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神宫生死棋

  话说“蛛网”从诺尔加斯背后突然袭来,他只感觉背后一阵阴凉。突然,白冥鬼一个猛烈的飞身踢,霎时将诺尔加斯踢到一角,他在冰面上稍滑了一下然后稳稳站住。诺尔加斯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半空中巨大的“蛛网”将仍旧挥舞着羽翼的冰凰兽包裹住,动弹不得。

冰雪女神布置的关卡一定具有考验的意义,那么这一关的的任务就一定是救出羽琳了,想到这些,白冥鬼毫无血色的嘴唇动了动,说:“去救羽琳。”

诺尔加斯一听,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注视着脚下的冰块儿,迅速的向羽琳跑去,羽琳自始至终都在不断的挣扎,或许这是人类的本能吧。

白冥鬼看着发出一声声鸣叫的冰凰兽,“蛛网”铮铮作响,看来这捆缚不了它多久。他果断的将双手一交错,暗里道出四个字:“灵之冰链!”霎时将双手一提,不同于机关冰链外表的冰链从白色的袖子里钻出,表面晶莹剔透,泛着点点蓝光,比机关里的好看太多,顿时又在“蛛网”上绑上一层。

白冥鬼盯着冰凰兽,诺尔加斯跑到羽琳面前,伸手刚刚碰到绑着羽琳的链子,突然,冰柱背后伸出两只虚影的手,掐住他的脖子。诺尔加斯反射性的将手缩了回来,但是柱子背后的手却还是牢牢地掐在他的脖子上,他奋力地想要扮开那双手,但是越肋越紧,渐渐地嘴唇呈现紫色,双脚已经离开地面。羽琳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幕。

“闪开!”白冥鬼嘶哑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诺尔加斯听罢,奋力将身子一扭,侧过身来,定睛一瞧——只见一道月牙弧刃闪电一般的飞跃下来,二人双目瞪大,“哐当!”一声,绑着羽琳的链子瞬间整整齐齐的断开了(其实早知道这样早这样做呗)。

羽琳愣愣的呆在原地,刚刚那一刻心都要蹦出来了。

突然,半空中的冰凰兽停止了挣扎,四周的冰链渐渐退去,冰凰兽身后摆动着长长的蓝色的尾羽,它在这一层的半空中缓慢地低飞着,身边不断落下蓝色的荧光点,使得这一层内光线更明了一些。

白冥鬼低着头,思考着什么,两双眼睛盯着眼前的一幕,无一时,冰凰兽身上的冰块儿随着它低飞的速度,一点一点散开,在半空更缓慢的飘着。

这时,轰的一声巨响,先前绑着羽琳的那根冰柱渐渐下沉,随即周围的冰块儿一块块往后移,最后露出一段楼梯,通向下面。

羽琳愣愣的看着这段阶梯,不过她还没有忘记天使超能的丢失,但是自己怎么还是拥有御寒的能量?

“天使长,别来无恙。”诺尔加斯说。

“额……你怎么会知道……况且现在……天使超能又不在我身上……”羽琳恐惧的往后退了几步,毕竟面前的二人看似都有敌意。

他笑了笑,又说“你怎么不问我是怎么知道你是天使长呢?”

羽琳浑身直抖,心里暗想:“对呀,他是怎么知道的,这两个人肯定都是坏人,我得……我得……”还未想完,撒腿就往那层阶梯里跑,什么也不顾了。

“喂!站住!”诺尔加斯怕她受到惊吓做出反常的举动,便也不使用魔法,只是用脚去追。

白冥鬼一直注视着二人,他默默地也走下那段阶梯。

这一边,泰尔格斯与其弟很快就下来了,这里十分阴暗,透过泰尔格斯的火焰照明可以看到,天花板与地板距离至少有二十米,地板(与其说是地板到不如说是冰面)上有一个一个很大的方格放眼望去,排列的格外整齐,格子裂痕的交叉处,几乎都有一根很高的柱子,泰尔格斯凑近看了看,柱子的表面十分光滑。

“艾玛……这阵势……”科迪斯紧握着铁链战战兢兢的说。

“不要怕,在这种地方,越是害怕对手就会越强大。”

两人在往前走,其实他们不明白天使长到底什么意思,只能照着指令去闯一闯每一个地方。

“大哥,大哥!”科迪斯拉住泰尔格斯的胳膊,“你看,地上的纹印跟后面的不一样。”

泰尔格斯低下头一看,果然,脚下的这块儿地,以及火焰光亮能够找到的同一行范围的地都是平的,没有裂痕,看看后面,是一格一格的,前面,也是一格一格的,“这……好像是有些奇怪……”泰尔格斯皱着眉头,想不到科迪斯这种人也会有聪明的时候嘛,“二弟,你看那边……”

透过泰尔格斯微弱的火光,看到两边隐约有几道裂缝,待到小心翼翼的走近看时,却像是两个个大字,细看,这几个大字居然是——“楚河汉界!难道这里是……”

“哈哈哈哈!”又是先前在楼梯里听到的如似阴魂一般的声音最对岸的地方传来,“不错,正是生死棋!”

眯起眼睛细看,对方身形仿佛飘忽不定,虚影虚影,如同雾气组成的一个身体。

泰尔格斯暗里说:“看来我们想要找到羽琳,就必须先过她的这一关了!”随即回应道:“既然阁下相邀,在下看来推辞不掉了!”说罢,捷身跃上柱子,奔驰几步,便踩在了“将”上。

“生死棋局一旦启动,输的一方将随棋局一同毁灭,既然你已经就位,那就开始吧!”

“喂,大哥,小心有陷阱!”科迪斯在下面喊道,但是为时已晚,“将”和“帅”的柱子上都被结界包围起来,二人霎时惊出一身冷汗,莫非真的有陷阱?

“不过你的弟弟并没有上阵,所以,他也必须有活儿干!”对方看似虚影的手一挥,只见地下钻出近十条蠕动着的冰蚕,身边冷气飘飘,体型看起来并不小。

“我的妈呀……”科迪斯拖着铁链往后倒退几步,“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太恶心了吧……”

话音未落,蠕动着的冰蚕突然包围过来,波浪一般的身体,让人看了便发麻。“啊!”科迪斯将铁链往地下一摔弹起来,冲着冰蚕甩去,“哐当!”但是冰蚕牢牢钉在铁链上,“这下糟糕了……给我下去!”说罢,遂将铁链往地上一甩,冰蚕随之被摔在地上在地上,可是地上陆陆续续钻出冰蚕,而且仿佛有无尽的力量一样,杀不光,斩不绝。

“啊……”泰尔格斯一惊,看来如果不快些赢了这场棋局,科迪斯恐怕就性命难保了,“等等,可否让我们先知道,阁下究竟是谁?”

“吾乃雪寒宫宫主希娜尔,废话少说,既然我方持红子,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对方双手一挥,”马二进三!该你了!”一根柱子听着她的指令,迅速移动着。

泰尔格斯暗里想:“雪寒宫宫主希娜尔……她是冰雪女神的属下?!”此时此刻不能犹豫,“炮二进七!”遂用内力将其一推,“轰!”顶上写着“炮”的柱子飞跃而起,将“马”吃掉,周围一阵冰摩擦所融化的雾气。

“哈哈哈哈……泰尔格斯,你一出手就用你的马吃掉我的马,不觉得这样太冒险了吗?”

“宫主殿下,在下棋艺有限,采用非常手段,或许能取得更好的效果!”

“高见!车九平八!”“车”离地而起,吃掉了“马”,“泰尔格斯,该你了!”

“炮八平二!”

“炮八进七!”希娜尔吃掉对方的“炮”。

话说诺尔加斯紧跟着羽琳,这里一道一道的墙,看起来像个迷宫,“你别跑!我不会伤害你的!”他跑在前面的羽琳说。

可是,前方羽琳突然露出得意的微笑,“小子!你中计了!”这完全不是羽琳的声音,话音刚落,一支飞刀倏地射出去,未及,诺尔加斯身子一侧,不等她反应过来,便将沙漏倒过来,里面的沙子开始流动,并且暗涌着能量。

“啊……”面前的“羽琳”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扭头便跑。

“还想跑!”说罢,一条沙龙崛地而起,瞬间将她吞噬,但是风沙过后她就不见了,又是一片宁静。

“真是可恶,就凭你还想杀我?要是让我给逮着了,哼!”诺尔加斯很晦气的拍了拍自己的袖子,“怎么会跟丢了呢,那真正的羽琳在哪里?”

此时此刻,真正的羽琳正拼命奔跑着,但她并不知道前面有什么东西。

“呼……这是什么地方……”羽琳停下狂奔的脚步,现在才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一道一道的墙壁,一个一个转弯,这里是什么地方?

“如果泰尔格斯他们在就好了,哎!”羽琳无奈的摇摇头,面前是活路还是死路,大概只有上天才知道。

她沉着头继续走着,突然,好像有个身影从面前倏地一声一闪而过,羽琳惊出一身冷汗,待到她回头之时什么也没有,“也许是幻觉吧。”她就这样平息自己。

可是这时一个蓝色的像精灵一样的虚影,渐渐地在她背后落脚。羽琳站住了脚,感到身后有人,有种不祥的预感。

“哈哈哈哈哈哈……”阴冷的笑声从背后传来,并且蕴含着阴森森的气息。

“啊!鬼呀!”在学校一向很胆大的羽琳,这下觉得自己真的要遇见鬼了,不管前面还有没有“鬼”,她做出的第一个选择,那便是——跑!

“哈哈哈哈哈哈……”阴冷恐怖的笑声一直回荡在她的身边,羽琳奋力奔跑,似乎再慢一步就会被追上然后被吃掉,想到鬼片里血淋淋的场景,羽琳不禁感到浑身一阵冷,可那毕竟是电影里的演员啊,这可是现实。

“象五进三!”泰尔格斯用气力将其一推,又是一阵震耳欲聋,远远望去,整个“战场像是铺上了一层碎冰块儿做成的毯子。

“车三进五!”希娜尔想也不想,直接出棋。

“象一进三!”泰尔格斯机敏地应对着,在这样的“战场”上,稍微走错一步,最终就有可能丢掉性命。

柱子下面,已经有一百余条冰蚕,前仆后继,怪怪的爬行声此起彼伏,它们像是海啸中的波纹一样。“艾玛,恶心死宝宝了!”正说话间,众冰蚕蜂拥而上,狠命咬住科迪斯的铁链,这下无论怎么磕怎么摔都甩不掉了,干脆丢了铁链,赤手空拳的来干。可是丢了铁链之后,刚用拳头打了几个回合,又畏惧地缩回手来,“万一这东西有毒呢,那小爷我岂不是性命难保了么?哎,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快溜!”随着病残的数量继续增加,恐怕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况且科迪斯已经很疲惫了。

泰尔格斯望着下面的情景,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怎么办……对方摆明了是想拖延时间……要在这么下去的话……”

“要在这么下去的话,恐怕你弟弟就性命难保了!”对方丝毫不留情的补充道。

一听到希娜尔说出“性命难保”四个字,不禁后背感到数百只蚂蚁在爬,不由得四肢一抖,“大哥!你可一定要赢啊,否则你我都……”

泰尔格斯沉默着,镇定的思考着,在短短几分钟之内,仿佛经历了一场煎熬,之间泰尔格斯铿锵有力的对着下面奋斗的科迪斯说:“我会赢的,二弟放心吧,而且很快!”言毕,将内力一推,“马三进二!”

这时,对面的希娜尔在想:“真是没有想到,这个泰尔格斯棋艺也是这么厉害,真无愧于七大星系之首啊!”

“象三进五!”希娜尔虽然是开启这场棋局的人,但并不知道此时此刻泰尔格斯心中正在想什么。

“马三进五!”泰尔格斯毫不犹豫的用内力指挥者柱子一般的象棋。

轰轰烈烈几个来回,希娜尔这边逐渐变弱,“宫主殿下,承让了!”泰尔格斯高喊道,“炮三平四!”

“哈哈哈哈!在下佩服,实在是佩服啊!没想到你除了会打仗,就连棋艺也是高人一等啊!后面还有更多的难关等着你们!”说罢,好像是化为气体走了。

霎时,轰的一声巨响,头脑晕眩一下,百余条冰蚕又重新钻进地缝,科迪斯迅速捡起自己的铁链,对着泰尔格斯喊:“大哥!快过来!”

泰尔格斯拉住科迪斯,只感觉一瞬间像是掉进了无底的深渊,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场考验也许意味着什么……

二人在醒来之后究竟又会面临着什么?羽琳将如何逃脱背后阴冷恐怖的笑声?且看下回分解。

第十五章 神宫生死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