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厉害了

  =============================第六十七章================================

走过这个不知名的茂密树林,再穿过一道长长窄窄的天然山峡,眼前便是郁郁葱葱的一片竹林,远远望去很容易就看见了一间木屋,走近一看,虽然房子是一派久未有人打理的模样,但是院中自生自长的几株俏梅倒是开得正旺,红的很是漂亮。

“这是谁家?”不是说这折云谷不适人居吗?

“自然是我们百里家的,我听我爹说,此处是一位先辈曾经居住的地方,先人去后,这里就荒废了。”百里野草拿出一把钥匙,悉悉索索的开了那木屋门上生锈了的铁索。

我心想百里家家大业大果然是有理由的,原来是打从祖宗辈的开始就有商业头脑,在这荒山野岭里也不忘规制些房产。

那木屋打开后,一道灰尘打我眼前扬起,我用袖子扇了扇,挡了挡那些飘起的陈年老灰,待我看清楚第一眼便有些被吓住了,莫不是这百里家的先人也是个。。。穿来的?

房间内无论是用具还是摆设虽然比不得现代,却是相当齐全。简易的木床,不是那种带雕花大顶的。。。对面那一面墙上全是些书册,书墙下还有一个安了小轮子的小台梯,像是为了方便拿取书籍制作的,墙前那厚实的木桌子,做工上看有些粗糙,但是很牢固,桌旁放着一只小小的竹篓子,上面套了个小麻布袋子,那是我心心念念想拥有的垃圾桶啊!桌上还有一桶的碳笔,用布帛包得很好,有些还削得尖尖的,像极了铅笔。。。我拣了一本手边的书籍打开看,竟然久违的看到了简体字。。。

“曾住在这里的这位当真是你们百里家的祖宗?”难不成,百里家所有人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百里月光拉我到墙角指了一副画与我“这便是那位先人的画像,他是我与野草的祖母的父亲,小时候我在百里庄像是见过他一面的,印象里我们是唤他一声太清爷爷的。”

“哥,我们何时见过这位先辈,我怎么不曾记得?”百里野草拉着师兄的青衫,努力回想着。

月光师兄伸出左手食指与小太爷额上一弹,轻笑道“那时你还在阿娘腹中不过数月,怎么会晓得,若是你生了一双能看穿肚皮的奇眼,说不定就能识得这太清爷爷。”

我看着挂在墙上泛黄的画像,越看越是觉得那人眼熟啊!虽说穿着是此间模样,一身简衣长袍,留着一头仙气飘飘的长直发,可这脸。。。越看越觉得。。。帅的一BI啊!金城武一般的眉眼,张国荣一般的嘴角。。。“这画是谁作的,师兄你印象中,你这位太爷爷就是这么。。。这么的风华绝代吗?”

师兄侧头轻轻看我一眼,不知道他又在想些什么,好在不多久他便移开了那灼人的眼神,继续回答起我的问题“我见他时,只记得他是位甚是和蔼的老者,对了,他还给我剥过桃子吃。墙上这幅画虽不知出自何人之手,想来画的是他年轻的时候吧。”

吼吼,厉害了这位太爷爷。。。反正我是不知道你到底长什么样了。

“哥,那太清爷爷的墓是否也在此处,我们是否去看一看?”

“不在此处,以前我随父亲来过这里几趟,谷中里外都看过多遍了,都未曾见到过。后来只找到一纸书信与那张画像。”

“信上写了什么?”难道说师兄的太爷爷千辛万苦等到四世同堂,终于找到穿回去的办法了?

“信是父亲收着的,我却不曾看得。”

来到这里许久,终于有些像样的线索,看来还是有希望的,我的内心顿时像是受到了万分鼓舞。正抬头就对上了师兄那张有些闷的脸

“看来,卿卿你对我这位太爷爷感兴趣的紧”

“哈哈~哪里,哪里,不过好奇罢了”

我低下头心虚的看了看我俩的手,那微弱的蓝光还在闪烁,这手牵到何时才是个头啊?

第六十七章 厉害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