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雪暴圣殿

  羽琳捧着冰球的两手冷得直哆嗦,不过她还是默默地捧着,不敢说一句。

“冷吗?”白冥鬼又问,随即收起了魔法,看样子是已经治疗完毕。诺尔加斯衣袖上结的一层白霜渐渐退去。

羽琳却还是摇了摇头,努力地捧住手中的冰球。

“给我。”白冥鬼伸出手,白色的掌心摊开。

羽琳颤抖着将冰球放过去,白冥鬼一只手举着冰球,另一只手将诺尔加斯缓缓靠在墙上。

“他现在没事了,一会儿就醒了,我需要去看看那些人。”他的脸上依旧冰冷,又问,“这里很黑,你怕吗?”

她摇摇头,其实心里头怕得要死,心里说道:“怕,怎么不怕!不怕才怪了!”怎奈面前也是一个不好惹的家伙,自己还是不要生出什么事端来。

“你就在这里,如果你听到有人来了千万不要动,待在诺尔加斯身边,知道了吗?”白冥鬼起身,嘱咐道。

羽琳愣愣的点了点头,两眼望着白冥鬼雪白的甚至有些凄凉的背影消失在漆黑的通道中。

泰尔格斯这边不妙,冥冥中还能感觉到邪恶力量在逐渐包围自己。

“嘿嘿!泰尔格斯,我们又见面了!”是加克拉斯,这家伙怎么能耐得住雪域的严寒?

二人已经有些招架不住,“大哥,怎么办!”科迪斯说,“我们还是跑吧!”

泰尔格斯手中的火焰光已经是若隐若现,要在这么下去,泰尔格斯会受伤的,他皱起眉头,沉重地说:“走!”

二人分别往第一、二条通道内跑,其实他们也不能确定那两条通道里是否会有危险。

加克拉斯也打明了灯火,再看,已经没了人,身后跟着的邪灵们的进攻戛然而止。

“你们,去第一条通道;你们,去第二条通道;你们,去第三条通道;还有你们几个,跟我来!”他分配完毕,那些邪灵们便立马朝自己该去的地方去,看的出来他们是训练有素的精兵。然后他便带着那些人望第四条通道里去。

黑暗之中,羽琳的胳膊突然被身边的诺尔加斯抓住,将她拽到一旁,并且捂住了嘴。刚刚稳定住,只听见冥冥中,很轻的脚步声传来,听得出不止一个人。

“天使长,我知道你在这里,交出天使超能,我会考虑下放了你!”加克拉斯说,他还在黑暗之中努力地嗅着天使超能的气味,一步一步逼近羽琳。

诺尔加斯抓着羽琳往后移动,不过加克拉斯的动作更加迅速。

“我已经闻到了,你就在我的眼前很近很近,来,让我伸手就能抓到你的脖子。”加克拉斯一伸手,诺尔加斯急忙伸出臂膊挡住了羽琳,正好被他抓住。

“啊哈,抓到了……”话音未落,诺尔加斯一声“去死”之后,他一声惨叫便传出,“你……你不是天使长,你到底是谁!”

诺尔加斯拉着羽琳往里面跑,不去理会加克拉斯。加克拉斯被施了“流沙束缚咒”,他对着黑暗中愤怒地嚷道:“你们几个笨家伙,还不快去追他们!”几个邪灵在黑暗中交替眼神,往那方向追去。

二人奔跑在黑暗的通道之中,诺尔加斯的沙漏泛出金光。

“我们会到哪里?”羽琳问。

“雪暴族圣殿,如果没猜错的话。”诺尔加斯答道。

“看来白冥鬼的疗效还挺不错,你都……”羽琳话还未出口,便被他给拦回去:“别跟我提这个名字,我现在是一听到他就头疼!”

“额……”说起来,羽琳也是挺害怕白冥鬼。

前面有光,二人的脚步不禁慢了起来,“雪暴族圣殿?”羽琳嘴里念道。

“停!”诺尔加斯低声说,“一般这种地方不管出入口都会设有机关,你信不信?”羽琳往后退了退,表示相信。

诺尔加斯拿出沙漏,沙漏里面传出一阵窸窣的声音,突然,轰——一声巨响,二人差点摔倒,二面墙壁四开,因为后面还有几个爪牙,所以诺尔加斯不敢荧光,但依稀感觉的出,墙壁里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孔,他能感觉的到是因为墙壁里似乎有无数支利箭正在蓄势待发。

“糟,快趴下!”未反应过来,羽琳就被诺尔加斯按将下去,转眼耳边一阵利箭呼啸而过,羽琳全身贴在地上,背上便是密密麻麻的利箭的穿梭场所,倘若刚刚没有及时躲开,那后果岂不是不堪想象。

过了一会儿,声音停止了,不过另一个声音又传入耳中:“他们肯定在前面,触动了圣殿机关,说不定已经一命呜呼了!”

“不好,他们要找过来了,我们得快些逃。”诺尔加斯说着,拉起羽琳继续向里面跑。

“那万一前面还有机关呢?”羽琳听到刚刚那阵不小的声音,已经被吓的脸色有些苍白。

“没关系,实在不行的话,我们也可以拿那些家伙挡挡。”他笑道。

“我们要去那里面吗?”羽琳又问,“你应该去过吧?”

“去过一点点,我刚到那里去就被他们给……说起来真是可恶,他们应该在密谋什么事情,我只看到里面有一个雪莲底座,上面是一朵稀有的月之灵,也许不是针对你们,也不是针对我,而是针对——针对另外一个人,至于那里面有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

“月之灵?那是干什么用的?”她继续问道。

这时诺尔加斯有些语塞,“额,这我也不太清楚,据说月之灵是西方一个神圣的种族的象征之一,不过……他们好像很早就灭亡了,而且十分突然,几乎是在一夜之间灭亡的。”

羽琳怔了怔,看诺尔加斯的表情似乎有些惊恐。

转过拐角,诺尔加斯的沙漏泛出微弱的金光,面前是一段铁索桥,拴着的绳索头已经有些腐烂,铁索上锈迹斑斑,好像一踩上就会掉下去,令人发毛。诺尔加斯走近了一看,下面是黑漆漆的一片深渊。

“这应该就是北方的深渊。”诺尔加斯看着下面说,“世界的每一方都有一个深渊,一说是一战时期留下来的裂痕,不过还有一说是通往地狱的入口。”

羽琳两眼发愣地望着那颤颤巍巍的铁索桥,“我们要过去?”

“当然,我怕加克拉斯带的那些人,看起来是些小喽啰,其实是精锐部队,当然这种想法很不符合实际。况且我对加克拉斯所施的‘流沙束缚咒’应该困不了他多久。”

此时此刻,羽琳的脑海里想的全是逃生,脱口说道:“什么?!精锐部队?困不了他多久?我搞不明白我们都已经大难临头了,你废话怎么还那么多?”

诺尔加斯笑笑,说:“我不知道那些家伙能不能过的了铁索桥。”

话音未落,加克拉斯带的那几个邪灵脚步声撵过来,诺尔加斯熄灭沙漏的光,他已经背着羽琳走上铁索,尽管铁索看起来很令人发毛,但是总比没有的要强得多。

“闻到了,左边三米有条铁索桥,上!”话音刚落,齐刷刷的脚步声传来,黑暗之中向着他们刚走的铁链奔来,我想光这些脚步声就足够踩断铁索桥了。

诺尔加斯已经抵达铁索中央,身后是跟过来的邪灵士兵,继续向前,是肯定无法摆脱他们,只能就此了断。

能有胆识走上这铁索桥,说明这几个士兵可不是看起来那么没用。

诺尔加斯停在中央丝毫没了动静。

在距离中央很近的地方时,邪灵前面的领队说,“等等,怎么会没了动静,莫非?”话还未说出口,几人又齐刷刷往后撤退。

“不好意思,你们醒悟地太晚了!”只感觉对面铁索桥猛然翻动,一股能量从胯下钻来只感觉两腿被沙子搅和着,霎时几声哀嚎,翻身跌下深渊。

“哇,真有你的,你怎么会知道他们会停下来而且没有砍断绳索?”羽琳问道。

“天使超能还在呢,当然要活的。”诺尔加斯回答道。

可是他们或许忘记了,在这些士兵的身后,还有一个难缠的家伙。

“家伙们,砍!”加克拉斯吼道,原来刚刚那些邪灵并未跌下去,他们在跌下去之后,又抓住铁索被甩上来。

“老大说了,要活的!”一个邪灵说,他们的声音粗糙而低沉。

“混蛋!诺尔加斯是那么好杀的人吗?给我砍!”他继续粗暴地吼道。

他应该是想到,诺尔加斯会用和那些邪灵一样的方法抓住铁索而不掉下去,但是又因为诺尔加斯已经站在铁索桥中间,这段长度如果贴在悬崖边,以他剧毒初复的功力是无法上去的,所以加克拉斯断定他们肯定还活着,但是被定在原处无法活动。

“我想这下要完蛋了……”羽琳说。

“这个我貌似没想到……”诺尔加斯急忙往前跑。

铁索桥的绳头被砍断,霎时这座摇摇晃晃的铁索桥便便从一端急速飞向另一端,幸得诺尔加斯抓住了铁索,不然后果就不堪想象了。

咚——只感觉身体被猛地撞了一下,应该是撞到了对面的支柱上,至少现在加克拉斯那些家伙过不来,他们是安全的。不过很快二人又面临着一个新的问题,诺尔加斯体力尚未恢复,背上还背着一个小女孩儿,他恐怕很难才能爬上去,就算爬上去了,他们又怎么再出来呢?加克拉斯肯定会想办法拿到天使超能,难道只能坐以待毙吗?在这种情况下,诺尔加斯的胳膊要不了多久便会痉挛,而且这铁索桥受到碰撞,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断裂,能否支撑到泰尔格斯他们来救?难道现在只是比坐以待毙要好一点吗?

想着加克拉斯会用远程攻击将他们葬身于深渊之中,羽琳的身体颤抖着,诺尔加斯竭力抓住面前的铁索,他们可能面临着坠入深渊和被人粉身碎骨的下场。

可是想象的一切——远程攻击,利箭射击等都没有出现,只听到“咯吱”几声,对面便完全没有了声音,就像是一只怪物突然间吞噬了加克拉斯他们。

待到完全听不到声音,二人感觉心中发闷,对面怎么会突然没了声音,是否真的存在着一个怪物?那他们的下场也不会比加克拉斯好到哪里去,甚至更惨。

羽琳看诺尔加斯吃力,伸手便抓住了铁索,说:“我参加过童子军,我想抓住这铁索还是可以的。”

他在身旁,手臂麻木,说:“你那些朋友可靠吗?”

“绝对可以!”羽琳语气肯定地回答道,“他们绝对会赶来的。”

可是过了一会儿,羽琳便感到手心出汗,有些生锈的铁索不断摩擦着手心稚嫩的皮肤,感觉有些疼痛难忍。这时,上面似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这条孤独的铁索桥往上提。

二人感到不妙,用力抓紧了铁索。断裂的铁索桥在一点一点的网上移动,与岩石摩擦的声音清脆入耳,黑暗中难免会让人感到有些恐惧。

一会儿,诺尔加斯奋力伸出一只手便够着了地,他先使自己上去,然后又吃力地拽上羽琳。羽琳上去之后的第一个举动便是扑通一下躺在地上,两只胳膊一字摆开,“我们受过那么一点点训练,但都不是真格斗的啊!我天,真要了命!”

诺尔加斯立马扶起羽琳,保持着警惕,心里想:“刚刚拉我们上来的,是个人吧?或许他现在就站在我的面前,他是好还是坏?”出于警惕,他并未燃起沙漏,只是将羽琳拉到身后保护起来,在黑暗中与面前的“神秘人”对峙着。

渐渐地,面前泛起一束轻悠悠的微弱的白光,诺尔加斯的神经绷紧了起来,这下看清了面前那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所头疼的——白冥鬼。

“喂,你搞什么鬼!”诺尔加斯似乎有些发怒。

“等他们过来,恐怕到时候最多看到你的白骨。”白冥鬼丝毫不示弱地瞥了他人一眼。

至于白冥鬼是怎么过到这边来的,我想就不用细加说明了,他的弹跳力非常惊人。

“泰尔格斯呢?”羽琳问。

“解决了。”那发光的东西便是白冥鬼的双镖,镖刃的周围散发着寒冷而有些骇人的白光。

“解决了?!”羽琳瞪大眼睛,心中咚咚跳起来。

“若不解决他们两个,来这儿只会添麻烦,所以——”白冥鬼举起一只镖,“在通道里我点了他们的穴。”

诺尔加斯两眼发愣,说道:“你……你敢袭击星系!”

“就算是卢卡修……”白冥鬼忽然有意识地停住了。

“你怎么知道那么多!你还知道什么!”诺尔加斯暴跳起来抓住白冥鬼的衣领。

羽琳吓坏了,这两个人如果动起手来那可不好办。

白冥鬼的身体其实就像骨架子一样,非常瘦,此时被诺尔加斯提起衣领,仿佛一掌拍下去就要散成一堆粉末一样。不过白冥鬼并不畏惧,而且居然也没还手,只是很镇定地说:“要知道,你是最无知的一个!”

诺尔加斯放开了他的衣领,表情非常愤怒。羽琳站在旁边有些不知所措,他意识到这点,于是又恢复了平常。

“你是说我们要进去?”他问。

“不然?”白冥鬼反问道。随即与他们一起往前走。

羽琳走在中间,诺尔加斯跟在身后。前方是雪暴族圣殿,羽琳一直低着头,她只希望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尽快见到两个星系,就算是面对科迪斯也比面对白冥鬼要强的多了。白冥鬼停住了,羽琳终于抬起头。四周黑乎乎的,白冥鬼特有的沙哑声音传来:“你会看到他们的。”这句话惊得羽琳半身冷汗,怎么他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我记得你平时是没有这么多废话的,你怎么不多注意脚下,这黑漆漆的就不怕一脚踩空了?”诺尔加斯不满地说道。

白冥鬼默默地走着,“一直都是黑暗的世界。”他说。羽琳通过惨淡的白光,看到的是他惨淡的略微有些凄凉的背影,似乎在他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看不清脚下的路,白冥鬼伸出胳膊,只听到很响的一声,紧接着看到一束耀眼的白光突然从地上直直地铺过来,像是在欢迎他们的到来一般。

白冥鬼熄灭镖刃上的光,三双眼睛盯着面前黑漆漆的神秘的雪暴族圣殿大门。

门被渐渐打开,圣殿在揭开自己神秘的面纱,里面究竟是地狱还是天堂?

第二十一章 雪暴圣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