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有什么,我救

  =========================第二十五章==========================

“师叔。。。能不能跟我到屋里说话?”

白松看着我神叨叨的模样,点了点头,随我进了百里月光的房间

“白松师叔,如果找到那个人,是不是就能解师兄的毒呢?”

老头儿摸着长长的白胡须,眼神颇具疑惑的看向我“卿卿,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有话直说一直是我的风格,何必纠结。我把手一伸,摊开在白松的胡子下边“师叔,其实之前我看这花漂亮就向师兄要了几颗种子,我还种在了自己的院子里,前些天我被花刺割伤了手,那个人。。。会不会是我?”

白松师叔瞪着他的铜铃大眼看着我,激动的抓起我的手,反反复复的看那个小伤口。

“是我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想到白松不知从哪掏出把小匕首,就地放了姐的血。虽说这点血我不介意吧,可动刀子疼啊,人放开我的手之后头也不回的往外走,把血往花瓣上一滴,立时眼珠子都要跳出来了。还紧张兮兮的拉着百里春风说了些什么,连春风师父转过来看我的眼神都变了,眼里说不出的复杂意味。

“春风师父?”

“。。。”走近看百里春风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沧桑感

“哎呀。。。师父你不适合悲情路线,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卿卿。。。这。。。”百里春风欲言又止,转头崩溃的看向师叔“老白啊,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白松叹了口气“你说不出口就我来说,现在这是救你儿子的唯一的方法了”老者坚定的目光看向我。

“卿卿,师叔也不拐弯抹角的说了,你师兄的毒如今可用你的血来解了。”

“那就救啊,我血挺多的,放点不要紧”就当献血了。

“直接用血可不行,还缺味药”

“什么药?”

“这药就在魔教天都的万丈冰山上,叫做盛光椴木,常年深埋在厚雪里,能引百毒。你若服下这药,让你师父用内力助你以血过毒,就能引出月光体内的毒,因为你血质特殊,就算身中九鸩毒也能在数月之内自行解毒。可这方法凶险之处就在于盛光椴木常年掩埋于冰雪之下,药性极寒,若服少量倒是无恙,但要引毒的话,这量可不是闹着玩的,师叔虽然可以配上其他至热的药解这寒性。。。可如果未能根治,你今后可会落下个体寒的病根。”

看着躺床上不省人事的美人师兄,点点滴滴都涌上心头,初见时的惊艳不可方物,再见时我青天白日的调戏,还有每日师兄的淡然一脸正经,一次次的默默关心,包括他的腹黑,不知不觉渐渐的我已经把他当成在这个陌生的时光中的家人,如今他的小命就捏在自己手上,如果说在这条奋斗的路上还有千千万万的男神等着我去解救的话,那月光美人。。。要我如何不救。

“那以后师叔你根治我的病不就好了。。。有什么,我救”

第二十五章 有什么,我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