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好像是我

  =======================第二十四章=======================

接连三天都没有一个人造访秋梨阁,放在平时不是这个师兄来送吃的,就是那个师兄来送些新奇玩意儿,就连小野菜这两天也不来找我拌嘴了。果然柳婧师姐的美貌就是最大的杀器,俘获了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人心,重点是我也很喜欢,因为人家美啊。可是。。。最让我难过的是,一向守信言出必行的月光美人,竟然已经三天没有来陪我说话了,想起往常每日美人师兄那带磁的声音,简直跟犯了瘾似的难受。突然觉得有些憋屈。。。说走就走,他不来找我,我去找他呗。

白日里的青云阁依旧安静,但是不同于夜晚那般被烛光照的透亮,反而因为是白天没有点灯有些昏暗静谧的可怕。穿过院子,和往常一样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风吹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奇怪的是院子里上次见到的那些白色荧光的花朵今日显得有些萎靡不振,甚至有些花瓣的底部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正欲走过去看个清楚的时候,房里突然传出了一声隐忍的叫声,是师兄的声音,听上去很痛苦。连忙推门进去却发现原来房间里还站了几个人,是百里春风,柳婧师姐和几个长老。但是大家都不说话,只是表情凝重的看着床上的百里月光,我走上前去才看清,百里月光此时脑袋跟个刺猬似的扎着许多银针,双眼被纱布蒙着,脸上都是冷汗。

“春风师父,师兄他怎么了?”看着躺在那里虚弱的不成样子的师兄,我的声线有些难以控制的微颤。

“白松。。。怎么样了?”百里春风关切的问向坐在床前扎针的白胡子老头。老头儿转过身来摇了摇头,遂又看了看我。春风师父眼神复杂的看我一眼道“卿卿,今日所闻望你不要透露出去,可以做到吗?”

我看了看床上的百里月光,又看了看表情一脸凝重的春风师父,慎重的上下顿了顿我的脑袋。

白松叹了口气遂说道“月光这次病可谓喜忧各参半呐,原本他中了顾翊的九鸩之毒,好在这小子自身底子好功力深,毒走的慢,送到我这时还有那一线生机,我费尽心思找到那些苦雪,苦雪性坚,只认一毒,还是种子的时候就用血授毒,以花系毒,以毒养花,好不容易把毒性压制住,救那小子一命,却不料毒影响了他的眼睛,导致他失明了。”

原来师兄是这样才瞎的啊“那月光师兄他现在这是怎么了?”

“苦雪花奇异,每到满月的那几日就会失效,毒素压制不住就会从眼睛上散开,视力恢复些许,但是毒素也会扩散到体内各个器官。但这种现象也只是几日而已,时间一过,就会恢复正常。本以为过个几年等这苦雪逐渐长成就能吸收掉着他体内全部的毒,可这次苦雪花失效却突现异常,满月过去已经多日,毒素仍未聚起,反而还在扩散。。。你们跟我来看”

大家跟着白松到外面的院子里,白松指着那十几朵我十分眼熟的花说“看那花茎,花托,还有花瓣,隐隐有些红色,这分明。。。本该是白色的”

“师叔,那这说明了什么?”柳婧指着那花问道

“这也就是我之前提到的喜忧参半,这花会这样分明是被人授了血,导致苦雪不能正常吸收毒素,所以你们看这些花都有些蔫。这样一来毒素在月光的体内不断扩散,尽管我用针灸药物压制,但毒还是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不小的损害,这是其忧”

“那喜是不是这个血可能能压制甚至是解这九鸩之毒?”我问道

白胡子师叔朝百里春风笑着点了点头“都说你这关门徒儿聪明伶俐,确实不假,可难题仍然有一个,就是如何找到这授血之人”

“庄上设有幻境结界,外人又进不来,想来是庄里的人,我去找这打扫庭院的小厮问问”说着柳婧师姐就迅速跑出去了,女强人打我旁边经过,还带起一阵风。被这强劲的风吹过,我像是想起了什么,看着手上那个小小的伤口,目光有些呆滞。。。不会那么巧,是我吧。

第二十四章 好像是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