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循环梯魂

  话说几人刚刚站稳,背后的门突然关闭,顿时此处被黑暗笼罩住。

“大哥,快……快开火!”科迪斯战栗着说。

“等等,”羽琳说,“泰尔格斯前不久才开的火焰照明,这样恐怕会……”

“喂,怎么,难不成让我们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摸索着走啊!那万一一下子掉下去了呢?!”

“掉下去也是你先!”

“没关系,”泰尔格斯说,“我可以的。”

呼!轻轻的一声,蓝色的火焰在他的手掌中跳动起来。在四周照一下,能看到的是墙壁,脚下便是深深的看不到底的楼梯,那楼梯就好像是被人拧成一团的乱糟糟的绳子,在脚下乱七八糟地摆着,看不清这楼梯到底是否通往第二层。

脚下,阴森森一片,泰尔格斯走在最前面,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羽琳走在中间,科迪斯手中紧握着自己的铁链。

雪鹰强有力的双翅在半空中扇动着,那白色的身影一动不动,雪魂无聊地趴在雪鹰的头上。“喂,你应该已经知道他们的身份了吧!”他说。

白冥鬼默然。

“你怎么不说话啊,你曾经告诉我们,你会在这里等人,其实我们都明白,你等的就是那个小女孩儿,是天使长!现在他们来了,你怎么不跟着他们一块儿走呢?!你说话啊!”雪魂回头望着他,可是从他露出的脸中能看到,依旧是没有任何表情,“哎呀,真是受不了你这臭脾气!”

下面一个身影一闪,白冥鬼一惊,立马伸手揪住雪鹰的毛发,低声一句“带雪魂走”便嗖地窜将下去。“喂……喂!”雪魂大喊着,可是雪鹰更快地飞出了这片范围。

白冥鬼刚一落地便迅速闪开,往刚刚的方向返回。

哪知后面的那人事先堵住他的去路。

“诺尔加斯……”白冥鬼的低沉沙哑的声音传出来,“你是杀不了我的……”

“是吗?”他锐利的目光对准白冥鬼,此人便是我们先前提到的帮助过羽琳的“陌生人”了,“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还想往哪里逃?”

言毕,身边浮起碎冰,未及,“啊!”一声尖叫,诺尔加斯捂住眼睛,“你……你好歹毒……”还不知怎么一回事,只见血从他捂着眼睛的手的缝里流出来。

“是你逼我的。”冷冷的一句,白冥鬼嗖地向雪寒宫的方向飞奔而去。

“可恶……”他一边照顾着自己的眼睛,一边也向雪寒宫追去。

三人在这里约摸走了有两个半小时,而且一直顺着这条楼梯往下走,不过从外面看起来第三层貌似不可能这么高,就算把三层都加起来也没有可能。“走了这么久,这该死的地方,真是的!我看做个记号最好,至少证明我们来过这里。”说着,她将书包上挂着的用绳子编的挂饰丢在阶梯的角落里,“这所谓的第三层……难道就是一层白白的无底楼梯?哎,只可惜卡罗娜不在这里,如果他在的话一定会告诉我们很多有用的信息。”羽琳说,“还有就是……我们一定得按照天使超能的指示走过那些地点吗?可以……嘻嘻,可以绕道走吗?”

“不行!”二人同时否定道,“没有了战斗磨练,没有实战经验,况且第一次封印邪神王人心未拢,这一次他将会更加厉害,带着本身封印的力量重生。我们的任务,还要团结所有的人!”

“额……干嘛那么凶嘛……不就说说而已……”羽琳撇了撇嘴,自在肚里说:“为嘛总感觉你们的话是半真半假呢?怎么想你们的话都有矛盾,邪神王要靠灵石重生,我们要帮着寻找灵石?!真是奇葩……哎,随你们的便,总之……我按照你们说的做,总没错吧!”

科迪斯依然处在“备战状态”,浑身瑟瑟缩缩,铁链细微的声音断断续续,“大哥大哥,你听……下面有动静……”

“什么?有动静?”泰尔格斯住了脚,同时羽琳也侧耳倾听。果然,在下面很深的地方,传出一种十分嘈杂的声音,简直比老机器运行还要刺耳,在这静的可怕的环境里,这种声音即使在很深的地方,也格外入耳,而且,声音在迅速提高!只听得越来越大,少顷,感觉仿佛下面有一只巨大的怪兽,张开血盆大口即将要将上面的东西瞬间吞噬掉。

“下……是下面的……”科迪斯颤抖着说,“好像是什么东西在从下往上不断地扭曲变化,会不会……是楼梯?”

“楼梯?”羽琳侧耳细听,“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楼梯,这声音真是要吵死人!”

“等等……你们刚刚说什么……”泰尔格斯眉头瞬间拧成一个结,另外二人反应过来,脸刷的白了,“什么!楼梯!”

哗——兹——轰——还未来得及叫唤,脚下黑漆漆一片的楼梯往上一掀,嘈杂的声音还在继续往上,而三人已经被往下面的深渊甩去。

“啊——”

羽琳对科迪斯吼道:“快用铁链!”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啊——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眼睛都要瞎啦!手都快断啦!”

三人在“半空”被叉开,都不知道掉到了哪边的楼梯。

无一时,泰尔格斯睁开眼睛,手中的火焰已经熄灭了,再看看旁边的科迪斯,昏昏沉沉的也睁开了眼睛。“大哥……这里是哪?”

“不知道,我们应该是被甩下来了,咦……羽琳呢?”

“当时我也没看见她掉到那个方向去了。”

“这下糟糕……可不能弄丢了天使长……”说罢,泰尔格斯强撑着再一次点燃了手中蓝色的火焰。照照四周,仍然是和先前一般模样,乱七八糟地摆布着楼梯,根本没有羽琳的影子。

“有人吗……”羽琳站在一个黑漆漆的地方轻轻地叫一声,这种地方异常寂静,她的声音传的很远。

“科迪斯,你听,好像是羽琳的声音……”

“有人吗?”羽琳又喊了一声,“泰尔格斯!”

“看来真的是她,是从那边传过来的,她在那边!”泰尔格斯指着左边的方向,“科迪斯!”

“哦……哦!大哥,你熄灭一个火焰球,把我抓紧了,现在我的手可抖得厉害!”泰尔格斯拽紧了他的胳膊,只见科迪斯还是使出他那老一套的跳跃招式,用铁链缠住左边的楼梯,呼的就过去了。

羽琳待在原地,不敢踏出一步,突然,放眼一看,在远方冥冥处,隐约现出一缕蓝色的火焰,淡淡地跳动着,好像是民间传说中的幽冥之火。“天哪……那是什么……是鬼吗……”羽琳瞪大了双眼,“喂!你……别过来啊……”

“羽琳!是我们!”泰尔格斯的声音从火焰的地方传出,渐渐地,露出了二人的衣襟,“你呆在那儿别动,我们来了!”

“好!你们一定要快一点来!”羽琳说,心里免不了会有些害怕。

“大哥!你把火焰再往前照照。”他们站稳在楼梯上,泰尔格斯将手往前伸,面前貌似是七个巨大的椭圆形状的环,它们穿在一起,不断地转动着,,悬浮在空中。

“妈呀……大哥……这……这怎么过呀……”科迪斯一时傻了眼。

泰尔格斯紧紧地盯着面前的七个飞速转动着的环,每翻转过来都同时露出十三个椭圆的洞,恰似足够他们冲过去,而且也好像是专门为他们设计的。

“椭圆形的洞都是一样大的,同时翻转?从远处看,距离眼睛最近的那个椭圆露出来的就最大,而距离眼睛远的看起来就最小,甚至不会看见……”七个环翻转的画面不断在泰尔格斯的脑海中出现,“但如果它们不是同时翻转,而是有规律地从前至后呢?或者是,它们翻转的频率不一样呢?那么也能做到和同时翻转一样的视错觉……同时翻转……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穿过这么大的七个环的距离,以我们的速度是不可能做到的……”一旁的科迪斯无奈地握着手中的铁链,泰尔格斯暂时熄灭了手中的火焰,深沉地思考着,“不管是有规律的从前至后,还是翻转的频率不一样,等我们到了面前都会有椭圆形的洞让身体穿过,只是越到后面,展开的椭圆就会越小,关键要看最后一个椭圆了!设计者一定留下了活路,七个环不会是同时翻转的,只能赌一把了!”

“科迪斯!”泰尔格斯叫道。

“啊……啊?叫我啊?”

“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待会儿等那最前面的一个环张开到最大,你用铁链帮助我们一块儿跳到上面去,然后千万不能停!如果稍稍慢了那么一点,它会立即翻转过来将我们碾成肉酱,同时另一个环的洞也会展现出来,只管拼命向前跑就是了。还有,一定要记住,最后一个环,最重要的就是最后一个环,它的洞最小,我们过了第十二个时,最初展开的可能只能够容得下我们当中的一个人出去,另一个人紧跟其后,最后一个环翻转很快,我所担心的,正是这里。科迪斯,到那时候,你先走。”

“为什么我要先走!大哥……这是你分析出来的,再怎么说到时候也是你先走!”他说。

“我的运气一向很好,科迪斯,这次你必须听我的话!”

“不行!以前我一定听,但这次我不能听你的话!”他的语气越来越坚定,不容争辩。

“二弟……你……”泰尔格斯实在没想到,科迪斯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但是泰尔格斯必须履行他自己的职责,于是又说,“好,我先走,到时候你可以定得出来!”

“放心,我运气最好了!”不难想象,科迪斯的脸上又恢复了以前那样笑嘻嘻的表情。

少顷,二人准备已当,泰尔格斯又燃烧起手中的火焰球,抓住科迪斯的胳膊,科迪斯握紧了手中的铁链,此时此刻,两双眼睛都在较四周比微弱的火焰光中死死地盯着那七个飞速转动的环,“着!”科迪斯猛地一挥手中的铁链,闪电一般地甩出去,缠住了环的边缘,哐当一声,铁链落处,溅起一串火花,紧接着二人迅速爬上去,不得歇,又马不停蹄地向前跑,两环并和交界处下,是楼梯的深渊,二人飞身一跃,又到了下一个环上,如此推来,每跳上一个环就好像有一扇椭圆形的门为他们打开,不过,这些门越来越小、越来越窄,十扇、十一扇、十二扇……终于,第十三扇来临了,两颗心突然剧烈跳动起来,血液在沸腾着,步伐在继续着,每展开一点他们的神经就绷紧一下,兄弟俩对视一下,科迪斯在等待着泰尔格斯跨前去一步,可哪知,科迪斯刚一回过头,背后一只厚实的大手猛地将他往前推了一下,来不及了!惯性使这一步已经到了第十二环的边缘,科迪斯反射性的跳了出去,刚刚好容得下他一个人,多一个人都不行!科迪斯惊觉地回过头,只见那第十三环已经开始翻转回去,一点一点变小,每翻转一毫米,对于他来说都是如此的漫长。只见泰尔格斯站在第十二环上,科迪斯急中生智,猛地提起僵住的手臂,将铁链嗖地射了出去缠住泰尔格斯的腰部,奋力往外一拉,泰尔格斯下意识的将身体稍稍蜷缩一下——简直是一个奇迹!在泰尔格斯被成功拉出的一瞬间,仿佛置身于一个无法想象的世界!

当然,二人还记得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科迪斯拉住泰尔格斯的胳膊,又用铁链拴住楼梯,轻轻一跃,都捷足落地。

二人虚脱的坐到阶梯上,“哎哟妈呀……”科迪斯喘着粗气,“都没死……真是太好啦……大哥,你说话不算数!”

“对不起,二弟……”泰尔格斯说,“我也是迫不得已。”

“哼,这次我吸取了教训,下一次可就不会这么轻易的就上当了!”

“二弟,真有你的!”泰尔格斯拍着他的肩膀。

少顷,二人休息已毕,“想必羽琳已经等不及了吧,我们快些!”

“哼,她会等不及了?怎么没听见她叫一声啊?哎……”说罢,又接着往那边去了。

“羽琳?”泰尔格斯轻轻地叫了一声,“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应该就在这儿啊!”

“嗨,这就不关我的事了,我可没有那么好的听力。”科迪斯说。

无奈之下,泰尔格斯只得高喊一声:“羽琳!”令人愕然的是,四周只有不断的、渐弱的回音,羽琳并没有回应。

“坏了,她不见了……羽琳!羽琳!”泰尔格斯向四周喊,可是一片茫然,听不到任何羽琳的声音,科迪斯也不免急了起来,汗珠顺着面颊淌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阴冷的笑声回荡在四周,分不清到底是从哪个方向里传出来的。

科迪斯浑身发毛,对着上面吼道:“喂!有种下来单挑啊!别装神弄鬼,让小爷我抓住了,有你好看的!”

“大胆狂徒!哈哈哈哈……想见她,还是先走出这里吧!两个小时,注意你们的脚下哦!哈哈哈哈哈……”声音的主人貌似像一个在夜间游荡的幽灵,在他们的脑海里,也就只有这种“夜间游荡的幽灵”会有这种令人发毛声音了。

科迪斯气的像一头被惹怒了的河马,“啊啊啊!气死我啦!有种……有种你就……”

“两个小时……注意我们的脚下?”泰尔格斯托着下巴,皱着眉头,“我们刚进来时大概走了两个半小时,然后楼梯就变动了一回,刚刚我们到达这里并破解七环,大概用了半个小时,看来这些楼梯是大约每两个半小时变换一次,刚刚的幽灵说了,想要再见到羽琳,必须要走出这里!我们进来走了两个半小时时也没有看到任何关卡,看来有可能是楼梯每变动一次,就会出现一个关卡,破解关卡又要时间,楼梯又会重新更新,而且关卡的难度也有可能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危险,那是消耗我们的时间,想永远把我们困在这里,我们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

“大哥……你这推断的是不是有点早?”科迪斯问。

“不管早不早,总之如果再耗费时间,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我们快走!”

“好!”

二人加快速度,顺着这条楼梯往下飞奔,走了不到半个小时,科迪斯只感觉脚下像有一只蜈蚣一样的东西,“哇!有蜈蚣!”身子一倾,好在泰尔格斯就势熄灭一个火焰球扶住了他,“这种地方哪里来的蜈蚣?”他将火焰球挨近那里,只见一个用绳子编的挂饰静静地躺在那儿,脚踩在上面,难免会有一种像踩到蜈蚣的感觉。

“啊?!这是羽琳的挂饰,几个小时前羽琳丢在这里做记号的挂饰!”泰尔格斯说,“你我还有羽琳,我想我们其实早就已经感觉到光一个第三层不可能有这么深,就算把三层全部加起来也不可能会有这么深。或许,这里就是一个循环死局……”

“哎哟妈呀,你别吓唬我呀……那我岂不是终身得被囚禁在这里了?”

“别怕,循环死局也不见得没有活路,我们一定有什么没有想到的,再想想,再想想……”泰尔格斯又一次陷入了沉思之中,科迪斯绝望地坐在阶梯上,摆弄着自己的铁链。

在另一边,羽琳的处境会是怎样?白冥鬼与诺尔加斯究竟如何?泰尔格斯他们又将怎样破解这个循环死局?

第十三章 循环梯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