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越狱

  白色的头发下掩盖着一张何等丑陋而骇人的脸!两颊和眼窝深深地凹陷下去,目光空洞无神,正对着她的那一边,印着三道恐怖的抓痕,嘴唇像要破碎一般,脸上摆布着怪模怪样的胎记,额头上还有一个若隐若现的恶魔的图腾,整张脸看起来杂乱无章,更像是拼凑起来的,让人看了窒息一般。

这样的一张脸在羽琳面前一晃而过,她禁不住浑身打颤,连连后退。

“你……你是谁……”嘶哑的声音回荡着,羽琳全身僵硬,立在一角一动不动。

那人挣扎的起来,铁链略微发出清脆的碰撞的声音,听着让人寒毛矗立。

“喂、你要、你要干什么?”她靠着冰壁,蹲在原处双手紧抱着脑袋,不敢抬起头。他一步一步逼近,两腿浸在冰冷刺骨的水里,铁链摩擦着,发出刺耳的声音。

“你,是你!”他突然说,不过又立马改变语气,“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羽琳呆了半晌,她并不知道所谓的“我的东西”是什么,只能答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哪知他二话不说,“呼——”的一声,从水中猛地跃出,带出一条水龙,将双手一扬,吼道:“还给我!”

羽琳这时才发现原来他手背上还穿着蓝色的杀人镖~,只要他两手(哪怕一只手)一挥,岂不是就会杀人于无形了?羽琳紧闭双眼,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突然,一个身影“嗖”地窜出来,跃到半空去,“扑”的一个飞身踢,那人一下子被踢回去,撞在冰壁上,铁链“哐当”一声。只见他躺在那里,半天不能动。

那身影落定,扶起羽琳,原来是泰尔格斯。

“好在你来得及时,不然我可得被……”羽琳抬头一望,他居然又一次发动攻击,每只镖的三个角在冰壁的衬托下,显得大的出奇(当然本来就不小),他突而跃起,手中那镖便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雪亮的弧刃。

“啊!泰尔格斯!小心!”羽琳尖叫一声,未及,泰尔格斯被一把拽了过去,淹在水中,溅起一串串水花,泰尔格斯不擅长水战,况且这水冷的刺骨。

“你……你快走……去告诉族长……”泰尔格斯在水里挣扎着说,口里已经灌了不少冷水,他一下一下的把他往水里淹,泰尔格斯也一下一下挣扎。

“我让你跑!”说着,将铁链一抖,缠在泰尔格斯脖子上,越拉越紧,“你,把东西还给我!”他对羽琳说。

“不……不要!”她叫道,“你说那顶帽子吗?它现在不在我身上,它在族长的帐篷里!你放我出去,我帮你拿来就是了!”

“哼!放你出去!”白冥鬼轻蔑一笑,难以想象他长长的刘海下面是一种怎样狰狞的面貌,“今天,要是放你出去了,我,还有活路吗?!”他瞪着眼睛。

羽琳愣在原处,正当不知所措之时,外面响起仓促的脚步声迅速靠近这里,突而,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嗖”地抛出一支飞刀,飞刀上缠着的红线横飘着

猛然,一声哀嚎,血便渗了出来。

那人趁这功夫,瞬时将泰尔格斯救回去,定睛看时,原来是斯特拉,羽琳刚想说什么,突然只见白冥鬼剧烈挣扎起来,铁链相互碰撞的声音更加骇人,“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他不断地扬起铁链又猛地摔下去,自然那些躁动不安的铁链也一下一下甩到他自己身上,像鞭子抽出的伤痕,拴住铁链的埋在冰壁里的机关摇摇欲坠,看着就要把持不住了,“哼!你们以为,这样就相困住我!”

“不好!这里快撑不住了,快去告诉父亲!”斯特拉不等二人说话,拉着他们就出去了。

族长帐篷内。

“族长,我希望您能详细的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泰尔格斯说,羽琳坐在他旁边。

“这……”他犹豫着。

“父亲,您还是告诉他们吧,毕竟这是他们应该知道的。”斯特拉说道。

“咳!”他严肃地清一下嗓子,“首先我需要向你们说一声对不起,且听我慢慢道来。

“十年前,整个雪灵村非常安宁、幸福。我们傲冰雪灵族绝大部分分布在这里,所以村子的面积非常大,可是有一天,这个孽畜的到来,引来了大片邪恶势力的进攻,这里一时哀鸿遍野,可惜我们手无寸铁,他们执意要我们交出他,可是我们也不知道啊!渐渐地,我们抵挡不住邪灵族的进攻,雪精灵族知道这件事后,开始动用雪之灵能将大片的寒流导入到雪灵村,由于气温急剧下降,那些邪灵族的爪牙才撤了回去的。当然,我们傲冰雪灵族也被迫接受这寒流带来的寒冷。

“而那个孽畜,逍遥法外,吃的、喝的,全部到我们这里来抢,抢不到就会威胁到生命。十年,我们白白养了他十年,我们对他恨之入骨,恨不得生啖其肉,生饮其血!可是我们无能为力。最近,我的子民调查到他身边一直藏着一顶帽子,上面系着两个风铃,据他们所说,那顶帽子对他很重要,他平时神出鬼没,我们见不到他,只有用这顶帽子来引他现身了,斯特拉便用飞刀拿到了手。果然,他像发了疯似的寻找,情况紧急,他向我们索要。眼看情况紧急,却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可是,你们出现了,小姑娘,”他看着羽琳,“你便成了我们的最佳人选。对不起,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的。”

泰尔格斯躁动一下,不过又立马平静下来,又问:“十年?想必他也应该有自己的苦楚吧,你们肯定也狠狠地回击过他吧。”

“嗯,是的,说起来,简直不堪回首。”族长一直垂着头,“你们放心好了,那冰牢的冰链一旦断开便会触动另一层机关,万箭穿心。况且,再过一会冰流就会蒸发,导致整个冰牢坍塌,到时候他也就死无葬身之地了,这便是我不派人去守冰牢的原因了。”

话音未落,羽琳猛地站起,声音仓促地说:“我还有事,我得先走了!”手里已经捏着一个东西,迅速冲了出去看起来挺急的。

几人不去理会,先自回帐篷里了,不过他们好像忘了,羽琳就是因为独自一人乱跑而遇到危险的。

羽琳再次踏进了冰牢,这次速度很快,可不能耽误时间。

她以为里面一定快要打爆了,可是走近侧耳细听,里面已经安静下来,这是怎么回事?迈着迟疑的步伐上前去探头一望,只见他静静地靠在冰壁上,雪白的衣服上到处都浸着细长的伤痕,两只手已经不堪入目,血肉模糊的就像已经腐烂了的僵尸的手,只有穿在手背上的两只镖仍旧雪亮。

他一动不动,羽琳住了脚,要怎么办呢?她自在肚里踌躇。

突然,只见他动了一下,并未改变姿势。

“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敢回来……难道就不怕……我会杀了你吗……”虽然声音非常模糊、嘶哑,但是羽琳能够听的清他在说什么。

“你不会,因为如果你杀了我,就真的再也没有人会为你带来这个了。”羽琳双手捧出一样东西递给他,那正是风铃帽。

白冥鬼默默地接了过来,风铃的声音清脆悦耳。“你是想给我送行。”他说。

羽琳猛然一惊,支吾了半晌 “你……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不过,你们太小看我了。”他又说。

羽琳默然,毕竟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走为妙。

当她走进隧道时,突然听见身后“呼——”的一声,后面出了什么事?好奇心诱使她又返回去看看,面前的景象就好像发生了奇迹一般——他不见了!

地上摆着四条几米长的铁链和一滩血迹,他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怎么,难道真的是鬼?

还未来得及细想,突然整个冰牢一阵剧烈摇晃,羽琳左右把持不住,猛地跌在地上,“救命……救命啊……”她绝望的喊着,冰牢开始坍塌,而且冰流上涨,巨大的声响让那一边的雪灵村也沸腾起来。

泰尔格斯正在帐篷里陪着科迪斯,他已经好几天都没能活动了。

“哎?大哥?你听,什么声音?”科迪斯问。

泰尔格斯听得出来是冰牢那边传来的,此时此刻羽琳又不在身边,她会在哪呢?

“羽琳……羽琳呢?”他突然大惊失色,脸上的严肃顿时又穿插了好大一股焦急,“她一定去了冰牢!羽琳!”泰尔格斯冲了出去,看到帐篷外也是满处都在找她。

“斯特拉,你看见羽琳没有?!”泰尔格斯此时都快要疯了。

“没有啊,不知道她去哪了……”

话音未落,泰尔格斯打断了他的话:“冰牢……一定是冰牢!快走!”带头向前冲去。

冰牢周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废墟,这里已经因为寒流地底的热流而蒸发了,烟雾已经弥漫了这里,不过仍然留下了大块大块的冰块。

这时科迪斯也跟着众人来了,他并不知道事情是什么样的,只晓得天使长好像出事了。大家茫然,只听见泰尔格斯说:“她是天使长。”

这句话让在场的诸位(除了科迪斯)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她就是天使长?那他们所做的岂不是会?没有一个人敢说话,空气几乎凝结了,思维将大家笼罩在一个可怕的深渊之中。

这种沉默持续了少顷,突然,在烟雾中钻出一个身影,一个白色的身影。近了,渐渐的走进了,透过薄雾,看到羽琳静静地伏在他瘦弱的肩膀上。这个时候,大家才看清楚了——原来他们口中的“白冥鬼”个子只比羽琳高上那么一点,雪白的衣服上细长的血痕十分显眼,衣服和头发随着微风飘着,看起来整个身体好像就只剩下这一副骨头架子,现在他看起来是多么容易对付。

大家屏息凝神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又是高兴,又是害怕,还有几分愤怒和担心。

只见他开口说道:“你们真是没用!”

这句话一说,瞬间提醒了大家,他还是原来的白冥鬼,每个人持紧了武器。白冥鬼本人已经感觉到了,这里的人们杀气四溢,汇成一股强大的仇恨的气息,十年来,白冥鬼确实欠了他们太多太多。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要让你血债血偿!”伴随着一声吼叫,所有人都做好了准备(除了泰尔格斯和科迪斯)。

“哼,就凭你们?真是自不量力!”他轻蔑的望了一眼这样令人发毛的阵势。

未知他怎地脱身,且看下回分解。

第七章 越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