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交锋

  碎冰瀑布一般涌下来,泰尔格斯刚想去救羽琳,上面却忽的倒下冰柱,他再一次燃燃起火焰,再看时,已经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无数的碎冰模糊视线,铺天盖地而来。砸下来的碎冰块儿迫使他和科迪斯不得不向上面跳跃。只感觉下面有一股极其强大的寒冰之力,积聚着向上面涌来,二人被这股寒冰之力直顶冲上去,碎冰擦肩而过,忽然,一束强烈的阳光从顶上直射进来,霎时照的他们睁不开双眼。

二人被冲上天空,微微睁开眼,微弱的阳光依旧。向后一看,原先插入云霄的雪寒宫,现在却陷入地下,周围厚厚的积雪波浪一般展开。

“啊——”科迪斯不禁狂叫起来。

“糟!羽琳!”泰尔格斯惊恐地说,“她还在里面!”

科迪斯惊讶地瞪大双眼,似乎都没有感觉到自己正在从高空坠落。恍然间,波浪似的冰雪之中,蓦地冲出一个雪白的身影,只向半空袭来。

“大哥……那是什么……”科迪斯张大了嘴。

“白冥鬼……不!还有羽琳!”泰尔格斯喊道,“她没事!”

二人落地,白冥鬼也落地。“我好想回家……我再也不想呆在这种鬼地方了……”羽琳晕乎乎的念叨着。白冥鬼抓着羽琳的肩膀,猛地推前去。

“哇!”羽琳恍惚地一倾,幸得泰尔格斯扶住,“疼死了!那么粗暴干嘛……”

不知道什么时候,气流微微卷动,一条沙龙从中袭来,却被白冥鬼挡回去。

“现在雪魂他们不在这里了,你可以不再纠缠我们了吧!”诺尔加斯站在他背后说。

“纠缠?”冰冷的一句,“别忘了告诉他们。”白冥鬼的语气始终是哀怨而令人捉摸不透的,眨眼间不见了身影。

“我说你们这些人呐,还有完没完呐!”诺尔加斯握着沙漏说。

“咦?!大哥你看!”科迪斯将铁链往肩上一扛,两眼直盯着将诺尔加斯。泰尔格斯的目光看去,突然由平静变成了惊讶,羽琳还在方才的恍惚中逐渐转向清醒。

科迪斯一步一步逼近诺尔加斯,瞪着两眼。“喂喂……你想干什么……”他推搡着,“再过来我就对你不客气了……”科迪斯揪住他的衣领,“你你你……”

“快说你到底是不是!”科迪斯将他按在地上,想扒开他的衣服。“科迪斯……你这是要干嘛……少儿不宜啊……”羽琳捂住眼睛,泰尔格斯捂住嘴笑起来。

“你还要不要脸!”诺尔加斯并未动真格斗,使劲想推开他。始料不及,上衣被扯开,左肩上露出一个形似旋风的黑色图腾。“滚开!”诺尔加斯拾起沙漏一把将科迪斯推开。

“大哥!他真是啊!他肩上有图腾!”科迪斯兴奋地喊道。

泰尔格斯微笑着说:“但你确实不应该那样做的。”

“嘿!我不这样做那怎么能知道他肩上到底有没有图腾呢!嘿嘿,没想到我们居然在这里找到你呀!”科迪斯说。

“喂!你们几个,到底想干什么!不就是个胎记,你们就要来……”诺尔加斯没有再往下说。

泰尔格斯恢复严肃,“胎记?难道你不记得……”

“普通的胎记!就是形状特殊了一点!”诺尔加斯说,“看来你们是找错人了。”

“不不,我们是看到你手里的沙漏……”泰尔格斯紧张起来。

诺尔加斯抬起手中的沙漏看了看,“这是我们雪暴族先辈留下来的,我不知道你们要找谁。我知道你们带着天使长,但我确实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怎么会……”泰尔格斯自语道,心中跳得厉害。

“泰尔格斯,怎么了?”羽琳问,“你们要找谁?”

“玄元守护者……”泰尔格斯的目光顿时定在他身上,“不会错的……辉煌沙漏……旋风图腾……难道你记不起我们了?”

科迪斯顿时惊得一身冷汗,很多年前,他们曾经一起战斗过,怎么可能不认识呢?

羽琳见状,拉了拉泰尔格斯,说:“算了吧,他或许失忆了呢?”

“不,不可以,不能就这样算了!”泰尔格斯斩钉截铁地说,“诺尔加斯!你再好好想想,你难道不记得我们了吗?不记得我们的使命了吗?”

“你们那么冲动干什么……我真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他退后两步,很显然不想再和他们说话。

“喂!你怎么能这样!玩笑开的过火了哈!”科迪斯说,“你既然身为玄元守护就应该跟我们一块儿走的嘛!天使长在我们的身边,你们就应该尽保护职责,天使长要是有啥子事,你小子可就惨了!还不光是你呀,到时候恐怕我们都……”

“你们别说了,我真不是什么玄元守护者,我只是雪暴族的王子而已,我要保护的只是冰雪一带。”诺尔加斯转身离去。

“还是算了吧,我看他那样子啊,肯定不得回来了!说不定他冬眠了呢,脑子冻坏了!”羽琳很无聊的点着脑袋。

“七星沉睡,四守护也在沉睡,需要天使超能力量的靠近才可以苏醒,但是,诺尔加斯似乎并未受到天使超能的影响,难道是我们错了……”

“不会的大哥!那旋风图腾,辉煌沙漏圣物怎么可能在他手里呢!”科迪斯生气地摔下铁链。

“那要怎么办……他是玄元守护,可不能说算了就算了的!”泰尔格斯眉头紧锁,沉思着,“为什么……旋风图腾……辉煌沙漏……莫非他失忆了……”

“失忆!艾玛,你要吓死我吗?玄元守护者呀,脑子肯定是很好使的,怎么可能失忆呢?”科迪斯的脑子并不好使,这会儿,恐怕要炸开了。

“谁说没有可能的!”羽琳说,“我们地球上就有让人失忆的方法,比如头部受到攻击、使用失忆药物等,都可以让人失忆的!”

“喂,你用点脑子好不好,我们这里是天使圣界,你拿去和地球比?想的怪美呀!”

“等等,二弟,羽琳说的也不无道理。”泰尔格斯说,“我们天使圣界也确实有这类药物,但是玄元守护者即使处于沉睡状态,也不可能被人轻易下手,再者,之前没有天使超能的力量,他是怎么苏醒的?”

“哎?大哥,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呢!”

“切,就你那笨脑子,还是赶紧修修去吧!我看连我一个十岁小孩都比不上!”羽琳瞪了科迪斯一眼。

“你再说一遍!”科迪斯又捡起铁链。

“我再说一遍又怎么着,你敢动我一根汗毛?嗯?!”她抬起下巴。

“你……我……”

“你们两个别吵了!”泰尔格斯说,“科迪斯,羽琳,你们两个觉得,如果去掉天使超能使他苏醒的条件,那么缘由是什么?”

“额……这个嘛……”科迪斯竭力思考着。

“嗯……那对他最容易下手的人岂不是……”羽琳手托住下巴。

“雪暴族族长!”科迪斯破口而出。

“事情不妙,看来我们还不能就这么离开了,否则玄元守护者就可能会有危险……”泰尔格斯眉头锁得更紧。

“那……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或许,有一个人知道这一切。”泰尔格斯说,目光愈加深邃。

泰尔格斯所说一人究竟是谁?

第十八章 交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