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暴露(1)

  <盛世帝妃:尔等接招!>

「第二十三章 暴露(1)」

秦媛莞尔一笑,踮起脚尖抱住了方槿。方槿有些发愣,默不作声。

秦念转头看去,秦媛乌黑的眸子正仇视着她。秦念,你所在乎的,我便夺。你所满意的,我便毁。你所保护的,我便是倾尽全力也会打碎。我秦媛,这一世与你不死不休!

“秦媛,这般放纵无礼,成何体统?!”舒晴端庄地从楼梯上缓缓走下,看着秦媛方槿拥抱而立的景象,有些恼怒。

秦媛松开了双手,转身低头面对舒晴,咬了咬嘴唇,不悦道“母亲。我并不觉得我哪里做错了。”她抬起头,迎上舒晴那双深邃的双眸。

“方槿是我表哥,我抱一下许久未见的表哥表示想念,哪里做错了?”秦媛不明白,在外,她的这个母亲放纵她,不管她,而在家,却对她这般苛刻,严格。

舒晴缓缓掠过秦媛身旁,来到沙发前坐下,端了一杯茶水抿了一口,道“错了便是错了。”

秦媛收起最后一丝对母亲的尊敬,讥诮道“是啊母亲。错了便是错了,即便是没有理由,没有原因,您说什么便是什么。我不反驳。”

秦媛倚靠在沙发上,背对着舒晴,玩弄着手上的钻戒。“无论我秦媛在外面如何放(和谐)荡,如何无礼,如何不像样。我的母亲从来都不会管我。”

“可是在家,我把同学朋友带回家来玩也好,或是有一丝语言伤害到了母亲大人的声望也好,再或是年幼时喜欢同母亲讲话也好,都是母亲所厌恶的。都是要受到母亲责罚的。”

“我不明白啊。母亲,你这么做是真的讨厌我呢,还是另有企图呢?”

舒晴的脸色有些微微苍白,优雅地翘起了二郎腿,笑道“小媛啊。母亲做的可都是为了你好啊。你可别忘了,是谁将你生下,又是谁把你抚养长大?”

秦媛握紧了拳头,冷笑一声,甩身离开了秦宅。

秦念静默着,关于秦媛母女二人之间的事情,她无权插手,也没有兴趣插手。而方槿全程则是旁观者一般聆听着母女二人的对话,表面上平常无比,但是,谈话间舒晴和秦媛的表情以及表现,似乎有些漏洞呢。

“方槿啊,秦媛这孩子就拜托你追上去看看了。”舒晴站起身来,优雅的身姿和完美的曲线毅然呈现眼前。

方槿抿唇而笑,“伯母,小媛就交给我了。”他冲舒晴微微颔首,给秦念使了个眼色后,也离开了秦宅。

///

花田中,五颜六色的鲜艳花朵被冷风吹打地佝偻,秦媛肃立于花田前,冷风里,小手握紧了拳头。冷风吹起了她笔直的长发。

方槿在秦媛身后安静地站着。此时的秦媛给方槿的感觉有点不一样。他离开时,秦媛不过十一二岁,那时的秦媛和秦念的性格极为相似,活泼爱笑,唯一不同的,便是秦媛有些争强好胜。

而面前的秦媛,少了那一份天真可爱,多了一份善妒和仇恨。

披肩的长发随着东风飘起,白皙的脖子映入方槿眼帘,原本该出现胎记的地方,确实一片空白。方槿猛地一惊,他记得小时候同秦媛玩耍时,无意间看到了秦媛后脖子上的一朵小樱花,他问秦媛那是什么,秦媛说,那是她出生便有的胎记。

可是眼前的秦媛,却没有那个胎记。胎记自人出生就带有,不可能清楚掉的。所以方槿断定,眼前之人,必定不是秦媛。

可是现在他该如何去做?是问个清楚?还是私底下调查清楚?方槿难以抉择。

“方槿,你看够了吗?我脖子上没有那块胎记,没有那朵樱花。”秦媛转过身来,微笑着,望着纠结的方槿。

方槿一怔,秦媛似乎早就知道了他的存在?

“你,到底是谁?”

第二十三章 暴露(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