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宫环锁格

  话说泰尔格斯与科迪斯被困在这循环梯魂中,暂时没有一丁点的头绪。

泰尔格斯伸手从那里拾起绳子编的挂饰,握在右手中细细地观察,挂饰是红色的,在蓝色火焰的衬托下,血色欲滴。“这楼梯……怎么会走回来了……”他喃喃自语道,“循环……什么样的楼梯能够一直走下去呢?”

“对了!悬魂梯!”泰尔格斯说。

“大哥?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悬魂梯’一说吗?”

科迪斯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泰尔格斯没有说话,将火焰凑近阶梯,用挂饰测量了一会儿,“哼,果然是悬魂梯。”

“大哥,什么是悬魂梯啊?”

“悬魂梯,是一种能够无限再下去的楼梯,可以将人困死在这里。”泰尔格斯说,但是科迪斯一点也没听懂,所以而干脆就直接问:“我就说嘛,三楼不会有这么高的,那要怎么走出这个啥悬魂梯?”

“方法当然有,我们要进来的时候,第一眼就能够看到连接着楼梯的一层冰,或许,突破口就在那里。”泰尔格斯说。

“可是……这都循环起来了,我们也再没看到过那什么冰层,况且楼梯很快就又会扭曲的……”

“二弟,难道你忘了,我们刚刚说的循环吗?这些七零八落的楼梯,不过只有一层罢了,”泰尔格斯算了算时间,“这些楼梯大概在一个半小时之后才会再次扭曲,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快一点,只要从这里数两个半小时就可以了,原先的地方肯定被什么东西遮掩住了,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太久,而刚刚的‘幽灵’说只有两个小时,现在我们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来找到原先的地方把两个半小时缩短成一个半小时,那要走多快才……”

“喂,我说大哥,你是不是想问都想糊涂了,我们进来的第一个阶梯,留下的,是脚印啊!”

“脚印?”

“对呀,之前我们放下雪橇踩在雪地上,鞋上当然会留有雪了!”

“小子,还真有你的,那我的光看来得一直照着地面了,不过这看起来很麻烦,我们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看来得要快一点了!”

于是,二人拼命的向上奔跑,两个小时,转眼便会到来,“哦!天哪!”科迪斯一个趔趄,抓住了泰尔格斯的衣服,泰尔格斯往后一倾倒,立住一条腿,又将科迪斯拉了上来。

“科迪斯,你刚刚怎么了!”

“额……我踩到了一个东西……”科迪斯弯腰在地上摸索一下,将捡到的东西举了起来,天哪!居然是天使超能!

“怎么会……”泰尔格斯迟疑的摇了摇头,“羽琳……她从这里经过了……没有天使超能,她在这种低温下,怎么办呢……”

“那难道……其实这儿就是……突破口?!”

“什么都别管,总之……”只见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个小时……注意脚下……我怀疑我们一开始就理解错了……”

“嗯?什么?我们理解错了?”

“两个小时,注意脚下,注意脚下?羽琳的天使超能?两个小时……快到了吧,会出现什么呢?”

“会不会是鬼?!”科迪斯颤栗一下。

“不会。”泰尔格斯淡定的说,“脚下有的,只可能是通往第二层的通道……”

“哈哈哈哈……”又是先前阴冷的笑声,“真不愧为七大星系之首,推算的真是准得不能再准,哼!能不能找到天使长,还是要看你们的能耐!”

话音刚落,他们的脚下传出一声沉闷的巨响“轰——”霎时,冰的雾气弥漫了这里,二人未来得及出声,便看不清面前的虚实,少顷,烟雾渐渐散去,面前,又是一道楼梯。

“我们走吧。”泰尔格斯说,“按照她的说法,下面便是第二层。”

“大哥……这准不准呐!万一又出现个什么七环……”

“不会,听我的没有错的,快走吧,别那么多废话了,多一句废话,天使长就会多一分危险。”二人的脚步往下移去。

这里,一片阴暗,空气之中还夹杂着丝丝寒气。

羽琳被绑在一根冰柱上,她的睫毛动了动,睁开了眼睛。“咦……这是哪里……”羽琳沉着头,首先就发现天使超能不在自己的脖子上,“啊!哪去了!”带着慌张的目光,抬头环视着四周围的情景——冰,全都是冰,映入眼帘的只有冰!面前,脚下,四周围的墙壁,上面的天花板,还有周围立起的一根一根的冰柱子,都是散发着丝丝寒气的冰筑成的,每根柱子上方都套有八个环,而在脚下,有的冰块儿上有八卦的图案,有的没有。这里光线有些暗,凭眼睛还看不清到底有多大。

这时,才发现自己被反绑在一根冰柱子上,“这是怎么了……”羽琳使劲挣扎着,可是怎地奈何绳子太结实,便开始回忆先前的事——

“怎么回事?!”她看见远处泰尔格斯手中的火焰突然熄灭掉,不禁心里一紧,四周漆黑一片,突然,背后一阵阴凉凉,只觉得有一只手从背后从背后猛击一下脑干,然后双手被绳子一绑,紧接着身子往下一沉(感觉大概是跳下去了吧),在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有人吗?喂!”羽琳不断扭动着身体,但都无济于事,“来个人呐!”

此时此刻,在离她不远的一根柱子后,藏着一个雪白的身影——白冥鬼。他正细细倾听和观察面前的一切。

突然,白冥鬼的背后又出现一个身影——诺尔加斯!

真是个出其不意,他将白冥鬼按在柱子上,抡起硕大的拳头,放着侧脸便打将来。

“谁……你们……”羽琳听到声响,急急一回头,却发现了二人打斗。

二人顾不得太多,诺尔加斯撇了白冥鬼去救羽琳,可是脚下的冰块儿白光一亮,紧接着冰柱子上面泛起一缕青光,“嗖——”几块儿向利箭一样的冰向这边窜来。诺尔加斯翻身躲过,接着往前冲,脚下所踩到的冰块儿有些亮起来,有些没有,上方雨点一般的碎冰扑将下来,“可恶!”

白冥鬼待在远处静观其形,并不出手。羽琳还在一边挣扎着,说不定这些碎冰没准还会弹到自己身上来。

冲向诺尔加斯的冰雨,竟然有一半被打成了碎末!手掌呼吁连影,脚步窸窣不乱,引着的内里化成的气流迎向冰雨,如似一条飞跃在冰雨之中的龙,碎冰飞溅成环,如雾气一般弥漫在上与下之间。

随着步子的增加,四周的墙壁上突然穿出数条冰链,张牙舞爪的扑向诺尔加斯,诺尔加斯引着内力撞向冰链,冰链轰的向空中一扬,不过又横扫过来。这里的冰柱上的八个环,发过光后又熄灭掉,有的还没有发光。

一轮又一轮的攻势,打的没完没了。诺尔加斯一点一点走近绑着羽琳的冰柱,可是如果在往前的话,可能冰块儿就会随着他的脚步伤到羽琳。

“喂!你别过来!”羽琳大喊道,随之更加紧张的想要挣脱绳索的捆缚。

可是,诺尔加斯依然在蛮干。

暗里,一根冰针从白冥鬼的方向射过来,诺尔加斯瞬间动弹不得。他将手忽的一扬,冰块儿落到地上,这里又恢复了安静。

白冥鬼看着面前的路,一步一步走向诺尔加斯,但是他就不一样了,他所走的地方,什么机关也没有出现。诺尔加斯躁动不安起来,哎,真是太过于冲动了,居然忘了还有个人在后头。

“没用的家伙!”白冥鬼冷冷地说,“别跟我作对,否则你知道的。”说罢,一挥手解开了他的穴,然后向羽琳走去。

“喂!你是怎么做到的!”他在背后喊道。

白冥鬼没有理他,径直向羽琳走去。突然,他又停下了脚步,低下头,眉头稍稍皱起,从目光里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诺尔加斯若有所思的望了望他,又看了看冰柱子和冰块儿,迟疑地向前走了几步,“原来他们是连起来的……”

“别靠近我!”白冥鬼突然警告道,随即,冷汗从额头上滑落。

“怎么,你中招了?”他一边走一边靠近。

“别过来……”白冥鬼说到一半,身体突然抖动一下。

“我要是过来你怎么样?你还是……”话音未落,只感觉到背后突然间卷起一阵气流,背上一阵麻木,诺尔加斯一下子被气流弹出去。

“啊!”他拽住白冥鬼没有继续往前冲,拽住的一瞬间,只觉得手掌一阵刺骨的冰冷,令人不自觉的收回了手。

白冥鬼看了他一眼,暗暗地叹了口气。

面前,碎冰组成了一个冰凤凰,背上巨大的“羽翼”带过一阵阵寒流,一声声凤凰的长鸣,像一把把利剑刺入耳中。

“这是什么?冰凰兽?!”诺尔加斯喃喃自语道,“冰雪女神的坐骑?!”

冰凰兽巨大的羽翼猛地一挥,两阵巨大的寒风轰的撞到了一起,不少冰块儿砸中地面,方格再度亮起,冰雨从天而降,冰箭尾随在冰凰兽的尾部。

白冥鬼的雪白色凛然一飘,行动留下的只有虚无缥缈的虚影,真个“来无影去无踪”。

嗖——冷气中的利剑,转瞬之间印入瞳孔,诺尔加斯眉头渐紧,左手虚拖住右手,右手掌间气流涌动,迅速形成了一个沙漏——一个隐约带着温暖的沙漏。

电光火石之时,面前近在咫尺的利剑,化为碎末儿,哗——在这一片冰封的地上掀起一阵静谧的波纹,霎时间,冰凰兽陷入了静止。

“白冥鬼!你怎么不过来帮我!”诺尔加斯紧紧握着手中晶晶的的沙漏,里面厚厚的沙子微泛着金黄色的光,正平缓而均匀的流过中间细细的缝隙,一丝丝温热的气息飘然而出。

白冥鬼默然。

突然,厚厚的沙子猛地抖动一下,沙漏主人的胳膊也随之颤动一下,“啊……不好!”

四周无数条冰链以比冰凰兽更快的速度破壁而出,转眼间直伸到下方,迅速合成一张蛛网,冰的雾气弥漫着这里,白冥鬼依然虚影在半空,诺尔加斯拽紧沙漏奋力一跃,“蛛网”在背后即将包裹住他。

诺尔加斯性命将如何?他们能否成功救出羽琳?

第十四章 宫环锁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