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独孤予仙

  本来以多欺少和偷袭这两种事情就都是上不了台面的,现在偏偏两样都让我碰上了。。。

  有几个身手灵活的人不知何时已经爬上了树,正面和他们几番缠斗,我踩着树干几乎步步在躲,自知这样下去挨不过他们那猛烈的攻势就会被抓,我当机立断的用了外挂。一个算不上特别利落的侧身,躲开了一把刺到耳边的锐利宝剑,在双手脱开树干向下栽去的瞬间,紧闭上眼睛使力,一阵突来的猛烈的风灌入了宽大的披风。就在眨眼间,我已经掉在了金陵阁外的草地上。。。爬起来一看,场面似乎于我有些尴尬,原来是我不轻不重正砸在师兄他们脚边,三人倒是并不惊讶我的突然出现,独孤贤良甚至浅笑着伸手要将我拉起。。。“卿卿,原来是你!”

  独孤贤良那热情的一声卿卿,叫得我鸡皮疙瘩炸起,她这会儿这么熟络的叫我,不就是要当着师父他们的面落实我的“罪名”吗?我避开她纤瘦的手,打了个滚自己麻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不冷不热的噎了她一句“我与你又不相熟,麻烦你不要叫得那么亲热!”

  “受伤了?”月光师兄突然拉过我,皱着眉头看着我裙裾上大片的血迹

  我遂着他的目光望去,明白了他的意思,举手答道“没有,不是我的血,是刚刚。。。呃,师兄?”他突然拥过我退了两步,语气责备而隐忍,声音小得我都快要听不见“不是让你不要跟来吗?”

  我抬头看向他,轻轻挣开他的手“师兄你知道我的,我一定会来的”

  如果此时只有他一人,会是多么艰难。现在我们的处境,撇开顾翊的人不说,各处还埋伏着驷芜国的士兵,还有独孤贤良身边站着的那个男人,让人看不出到底是敌是友。

  “师父他们为什么退守金陵阁,甚至不顾惜外面。。。大家的性命?那石头真的有这么重要吗?”金陵阁门口摆得那几个血淋淋的头颅,离得近了,更是不忍看。如果师兄来的晚了,那上面是不是还会摆上小江的头。。。

  师兄没有回答我,我看向独孤贤良身后不远处跌坐在地上的小江,她一脸的泪水,目无焦距,被吓坏了。

  正在这时,东南角的树林里响起一阵刀剑相碰奋力厮杀的声音,来的是谁?

  就在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的那同一瞬间,我听见有一声凄厉颤抖的尖叫声,是小江!

  “独孤贤良!你住手!”我脱开师兄的手向前走了两步

  “赵卿卿,别过来。”独孤贤良狠戾的声音就像她手里的匕首一般锋利。

  小江的脖子上已有一条浅浅的血痕,我看见她颤抖的唇几不可微的张合着,她在叫我。。。

  “贤良,你放开她”那华衣男子拦在我身前,开口道“这些事情和这些人又有什么关系呢?何必牵连他们。”

  “何必牵连?”独孤贤良一声狞笑,冷冷的开口“独孤予仙,我问你,难道父亲就该被牵连吗?”

  原来这个人便是师父他们口中的独孤岛现任岛主独孤予仙。独孤贤良言语间,匕首又离江儿近了几分,血痕见深,她的手若再近一分,江儿必然性命不保。

第七十五章 独孤予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