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地下通道

  白冥鬼手中的镖散发出丝丝幽怨的寒气,似乎弥漫了整个地下通道。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白冥鬼。”那人掌间的寒气顿时凝结成一根针。

白冥鬼看起来丝毫没有被那人吓到,冷冷地说:“我已经受够了威胁。”

嗖——那根蓄势待发的冰针从回丝般穿过气流,白冥鬼只一伸手,两根手指毫不费力地逮住那根冰针,手一松,冰针落到地上,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清脆一声,随之化为灰烬。

那人身子微微颤抖一会儿,听得出来他沉重地呼吸了一下。怎奈面前是白冥鬼?即使他再怎么厉害,他自己心里也会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雪暴族长,你告诉我们,你们对诺尔加斯做了什么?”泰尔格斯终于问。

雪暴族长不说话。

“喂,你也太可恶了,再不说我就动手了!”科迪斯说。

“好啊,告诉你们也无妨。”他的眼睛突然阴起来,“他已经死啦!”

三人愕然。死了?!

在三人惊愕的目光下,他继续说道:“没错,他确实已经死了,在你们最后一次见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雪寒宫外吗?已经死了,那他们见到的是谁?

“你们看到的只是一堆行尸走肉而已,那是掩人耳目的行尸走肉。”

“真正的诺尔加斯呢?你到底把他怎么了?”科迪斯霎时愤怒起来,想到自己还是亲眼看到过诺尔加斯逼真的玄元守护者的图腾,就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小姑娘你不是天使长吗?你怀里的天使超能刚刚不是嘶鸣过了吗?泰尔格斯,你应该知道这意味什么!”

“不……我不信……”泰尔格斯额头溢出冷汗。

羽琳的眼睛盯着天使超能,此时天使超能已经逐渐平静下来,难道刚刚是玄元守护者临终的呼号吗?

“你们无法改变的……”话音未落,众人还未追问,只见他颈上流血,皮肤张裂开来,流到地上,那气味不觉让人作呕,三人看着面前一幕直发愣。

白冥鬼冷冷地盯着那三人,口里说道:“也信!”

三人又是愕然,刚刚雪暴族族长是骗他们的?

黑斗篷不做声,从雪暴族长说话时,他便一句话也没说了。

“怎么你知道他的下落?”泰尔格斯问。

羽琳也将目光投向白冥鬼。

白冥鬼迈上前一步,黑斗篷却突然伸出胳膊拦住他的去路,“你不能进去。”

白冥鬼却冷冷地吐出两个字:“让开。”

黑斗篷默然,但并不退让。

白冥鬼掣出镖刃,黑斗篷默默放下胳膊,对他耳语一句:“你会后悔的,进去吧!”说罢,倏地将斗篷一挥,消失而去。

泰尔格斯往后看看二人,又望一眼白冥鬼,只见他一个眼神,示意进去,泰尔格斯点点头。于是跟着一块儿进去。

漆黑一片的隧道,寒气阵阵,白冥鬼身后三人已是瑟瑟发抖。

“诺尔加斯在里面,去看他。”白冥鬼冷冷地说道。

“喂,你为什么不去!”科迪斯说。

“还想不想见人。”白冥鬼语气有些厌恶。

三人没得争辩,泰尔格斯首先迈开脚带头上前去。

胳膊旁边便是散发着寒气的冰墙,泰尔格斯手中的火焰幽幽的。就在隔得很近的地方,突然,传来一声听起来压抑许久的喘息。

三人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

隐约听见,黑暗中的人站起来了,并且正向这里一步一步走来。那脚步声似乎是一步一顿的,发出僵硬的声音,欲走愈近。

在火焰光亮中的科迪斯,顿时头皮一阵麻,嘴唇哆嗦起来。羽琳更是使劲往后靠了靠。

只有泰尔格斯没有动,他只是紧锁着眉头,目光紧盯着面前黑暗的地方。

脚步声停下了,黑暗中的那人似乎是将一只手撑在冰壁上,嘶哑着嗓子说:“别……别过来……”这声音顶多离他们三米远。

泰尔格斯却又向前几步,但又停下了,他赶上前的原因就是这声音听起来像是诺尔加斯的。

“诺尔加斯吗?”泰尔格斯问。

“不要过来……我中毒了……”他在黑暗中说道,果然是他,他还活着!

泰尔格斯背后的两人松了一口气,羽琳手中的天使超能早已停止了嘶鸣。他们不能确定诺尔加斯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科迪斯,你看好羽琳,我必须过去!”泰尔格斯晃了晃手中的火焰球,继续一步一步向前走。

黑暗之中的喘息声变强了,他刚走了几步,又有一个嘶哑的声音说:“传染。”

是白冥鬼,大家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羽琳被吓了一跳,“你不是在外面吗……”

“你怎么会知道那毒传染!”科迪斯问。

“他说过了。”白冥鬼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说。

泰尔格斯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问道:“那你知道是什么毒吗?有办法救吗?”

白冥鬼顿了顿,说:“再服下一颗毒药。”

“啊?!”科迪斯惊讶,“那不是你中的毒吗?”

“他中的,就是那种黑色药丸。”白冥鬼说。

“额……会传染啊……”科迪斯抖了一下,“那你还跟我们待在一起……不会……”

“你们觉得,潜入低堡和偷解药,哪个容易?”白冥鬼瞥了泰尔格斯一眼,泰尔格斯避开他的目光。

“噢——”羽琳禁不住说,“我怎么没有想到呢,你要是从那时就中毒,到现在还不一命呜呼了呀!”

“药铺里的黑色药丸是假的,它叫黑葵花毒,取自黑葵花的根茎内,黑葵花的种子其实就保存在冰牢之内,冰牢毁后,便转移到雪暴族的秘密冷藏库里。”

“那……既然你自己已经解了毒,为什么还要帮我们呢?”泰尔格斯问。

“我不想看到你们送死!”白冥鬼冷冷地说。

“你真不愧是白冥鬼!”诺尔加斯似乎是挣扎着说,“没想到,所有的都被你摸的彻底!现在中毒的人变成了我,你应该很高兴吧!”

“是吗?”白冥鬼冷冷地望着诺尔加斯的方向。

诺尔加斯突然吼道:“是你,身后跟来了邪灵族,我们雪域高原的生活本来是没有屠杀和血腥的,你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白冥鬼默然,其实他自己也无法说明这一切。

三人骇然,泰尔格斯轻叹一声,说:“诺尔加斯,你现在……应该知道了一切……”

“是……”他似乎是靠墙而坐下,“我都知道了,雪暴族族长不是我的父亲,我的玄元之力,是邪恶的负能量唤醒的!你们快走吧,我会传染到你们的!”

泰尔格斯沉思着,目光再一次投向白冥鬼,张了张嘴,却对科迪斯和羽琳说地说:“你们怎么看?”

“我啊……”科迪斯搔了搔头,“不如那个……你再帮我们一把吧,他是玄元守护者,不能死的!”

白冥鬼冷漠的目光望着黑暗处。

泰尔格斯顿了一下,他并不看向羽琳。

“我必须去冷藏库一趟。”泰尔格斯说。

科迪斯甩起铁链,连忙说道:“大哥,你不能去啊!那儿保存了黑葵花,肯定有重兵把守!你去了不就是……”

“可他是玄元守护者!”泰尔格斯严肃起来,打断了科迪斯的话,“让开,别拦我!”

“不行!大哥,我去!我去行吧!”科迪斯拉直铁链挡住泰尔格斯。

“科迪斯,别胡闹!”泰尔格斯试图推开他。

羽琳并不敢说话,只是紧紧握着天使超能,将目光朝向白冥鬼。

白冥鬼最终还是沉默了,一边黑暗里没有了声音。

“这个忙,我帮。”他一字一顿地说。

泰尔格斯停下手,说:“你要去冷藏库吗?我要一起去。”

“不,”他说,“把你的火开好。”

泰尔格斯按照他说的,跟在白冥鬼身后,灯火冥冥中,诺尔加斯奄奄一息地坐在冰墙下,衣服上已经结了一层冰霜,胳膊上已经浸出斑斑血迹。

“还有救吗?”泰尔格斯问。

“可以。”白冥鬼依旧冷冷地回答。

白冥鬼居然也有那种黑色的药丸!他将药丸给诺尔加斯服下,又说:“他们来了,出去顶着。”

泰尔格斯迟钝一下会意,对科迪斯耳语一句,他俩便出去了,羽琳也想一块儿出去,泰尔格斯告诉她:“外面不安全,你留在这儿帮他。”

丝毫不允许拒绝,羽琳只得留在这里。泰尔格斯出去后,这里黑乎乎一片,她呆站在原地,不敢吭出一声,甚至吓得不敢呼吸。

试想一下,漆黑的通道里,一个是中了毒的可以说是“半具尸体”的人,一个是冷漠无情的白冥鬼,而自己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任何人处在这种情况都会难免害怕。

“过来。”白冥鬼沙哑的嗓音传来。

羽琳惊魂未定,颤颤巍巍地在黑暗中摸索着来到他旁边。

“拿着。”他又说。随即递给羽琳一个冰冷的像是一个冰球一样的物体,羽琳迅速两手捧住,顿时一阵刺骨的寒冷袭入手指,羽琳不禁龇了一下嘴,再看手上,一束柔柔的白光逐渐散开来,手上捧着的看起来真的很像一个晶莹剔透的冰球,冰球只有拳头一般大小,比泰尔格斯的火焰球小得多,但光亮却不次于那火焰球。

“冷吗?”白冥鬼问。

“额……不……不冷……”羽琳慌忙答道,但其实她感觉手上像捧着一块儿冰一样冷。

“拿稳了。”说罢,他将诺尔加斯盘腿而坐,被白冥鬼从背上一点,一股寒气顿时徐徐上升。

狭小而黑暗的通道寒气逼人,外面传来很多人轻快地脚步声,科迪斯晃了晃手中的铁链,轻声说道:“真的来了?”

泰尔格斯停下脚步,说:“不然呢?你?”

“不是……你别怪我疑心太重啊,大哥,我是怕他把我俩给支开,那羽琳岂不是……”

“二弟,你觉得白冥鬼像是那种人吗?”他反问。

“看起来他就不像好人嘛!”科迪斯说,“你看他平时面无表情,沉默寡言,说不定……”

“不能那样想的二弟,在我们眼里他确实……是那样冷漠无情,在别人看起来可不一定的。”

科迪斯吐了吐舌头,表示不赞同泰尔格斯的说法。泰尔格斯又说:“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了吗?那应该不是雪暴族的人,而且有不少人,还有邪恶魔法气息。雪暴族族长虽然是一个黑暗的奴仆,但是对于作为雪精灵守护种族的雪暴族他们还是无法改变的。我想定是那黑斗篷出去后……”

“我很疑惑他们是怎么耐得住严寒的……哎,就算是邪灵来了,小爷我也要死守住这洞口!”科迪斯说。

二人分别踏进第一、第二条入口之内,他俩商量过,倘若到时候二人抵挡不住攻势,便往身后的通道里跑,决不能让他们发现第四条通道内的诺尔加斯。

他们在各自的通道入口旁隐蔽好,抓紧了武器。

邪恶气息越来越浓,几乎弥漫了整个地下通道,他们将与邪灵再一次交手,五人能否顺利脱险?

第二十章 地下通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