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这是篇文

  闲暇时间写的短篇文,与正文无关。

“祝圣上福泽万年,与皇后琴瑟和鸣。”他面无表情地说完祝福的话,眼睛却从始至终没有看那坐在上面的人一眼。

永和一年,新帝上位。同年,与太后一族嫡女大婚,红妆万里,满城喜庆。

同年,扶持圣上上位的将军靖和大将军自请去边关护守。

永和二年,边关捷报。大将军踏平邻国,收回复地。同年年下,皇后诞下皇子,圣上龙心大悦,遂封为储君,大赦天下,举国同庆。然,本该回朝领功的大将军突发时疾,并未回朝。

永和三年,靖和大将军带兵攻打蛮族,层层功进,捷报连连,满朝告喜。

永和四年,蛮族被赶回边疆,前朝复地尽收,天下锦绣河山尽握手中。

班师回朝之际,靖和大将军亲自带人肃清蛮族余党,战死。其怀中寻出素白锦书一封。

皇位上的人听着下面大臣报,看着下人呈上来的锦书良久,无言。“退朝。”

身旁无任何人,他缓步在宫中,越走越荒凉,那是他从前还是皇子时的处所,那时他并不受宠,甚至遭人厌弃。只因他的母亲用巫蛊之术害了他父皇的宠妃,宫中人人惧怕巫蛊。从此他受人白眼,随人可欺。直到,他的出现……

他是将军的儿子,嫡子,独子。身份虽不及他这个皇子,地位却比他高得多。英姿飒爽,年少轻狂,其他皇子都争相拉拢,他却独独对他好,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这好,是真好。

他有的,他都得有。他没有的,只要他想要,他都千方百计地给他。那么爽朗直白毫无城府的他,为了改变他不受宠的处境,机关算尽,冒死让他在先皇面前展露头角,一步一步,从众多皇子中,从众多诡计中,伤痕累累把他送上皇位。只因为那时他随口说想要再也不被人欺负,想要站在最高处。

他当然知道他对他的喜欢,他又不傻。只是,他以为,他以为自己想要的只是皇位,而他只是棋子罢了。他能仗着他的喜欢,肆无忌惮。

是的,是他以为啊。可当他被迫迎娶皇后时,他的祝福让他从心底涌出一股怒意,他就那么高兴他娶妻?琴瑟和鸣?当皇子诞生时,他想他是高兴的,但那欣喜丝毫不是因为初为人父,而是终于有人能继承他的皇位,而他就可以……可是他却没回来,时疾,他就当真那么不想见他?

肃清余党,战死?战场都没事,区区几人的余党,却……死了?骗谁呢。讽刺地笑了,笑着笑着,脸上突然凉凉的。“祝吾皇福泽万年,享这锦绣江山。”靖和啊,靖和,你临死还写这些,是在报复我吗。靖和,这江山我不要了,这位子我也不要了,你回来,回来好不好……

宫殿依旧冷清,却不复当年模样。

那日。他随父进宫,因好奇,他摆脱下人自己在宫中逛。是春日,风和熙,梨花落。那人一袭素白锦衣,在同是素白梨花树下,纷纷扬扬,他一下子止住了眼。后来,在不断思念难忍中,他终于得知,那名为心动。

他控制不住自己,想对他好,想让他得到最好的。这样想着,做着,一晃就是五年,两人都从年少蜕变成了现时的模样。

那日,他去看他。他依旧站在那梨树下,淡淡地对他说自己再也不想被人欺负,他想站在高处。可即使他刻意用头发掩面,嘴角淡淡的青紫还是出卖了他。心疼,他只感到心疼。是啊,他只能赶走被他看到的欺负他的下人奴婢,可却依旧不能时刻护他周全。既然他想,就满足他罢。只是那后宫佳丽三千,他和他……罢了罢了,只要是他想要的。

曾经,他年少发誓,手中只可染敌人之血,谋略心机只可领军打仗。然而,为了他的愿望,他的手中……看着自己依旧骨节分明的手,那之中却早已染了血,不是敌人的血。每每午夜梦回,他从梦魇中惊醒,冷汗浸湿。不过幸好,他还是上位了,实现了愿望很开心吧。那罪孽由他来背负又怎样,只要他开心便好。

永和一年,他登基。他为人臣站在下面,使劲告诉自己要开心,借此掩盖心中的落寞。然后,他大婚。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但他依旧在他大婚之日告病在家,醉生梦死。皇后呀,他有妻子了,也是呢,毕竟他是皇上。

次日朝堂之上,他始终不敢看他,他怕他一抬头,看到的是他满带喜意的脸。如果是这样,那还是不看罢了,至少这样,他还能安慰自己他也是不开心的,也是想他的,也是,在乎,他的。

他自请去边关护守。终是只有在战场,他能不见他,也能少想他吧。他想成为皇帝,那么他就为他守护这锦绣江山,这大概也算是成全罢。

一次次伤痕累累,一次次险些死在战场上。这些,他大概都不知道吧,也不用知道,他只用知道他做这些都是为他便好。

邻国的大将军以骁勇闻名,那长枪出神入化。前朝时,侵占不少城池。他不确信自己是否能活着回来。摸了摸铠甲内那素白锦,那其实是他从前的衣物,最初见到他时他穿的那身,也许再也见不到他穿了罢。

战争结束,他方胜了,他在战场斩下敌军将军的首级,代价却是那长枪入腹。而昏死过去时,他却独独嘱咐,上报时疾就好。诞下皇子,大赦天下,他该是高兴的罢,那他这种小事就不引他糟心罢。

次年,蛮族来犯,他领军杀敌,冲锋陷阵,屡获战功。却唯独他自己知道,当初那伤从未痊愈,身体大约是垮了。所以他从未回朝,他怕,怕看到他举家欢乐,而他孤家寡人。想他自己的身子,大约也撑不到再见他了。那便打败蛮族,大约是他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肃清余党之时,一支飞箭射向他。倒下马时,他挣扎翻身,看着那皇城的方向。他在那里吧,这辈子……终究还是见不到他了,如果有来世,你不当那皇帝可好。

“祝吾皇福泽万年,享这锦绣江山。”那字,大约是用血写的。

这是篇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