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木绫

  尖利的狼牙刺穿了白露的脖颈,鲜红的血液缓缓地流出。霂埜看到这一幕发了疯似地挥舞着灵剑却因寡不敌众被狼群制服。白露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他感到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慢慢流失,他只觉得自己的体温一点一点变得冰凉。一切都结束了吗?我还没有找到母亲。白露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起来,最终,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在闭上眼睛的一刹那,他恍惚听见了霂埜歇斯底里的呼喊声:“白露————!!”(全剧终······呃,好吧,开个玩笑)

“白露。” 是谁在叫我? “白露。”别吵,我好困。“白露!”

白露终于睁开了双眼。没有人,首先映入眼帘的棕色的天花板。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四肢也有些酸痛。白露缓缓起身,观察自己所处的地方。眼前是紫檀木做的桌子,桌子上放着精致的茶具。往前是一扇窗,窗户打开着,从里面可以望到外面正下着雪。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药草香,闻了之后感觉神清气爽。

即使没有光源的屋子里也很明亮。偌大的房子里除了一张桌子几把凳子和自己所坐的冰床外没有多余的装饰品,空荡荡的屋子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

门被一只手推开,进来的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女孩子,手中端着不知名的药,看到白露温柔地笑了笑,周围散发着一股平和的光芒。

白露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时眼中难得地有了一丝讶然,如同一块小石子被投入平静的湖面,泛起阵阵涟漪。眼前这个女孩,水蓝色眼眸,黑色的长直发,白皙的皮肤······这、这分明就是另一个“白露”!(小幽:插播一条,白露跟他母亲小时候也很像,可以说是从一模子里刻出来的。)

对方看到白露眼中的惊讶,笑了笑,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到:“你好,我叫木绫,因为看到你有危险所以拉了你一把。事实上,我也有些惊奇于我们的长相呢。我想,这也是一种缘分吧。”说着,把手中的药碗递给了白露:“这是龙炎草煮的药,你被狼咬伤了,需要补一补。”看到白露不接药,又补充道:“放心,没有毒的。”说完,抿了一小口。

白露接过药碗,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迟疑了一下,还是把药喝光了。喝下的药立刻起作用了,白露只感觉顿时精神了许多,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因为,这不是龙炎草。。(淸墨:知道不是你还敢喝······)尽管与龙炎草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度,连气味与味道也一模一样,但他清楚地明白这绝对不是龙炎草,而是一种与龙炎草很相似的,一种从未记载过的草药。(小幽:我们的白露还是精通医术的!)也许是因为它与龙炎草太相像了,木绫才会把它认错吧。白露在心里辩解着,丝毫没有注意到木绫看到白露喝完药,嘴角愈发浓郁的笑容。

白露把药碗还给了木绫,这才问道:“这里是哪里?”

【小剧场】

小幽:好吧,本章有点少,主要是因为···开学了···这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我的作业···不提也罢。

淸墨:导演,我要求加戏,还有,为什么让霂埜那小子跟着白露?心里十分不爽啊!!!

小幽:自动回复,您好,您拨打的用户正在赶作业,请放假再拨·····

淸墨:喂,喂喂。正经的话还没说···

白露:上一章的章节名为“威胁”,因为作者的失误,没有打上去,望大家谅解。另外,我们会尽量催促作者更新的。敬请期待。

小幽:······

第二十一章 木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