起离别那天它看我的眼神,充满高傲的担忧,充满愤怒的不舍。

我知道生而为人,就要不断经历告别,和过去告别,和失去联系的旧友告别,和离开人世的亲人告别,我以为冷漠自私如我,一定能好好适应这些告别,可我突然发现,其实我一直都在逞强,我以为装作毫不在乎就能真的刀枪不入,可那些失去的遗憾的回不去的曾经,通通都烙印在我的生命里。

我很感谢狞狞,感谢它最后接受了我,接受了那个不完美却贪心又脾气坏的我,我也会永远记得,我曾在那些冰凉的岁月里笨拙的爱过它。

我曾笨拙爱过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